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14、我们就是自己呈现的事物
    石涧仁定定的在街面上站了起码十分钟。

    微微仰头,手里拿着毫无用处的移动电话,他试着把自己的目光从平视变成俯视,能够从一个较高的位置俯瞰这片城市,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怎么办?

    不是如同眼前这些人一样惊慌失措的寻找安全感,石涧仁很清晰的知道自己不需要,一块砖头砸下来就能让自己丧命,那就是倒霉催的没话说,但很显然江州似乎没有这么严重,目光所到之处没有建筑倒塌没有什么特别的破坏,只有部分从高楼下来的人描述二十多层上面在地震那几秒摇晃起来连柜子都倒了,有人下意识的躲进狭窄的卫生间里,有人却一口气从消防梯冲下二十多楼来。

    还是跟人生的无数选择一样,那一刻的反应也许就决定了生还是死。

    所幸这座七百万人口的巨大城市没有遭遇灭顶之灾的话,石涧仁的选择就是要知道什么地方成了这块砖掉落的地方。

    所以他移动了大概两百米,在这个书店林立的教育区街道找到一家建筑学院书店,买了一本棋盘那么大的全国公路地图册,这是能买到最大最详尽的,然后告诉一直跟着自己的赵子夫好好呆在这里,让营业员穿过大学校园到北门去跟林岳娜她们产生联络,到底是继续营业还是大家集中在一起面对可能的余震,大家拿主意,人的性命放在第一位,不用管自己去哪里了。

    赵子夫看着手里的玻璃门钥匙,犹豫了一下:“帮……我照顾好小倩。”

    怎么就都认为自己在这个时候很适合当保姆呢?自己干脆不要当什么谋士布衣,干脆转行当保姆好了!

    所以石涧仁拍拍他的肩膀:“那是你作为父亲的责任,不容推卸的责任。”

    说完就自己到路边叫了一辆同样惊惶的出租车往美术学院过去,帕萨特还停在那边。

    拿着移动电话继续尝试,里面依旧没有半点能够连通的迹象。

    出租车司机看了看他的动作:“打不通,所有人都打不通……好像是所有拿着移动电话的人这个时候都在打电话,所以就瘫痪了。”一边说一边伸手拧大了收音机的音量。

    这时候还能畅通无阻的就是无线电波了,收音机里的主持人用温柔又简短的语调提醒大家应该是生了地震。但不是在江州地区,现在开始进行地震常识普及……虽然晚了点,但终归是填补空白期,在事态不明朗的时候让所有人都心理稍微安定一点的好办法。

    这提醒了小布衣。所以经过一处路边电器行的时候,他让司机停车去买了个最贵的多波段收音机,牵出一根耳机线一直挂在右耳上,和出租车里的江州本地调频立体声不同,多波段收音机里迅找到国家级的广播电台。果然这边拥有强大的信息技术力量,可能更是和地震部门有密切的联动反应,刚刚找到信号,这边已经确认的确是在江州附近的邻省地区生了较为强烈的地震,只是目前还不完全清楚震中在哪里,震级也只能估摸是在六七级以上的大地震,和江州电台播放的大多是地震知识不同,国家级的电台播放的全部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信息反馈,某某地点已经连通,报告了地震损害状况。某某地区完全失联,某某地区已经汇报了平安,最为确认的地区已经据说有数百辆出租车和民用车辆开始不顾一切的朝着那边靠近,最普通的民众在一刹那的慌乱以后,选择了过去救助。

    石涧仁默默的在翻开的地图册上用随身携带勾勒文件的彩色圆珠笔标注,司机不时的侧脸看他,眼巴巴的希望得到点讯息,石涧仁也就顺口说收音机里的讯息,比江州电台的都快。

    紧接着已经有部队开始调动,据说百人级的内卫部队已经开始携带通讯器材朝着很多地区移动了解情况。然后大量部队开始集结,同时集结抢险救灾的物资,集结专业的地震救灾人员……

    石涧仁悲天悯人的表情开始松动,脸上竟然隐隐有些笑意。抬起头看着外面似乎已经控制住情绪,开始东奔西走相互询问帮忙收拾翻覆东西的市民,他的心也在稳定下来,深吸一口气指方向:“在这里拐弯,过去就是外国语学校,我们直接进去。你等等我,还要去别的地方,当然,如果你要去看你的家人就先走。”

    司机摇了摇头:“您……有事?”很明显,就连这样一个出租车司机都能看出来这个乘客和别人不同,特别是那展开就跟党报一样大幅的地图,看着就专业!

    石涧仁点头:“可能,请你帮帮忙了,待会儿去威斯顿酒店就行。”

    外国语学校的大门口挤满了人,全都是学生和老师,石涧仁应该是反应最快的,这时候抵达的家长车辆还很少,路面没有被堵塞,所以石涧仁刚刚打开车门站在校门内侧,站在操场上的学生堆里就跳起来一个身影,欢快的对他招手,紧接着笑眼少女就满带骄傲跟惊喜,在所有同伴中冲出来,奔跑的脚步就跟充满弹性的小鹿一样轻快,石涧仁对她招招手,就随便找了个大门边维护秩序的老师模样中年人:“我是纪若棠的家长,现在家里有事,马上要带她回家,不需要办什么手续吧?”

    那个老师估计也忙乱得很:“好好,注意安全!”

    跳进石涧仁打开的后门,纪若棠还想把他一把抱住拉进去,石涧仁却用力掰开她的手指:“有个不太好的消息,你母亲可能就在地震生的区域,我记得上周你给我说她和一些工作人员到山区去考察酒店项目,哪个地区?”

    十八岁的少女立刻呆滞了,喜悦和惊恐交替得如此猛烈,司机都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看了下这个可怜的少女。

    石涧仁一边说一边已经回到副驾驶关上门示意出。

    片刻之前还在欢笑的少女突然就难以抑制的颤抖,连声音都颤抖:“不……不可能,你,你,你没有骗我?”

    石涧仁平静得如同没感情的石头:“地震生前大约一分钟左右,我接到你母亲的电话,她很匆忙的要我照顾好你,只有几个字就没了音讯,我当然希望这不是我第二次接到类似的电话,但很显然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选择我是最可靠的那个人呢?师傅,前面,就在前面转过去,我们从酒店后面走。”

    也许石涧仁若无其事的态度和语调,让少女有点恍惚,好像这个男人不过是在开玩笑,好像事情不是真的,也跟自己没多大关系,但出租车稳稳的停在酒店后面杂乱一片的院子里时候,石涧仁给了钱,有条不紊的把手里的收音机、地图册还有移动电话都拿好,然后才开后车门过来拉纪若棠的时候。

    一贯自信大气的少女现自己的脚是软的。

    似乎不久前自己内心隐隐还有点嘲笑那个会计遇见什么事情的时候,一点没有大将风度,但事到临头才明白,心神慌乱的时候,身体都几乎不能完全控制。

    还好有那个魁梧稳定的男人,宽厚的手掌刚刚扶到她的手臂内侧,纪若棠就把手臂抽出来,让自己的柔夷放进那温暖中,力量似乎就传递过来。

    纪若棠稳稳的下车站在一大片服装七零八落的酒店员工面前。

    这时候她距离十八岁的生日还有1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