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22、没有什么会凋谢,阳光带来一切
    王雪琴是大学毕业生,作为优秀学生干部培养到这边来挂职锻炼了好几年的副乡长,绝不是随随便便跟着吃喝的那种小花瓶。

    终于坐在那一大片废墟的旁边,王雪琴难掩复杂的情绪:“我们石龙镇镇政府,是周围二十七个村镇最大的,好几个镇的临时办公地点都在我们的乡政府大楼,周边一共有一百多名工作人员和乡镇干部在楼里办公,这是我们前年才竣工的新大楼……”

    五层高的乡政府大楼比石涧仁在自己长大的山区看见的衙门肯定气派多了,但现在完全崩塌在面前就是一堆瓦砾。

    王雪琴说起这个还是浑身抖:“我……昨天早上五点就起来到市里面开会,中午回来还没吃饭,下车以后,看着他们酒足饭饱的走进大楼,忽然想还是趁着正式上班前到门口的小食店吃碗面,然后我刚刚走到大楼前面这个空地,地震……周围所有建筑都塌了!连小食店都塌了……一直抖了两分钟,好像好像只有两三个人从楼门口跑出来,其他人全都压在里面了!”

    纪若棠跟她环抱在一起,泪眼婆娑的看着河对面,似乎对方的瑟瑟抖也能让她共鸣,勉强仰头帮王雪晴拨开散乱的头,还有抹去领口上不可避免的泥浆。

    石涧仁撑着腰也在看对面,他忙碌了半小时,把整个办公大楼的废墟尝试从各个角落搬动一下,最后放弃了,不知道是工程质量还是这里太靠近震中,建筑几乎是毫无抵抗就垮塌了,用好几根棍子撬着看,他都认为这栋建筑的垮塌没有留下什么空间,里面的人生存希望非常小,跟河对岸纪如青他们的遭遇基本一样。

    而这个时候,他更在乎的是生者:“这条破损的公路进去还有多少乡村?多少人?”

    王雪琴把下巴放在纪若棠的头顶,轻轻抚慰这个少女:“五个镇,辐射97个自然村,17万人口……这条公路基本上是唯一从山里面出来的道路,还有六十多公里的乡村二级公里,听说里面基本上路面都是七拱八翘的被破坏了,好多幸存者都是翻山出来的,到处都有伤亡,都在顺着这里到县里面去……”

    石涧仁看着那些相互支撑着步行的散乱人群,冷酷:“县里去不了,县城外面的大桥垮了,最稳妥的在四十公里外的市里面,武警已经抵达五六公里外,下午就能到这里……”

    王雪琴有些欣慰又诧异:“县城去不了?那这些群众怎么办?”看来从地震爆以后,她一直都在这里。

    石涧仁转头看着短的女青年:“你为什么不到县里面去,或者再到市里去寻找安全,听口音你也不是本地人,你不是应该立刻想办法联系你的家人报平安么?”

    王雪琴拨了拨头环顾四周苦笑:“我……我走了,这里就真的没有活人了,昨天下午我曾经哀求过周围幸存的人,认识的人能留下来,可他们都走了,到了晚上,看见一直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我才知道那边是最苦的,无论怎么,无论是救援还是重建,这里都是最靠近里面的,总要有人来站岗来接待,要有熟悉情况的人,我们整个石龙镇……就只有我了。”

    没错,大难临头的时候,无数的人都在争先恐后的朝着外面逃难,这无可厚非也无从指责,但总有些人,在这种时候,会下意识的站出来,这就叫责任。

    哪怕她也怕得要命。

    石涧仁点点头放下自己的背包:“这里还有点吃的和水,小棠你留下来陪着这位姐姐……”

    女青年这时候才诧异的做了自我介绍:“王……王雪琴,石龙镇永清乡副乡长。”

    石涧仁只拿了一根树枝当棍子,就跟他落在那辆帕萨特上的乌木棍一样:“对,是王乡长,小棠,我跟你说过的我们既然来了,就要做点什么,好么?就在妈妈能看到的地方,勇敢的站起来,做一个成熟理智的成年人,就像这位姐姐一样,我们就把这里当成纪念妈妈的地方,哭哭啼啼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你母亲希望你变成什么样,你不应该就在她的眼前展现给她么?”

    真的,就是这么一番话,语言的力量,就好像一剂强心针,不,强心针都只是临时推动,现在使劲抹掉脸上泪水站起来的少女,显然是真的成长并站起来了。

    纪若棠使劲双手由下到上的推过自己光滑白皙的脸蛋,仿佛把所有的稚气和哭泣都抹掉了,带着湿润的眼睫毛,眸子里剩下的只有坚定神采,使劲点头的并肩站在王雪琴旁边,让年轻的女村官都无比惊讶这个少女突然从内到外的那种脱胎换骨变化。

    只在一瞬间!

    石涧仁很满意的点点头:“我现在步行回去找其他人,争取在今天,我们就能在这里建立起第一个救助点,无论是吃的还是喝的,以及睡觉的地方,我希望能让所有逃出来的人看到希望,而不是只有怨气,这就是我们现在努力的目标,所有一切都围绕这个目标来做,你明白了么?”

    纪若棠响亮的回答:“明白了!”

    王雪琴左右打量两张其实都比自己还年轻的脸,认真的开口:“我……我能做什么?”

    石涧仁不介意对方是官员:“尽可能协助我们,而且武警马上也会找到这里来,你应该主动给他们提供一切能提供的便利,包括后勤保障,最重要的是,立刻建立一个正式的办公点,办公楼垮塌了,面向任何灾民还有援助力量的政府办公点必须存在,后面源源不断的支援力量会铺天盖地的过来,那时候如何井井有条的让援助梳理到最应该去的地方,如何让这些灾民不要背井离乡的去变成难民,那就是你的责任。”

    也许王雪琴只是需要个提醒,显然在面对群众工作上,她比石涧仁更有经验和觉悟,小布衣不过是在她最为慌乱的时候,给了她一个撕开灰暗的光亮。

    转头看看周围几乎没有一栋完整房屋的废墟瓦砾,再看看那些表情麻木一心朝着外面挪动步伐的灾民,王雪琴也使劲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露出第一次自内心的微笑:“谢谢你,石龙镇……欢迎你们的到来,感谢你们对这里的援助,谢谢!”

    二十八岁的王雪琴,到乡村挂职锻炼上班不过一年出头,身上的穿着打扮明显还带着城里学生干部的影子,哪怕很多人都知道基层工作是一口大染缸,特别是年轻人奔着公务员旱涝保收,还有各种孝敬灰色收入来的,对吃拿卡要已经习以为常并认为是惯例了,但这个姑娘明显有点不愿同流合污的影子,就好像她身上那件米白色的小西装,也好像她如同长者一样轻轻抱住素不相识的纪若棠抚慰一样,还有她理清思路以后,愈澄清的眼神……都显现出她稳沉的大将之风。

    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会嗤之以鼻或者选择逃命,个别人还标榜自己拥有选择生命自由的时候,总有些人仿佛骨子里就流淌着不同的血液。

    成功者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