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16、没有人是生活的旁观者
    关于酒店经营石涧仁不懂,但显然就如同他经常说的,任何事情都有很多选择,单单是个做酒店的方向,就有很多。

    威斯顿大酒店是目前清塘集团最大的招牌,也是当年纪如青的家之处,虽然不少人对她火箭般的崛起有些难以置信跟传说,但终归这家该片区唯一的四星级酒店一直业绩还不错,但后面接连开了四家酒店,有自己独资贷款的,也有和别人合作的,还有只是挂了威斯顿酒店名号和提供专业人手去管理的,业绩都很一般,所以最新一家即将开张的酒店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打着开酒店的旗号拿了地,其实整个酒店度假村是高档别墅的地产项目,目前已经卖了三分之二,集团手里有了不少现金流,加上股东和别人投资的资金,决定仿效邻省著名的九寨沟风景区,自己也去开一个旅游景点,然后搞酒店搞旅游。

    所以最近到沪海考察酒店业都是例行公事去拜访些关系,重点就在于去日本考察了不少景区酒店以后,正式拍板搞这个项目,回国以后马不停蹄的立刻跟几个合作方一起到之前预先看好的风景区去实地考察。

    别以为有钱人就成天风花雪月了,大项目通常都意味着大风险,一个稍有不慎就是七位数字的损失,所以这处山区景点是从未开的原始森林,文助理非常清楚:“前面已经有工程师、勘探设计院的设计师、公司副总都去考察过,纪总这次只是最终过去亲眼确认一下的,因为集团将在这个项目上总投入八千多万,加上其他合作方总计过15亿元人民币,她肯定事必躬亲的要去看看。”

    电脑屏幕上调出来的卫星定位画面是张带着城区街道的平面地图,上面清晰的能够看见多个红点集中在一起,石涧仁能熟悉看地图,明白这就是酒店后院停车场,张明孝尽量补充:“这里包括集团本部,我们一共有十九台车。两辆大巴车,两部豪华中巴,四辆商务面包车,两辆越野车。其他都是轿车,纪总说这个数字很吉利,就算新购车辆,多出来的其他车也挪到别的酒店用。”

    文助理不需要文件都如数家珍:“纪总是跟兄弟集团的齐副总、勘探设计院的高工、还有银行的刘副行长、清风庐的冯大师一起,一行六部车一同前往的。两部越野车,两部商务车,另外两辆越野车是其他公司的,出的时候我记得是二十二个人。”

    监控室里的五个人目光都集中在了地图的移动上,根据石涧仁翻开的地图册,操作员移动鼠标和画面,让界面朝着北边移动,随着那些城区道路平面地图变成了带等高线的野外山川地图,文助理这样的女性基本都看不懂了,张明孝还在不停的对照地图册上的地名。因为整个画面离开城区就基本全都是英文,操作员介绍:“去年刚买的,在国内都是最先进的,但是软件核心是国外的,只是做了简单的市区地名翻译,我们也基本都在市区了解情况足够了。”

    很让人失望,拉到那个名叫黑石山地区的周围,包括最近也在十多公里外的黑竹县城,都没有看到任何红点。

    石涧仁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地震生以后,我的移动电话打了一个电话就再也没法接通。这种卫星定位也会因为地震瘫痪么?”

    操作员肯定:“不会,卫星是美国人的,定位系统也是香港那边做的,只要车上的定位器还能收卫星信号。只要在卫星覆盖区就会出现在屏幕上,除非车辆没电过48小时。”

    石涧仁凑近点:“之前呢,出事之前呢,你们有看见这几辆车在这个区域么?”

    两名操作员面面相觑,呐呐:“没有要求我们跟着纪总的车辆定位信号,所以……我们没有看。”

    石涧仁摸下巴沉思。自己在现代化技术方面的知识有限,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直起腰转身面对低头操作移动电话的文助理:“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关于黑竹县还有黑石山地区的文件资料?”

    给他示意一下自己的移动电话,文助理表明自己也不是在开小差:“电话依旧不能打,但是短信可以,应该是太多人同时在用,造成整个系统堵塞了,有的,文件都在总经办,我们过去吧……”

    石涧仁正要收起自己的地图册,张明孝却抬头:“小汪,坐标轨迹呢?以前集团有辆车被偷到外面拆了电瓶线,我们不是请设备公司顺着后台移动轨迹的坐标数据给找到了?”

    两名操作员才恍然大悟:“对!后台有记录移动轨迹坐标……这边,这边,的确很少用,主要都是英文。”

    文助理的英文显然非常好,凑在屏幕边指导操作员一步步在软件里找到了后台轨迹文件,打开以后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和数字,但显然操作员和文助理都擅长看这个,很快顺着时间轴找到了最后的地方,12月5日下午2点34分51秒,最后的信号坐标详尽列出来,之后再也没有信号了。

    而这个时间,现在在石涧仁的右耳耳机里,已经被电台反复提到,就是这次特大型地震作的时间!

    石涧仁摸出自己的电话,对照纪如青打通电话的时间,也就早个几秒钟!

    不知道她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看到了什么,在最后的刹那选择拨打电话给石涧仁,而不是自己的女儿或者任何一个下属!

    酒店监控室里一片死寂,包括张明孝脸上都有些青,文助理更是立刻红了眼圈,被最终证实的消息让她使劲捂住了自己的脸在做深呼吸。

    两个操作员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不知道该做什么。

    只有石涧仁在动,把那一串坐标数字都记下来,从那个txt文本文件里,他已经掌握了查看规律,这个坐标从上午十点过抵达以后就没有移动,直到消失,所以低声要求操作员:“能不能在地图上搜索这个坐标的精确位置,我看看。”

    这个很简单,一个红色十字放在尽量放大的等高线山川地图上,石涧仁现这里的确是个好像连绵几座大山间的峡谷还是什么,对照自己的地图册,尽量精确的标注在上面就拍拍操作员的肩膀:“这个消息目前绝对不能外传,免得大家慌乱,具体怎么做,文助理协助纪小姐来完成,张主管找辆车给我,越野车最好,加满油装满水和干粮,我现在就过去,两百七十公里左右的直线距离,我必须到现场去看看究竟是怎么样,还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性,好不好?”

    地震已经爆过去快两个小时,耳机里已经把这次特大型地震定义为灾难,据说江州也出现了死亡,甚至上千公里外的地方都有人因此丧生,可见那一瞬间的摇晃有多骇人,现在电台里面已经开始呼吁全国人民凝聚起来,齐心协力的让灾难降低到最低,据说有无数全国各地的人在开始朝着灾区进,希望能出力。

    石涧仁忽然有种迫切的感觉,对于一个十多亿人口的巨大国家,在面临灾难的时候,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的巨大力量,甚至不会比地震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