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15、立刻站在十字路口
    一家正规的四星级酒店会有一两百名员工以及各种不同的工作岗位,他们的制服穿着都是体现酒店档次的重要环节。

    现在厨师、清洁工、门童乃至行政部门穿着西装和套裙的管理人员,全都慌乱的挤站在酒店后部的停车场上,只有几个保安制服还在忙碌的跑前跑后,到处疏导客人也往停车场集中,正是因为去外国语学校的时候,石涧仁就注意到这家大型酒店的门前已经挤满人群和车辆,所以才要求走后面的,但现在看起来,这里依旧一片混乱。

    而且这种混乱跟石涧仁之前在街上看到的慌乱不一样,那种出事以后的忙乱很快就能重新恢复到生活整理,甚至开始关注周围其他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危难心态,在这里看不到。

    人性的光芒往往在最低谷的时候,就会突然迸出来,哪怕很多人都说目前的社会已经道德沦丧到没有底线了,但显然过去的半个多小时里面石涧仁看见的都是美德。

    而现在这片人群,却蔓延着低沉忧郁的气氛,那种群龙无的感觉非常强烈!

    在纪若棠走下出租车的那一刻,几乎所有员工都抬头看过来,目光在部分人眼里有稍微闪亮,但也仅仅是一瞬而过,重新回归到灰暗,有些行政部门的人员倒是迎上来:“纪小姐……纪总她……”更多人的眼光这会儿都看石涧仁。

    这是石涧仁第二次来到这家酒店,明明说好自己可以得到一个长期在这里实习验证的机会,谁知道阴差阳错的一直没有成行,所以他对面前所有人都不熟悉,没有看见那个朱师傅,没有看见那个交谈几句的大堂经理,但所有人都看着他和纪若棠牵住的手。

    感觉到掌心柔软的手指用力握了一下自己,纪若棠抬起头的声音没多少颤抖:“大家好……请,帮助所有入住的宾客到安全的地方来……保安部的人员保持秩序,客房、餐饮、市场部门的主管……还有其他部门的主管都集中到……车棚那边开会。各部门的副主管带领各部门员工按照部门不同分片坐在停车场空地上等待最新的消息,要回家的在各自副主管那里登记签名,大堂前台的经理安排拉几部电话到停车场,给宾客和员工们联络家人……”

    从一开始的结结巴巴。后面让石涧仁都有些惊讶的顺畅流利,纪若棠使劲挺直了腰,却有条不紊的说出一连串安排来,而且考虑得头头是道,相当周详!

    原本乱作一团的人群好像忽然就有了主心骨。虽然对这个少女的号施令还有些疑虑,但大部分人已经开始动起来,特别是部分主管立刻大声吆喝着分派,纪若棠转头压低了声音对石涧仁:“这是……我刚刚想起来校长站在操场上用大喇叭喊的,差不多……”

    石涧仁差点给她树大拇指了,但这个时候要做的事情还非常多,看着面前东奔西跑的人群,石涧仁抓住最近的保安制服:“找到你们的保安主管马上过来这里!”

    保安在这个时候有对讲机,立刻拿出来对着里面呼叫,石涧仁顺便:“再找一部对讲机给纪小姐!”因为有些大堂人员和楼层主管好像都拿着对讲机的。酒店这种特殊行业,随时都在一大栋楼里需要找人,密集使用的对讲机非常方便。

    一个三十多岁穿着黑西装,有些肥壮还带点社会人气息的平头站在了石涧仁面前,眼里流露出来的更多是油滑:“纪小姐好,这位……”

    纪若棠转头看了看石涧仁,深吸一口气:“纪总的女婿石先生,我负责稳定大家的情绪,他负责其他所有事情,有什么马上通知我!”说完使劲捏一下石涧仁的掌心。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一下低声:“你是我全部的支撑,我爱你!”迈步的时候脸上竟然已经挂着点笑容,虽然有些僵硬,但尽量带点俏皮的给石涧仁示意一下自己的对讲机。

    软软的唇瓣这会儿明显是冰凉的擦过脸颊。石涧仁无从分辨那点触觉,更没时间解释身份,简单明了的展开自己腋下挟着的地图册:“走吧,我要看到纪总的车辆最后卫星定位的地方,我知道酒店的车辆都有这样的设备,而且酒店专门用于工地和野外工作的那辆白色丰田越野车不在这里。应该是纪总他们带走了,对不对?”

    保安主管的眼神应该是立刻庄重了,不管是因为事件,还是石涧仁表现出来不亚于纪若棠的指挥气场,他立刻回应:“在三楼……我们监控室在三楼,这边走,应该……不会再有余震吧?”

    右边耳朵上一直挂着白色耳塞的石涧仁很清晰:“过去二十分钟已经生了两次余震,但是强烈度小很多,专家说应该不会,你对于纪总他们这次前往勘察的地点知道什么?”

    保安主管立刻拿起对讲机:“涛子,叫文助理过来监控室,监控室的都回去……”犹豫一下:“各岗位注意,纪小姐现在正在停车场给主管开会,请通知你附近能看见的所有员工、主管都到停车场去集合,除了留下招呼客人的人手,其他人都尽快到停车场去集合!特别是胡总王总他们……”

    石涧仁正要走进电梯,保安主管还是比他专业:“出事的时候别坐电梯,我们走上去……”

    空荡荡的消防楼梯里面只有两个男人的脚步和一点喘息声,石涧仁不喘还有余力说话:“不管生什么事情,第一是酒店平稳运行,第二才是很多方面都会调整,会有很多新的职务和新的领导产生,我希望你能是其中一个。”

    这位保安主管在对讲机里提到的胡总、王总石涧仁一个都不知道,对方这几句话有什么暗示或者含义他也不清楚,但是这个之前满脸油滑社会气息浓重的男人几乎是石涧仁走进这家酒店以后,第一个从内到外都不那么慌张的人,起码从所有的宾客都安全疏散到了停车场和大门外,就说明这个人起码是称职而且现在的反应也是主动的。

    石涧仁还没来得及跟纪若棠说自己要做什么,两人更没有别的沟通,但身为一个谋士,在这个时候,面对一个可能主帅陨落的阵营,立刻开始构建班底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就算他这个时候的做法还有些稚嫩,但直接许诺利益肯定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那个肥壮的平头保安主管果然只顿了顿调整呼吸:“张明孝,叫我老张,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做?胡总他们第一时间就跑回去了,纪总不在,有些王八蛋……”

    石涧仁阻止了对方可能也需要宣泄的情绪:“叫我阿仁好了,事情一个个来,先是找到纪总,纪小姐负责稳定大家的情绪,你帮我安排好以后,去协助她,找个对讲机给我。”

    三层楼89级台阶,石涧仁冲上去还不带喘的,张明孝靠在门边艰难开口:“这是仁哥,听他的安排!”

    两个惊疑未定的年轻保安显然也是刚从别的途径回到监控室,其中一个帽子都掉了,手忙脚乱的坐在操控台前面还是熟悉自己的工作:“酒店各处监控良好!”

    石涧仁根本不是来看监控的:“调出酒店车辆的卫星定位信息……”说完就在旁边的桌子上摊开地图册。

    年轻保安正在打开一台电脑画面的时候,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干练女人头略微散乱的过来:“什么事情?”然后就立刻热情:“石先生?您来了!”

    石涧仁在第一次到酒店跟纪如青对话出来,曾在那十多个助理秘书中见过这个领头的:“文助理您好,我现在需要知道关于纪总这次出行勘察工作的所有情况,因为我怀疑她在地震中出事了。”

    在场包括保安主管张明孝在内的四个人,终于都被震惊了。

    哪怕他们之前还有点怀疑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