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19、匹夫有责
    其实不用石涧仁选择。

    仅仅半小时后,七八辆军用货车和越野车组成的车队就在强烈车灯的刺激下减靠近,一位武警军官跳下车也跟石涧仁差不多惊诧表情的查看了那个缺口,转回头来专注的敬了个军礼给在场的人,一挥手,那些狂风暴雨中跳下军车的身影就开始整队,然后毫不犹豫的立刻跑步穿过缺口过去,连夜冒雨步行前往另一边,而这些军车有些在掉头,有些索性就在公路边开始扯出篷布建立临时点。

    姓6的武警军官简单介绍他们是晚上八点才得到出的指令,之前整个省区的武警部队都已经整装待听候调遣,现在成千上万的军人已经开始如同水银泻地一般顺着所有的公路开始朝着地震中心区域进,他们还只是带着无线电设备的先头部队,据说还有上千名医生正在分队等候派遣,要摸清了情况才能更加有效的分配!

    当看见军用越野车顶部的警报灯开始亮起来,看见军人们消失在雨夜中,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明显心定下来了。

    那个最早在这里示警的中年男人本来想自己回到家里照顾亲人的,但明显刚刚站起来走路就摇摇晃晃的心力交瘁,剩下几名武警战士还是让他到卡车车厢里面去休息一下,等到天明再走。

    于是石涧仁一行,也就跟着武警司机们休息了。

    可因为石涧仁坐在驾驶座上依旧边听耳机边写写画画,纪若棠就也还是呆在副驾驶上,关上车门呆呆的看着他。

    开着动机的车上暖气开得很足,石涧仁把风口朝纪若棠那边推了推:“把湿衣服到后面换了,别受风寒,然后尽量让自己睡一会儿,明天……估计会比较艰难,步行或者翻山越岭比较多,我熟悉爬山的,你未见得能坚持。”

    其实两部越野车都是七座。但后面那辆有四人,这部车就把后排座位放倒,当时把酒店里的饮料、矿泉水还有面包之类的物资塞得满满当当,这车上都没法睡人。只能艰难的把前排座位放倒一些,纪若棠深吸一口气,把自己藏到石涧仁座位后的缝隙里,悉悉索索的慢慢脱下所有的衣服,然后更换。声音也是慢吞吞的:“你……在写什么?”

    石涧仁专注:“现在我打算天亮以后,安排那辆车返回市里面,只有三十多公里,这段公路也是完好的,让他们到有通讯的地方去通知庄胖子阿光他们过来。”

    纪若棠的注意力终于被带开:“啊?他们过来,能做什么?”

    石涧仁正在写行动事项:“请文助理跟赵倩去买帐篷,记得这次做化妆品店门头的时候,赵倩说她看见喷漆的那家店也在给电信公司做广告帐篷,现成的马上喷了清塘集团的字样送过来,阿光他们带着东西和一些材料过来。开始在这边做盒饭……从明天开始,这些军人、灾民会需要大量吃的喝的,现在我们既然有这个能力和经验,就要立刻弥补这个缺漏。”

    刚把内衣罩上的少女吃惊:“我们……我们不是……”

    石涧仁不抬头:“匹夫有责,既然我们站在这里了,遭遇这件事了,就不能只考虑自己,灾难是瞬间,但是后面会延续很长的时间,我们现在有这个能力做点什么。当然就要尽力去做。”

    纪若棠可能对石涧仁是真的言听计从了,居然没哭骂他开小差:“可……你为什么要带着清塘集团的名字呢?”

    石涧仁平淡的糊弄:“这样别人就认为是商业行为啊,不然又有人来问为什么我要白做好事,那不是烦死了?”

    没了水分。穿上衣服的声音就很小,好一会儿纪若棠才轻轻开口:“你好多想法都跟别人不一样,这就是能成功的一个条件,妈妈……她说你还有很强的执行力跟过硬的内心,现在不过是没有找到施展的那个空间,自己也在磨砺自己。你总有一天会很成功的。”

    这几乎是第一次,听见纪若棠提到母亲没有哭泣,虽然声音有点颤抖,所以石涧仁放下手里的圆珠笔认真回答:“出奇制胜是我从小接受教育的重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不要有惯性思维,不走寻常路,我是迫不得已从一个简单的幕僚变到商界来的,还有很多要学习,也谢谢你和你母亲给我的信任。”

    这一回故意提到的母亲,终于听到纪若棠正面面对:“你……认为妈妈,妈妈,我还能看到妈妈么?”

    石涧仁不辨认音调中的悲哀了,抬头看向外面漆黑一片的狂风骤雨:“刚刚我听见耳机里面统计出来,到现在为止,已经现的遇难者在全国各地总数过了几千人,但只有一两百人是远处省市因为地震生意外遇难,其他人全都集中在我们前方这片一百公里直径范围内,而最新的说法是,这不过是个开始,大量的遇难者还在中心区域没有被现,当然也包括了我们前方的山区……”

    纪若棠哽咽了两下,但没有哭:“我要亲眼看到!”

    石涧仁同意这个态度:“我尽力。”说完继续低头在自己的小本上写写画画,手腕上十几块钱的便宜电子表已经显示是半夜一点过,而耳机里最新消息是江州调派的上千名消防队员开始前往震中那个还没进入的小城,因为地震把城镇周围的道路全部中断,据说军队已经调动了飞机也要拼命空降下去,全国都在看着那里争分夺秒,已经有简短的报告要求全国各地的救援车辆和救援物资暂缓前往那里,因为已经开始出现公路上拥堵的情况,反而让有些急需的人员物资没法进入。

    就如同刚刚开始石涧仁下意识想到的那样,这么巨大的国家,某个局部生阵痛的时候,能提供的力量支援太大了。

    后面慢慢伸起温柔的小手,把衣服当成毛巾在石涧仁的头上擦,石涧仁轻轻拍一下小手表示感谢:“好了,我头容易干,你抓紧时间眯一下眼睛。”

    一身运动服的纪若棠好像一只黑猫,无声的回到副驾驶,放倒座椅,侧身看着那个电筒光下的身影,尽量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那轮廓上,不去想母亲……

    石涧仁写了足足好几页,关上电筒斜躺着过几分钟又翻身开电筒补充,如此往复好了几回,凌晨三点过才迷迷糊糊的在外面山呼海啸搬雨声浪涛声中打了个盹。

    临睡的时候还给收音机换了对电池,彻夜不停的收音机那头,说光是武警就有一万多人进入了灾区,军队更是成建制的往这边奔赴。

    所以在一片喧闹中醒来的石涧仁,看着外面刚刚亮起来的天色,给眼前场景吓一跳!

    真心求推荐票,月票,手机读者就在下方随时能投票,对我很重要,电脑读者就更清晰了,谢谢,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