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10、战术性对抗与战略性布局
    石涧仁有些艰难的在跟江小东交流,山里来的他可能跟山寨里的小孩子交流很容易,这种大城市里的小娃对他却有明显隔阂。

    坐在快餐店里,除了一问一答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刚刚开始读小学一年级的江小东只埋头吃东西,几乎不抬头,等到张季岚她们三人进来坐在桌子对面,充满怜悯和愧疚的目光让孩子更加无所适从,一个劲朝嘴里使劲塞东西,对母亲试图把他揽在怀里也有些抗拒。

    看看周围窗明几净的快餐店环境,隔断之间的草都是塑料的,石涧仁再能干也没法变出个蛐蛐和笼子来,多说两句小孩子还鼓着腮帮子鄙视他,就是目光冷冷得让人心寒。

    别以为小孩子就没有感情,那才是最真实又丰富的,所以石涧仁放弃了徒劳的接近,尽量平等而不干扰的开始跟三位女性聊天,明显孩子就放松许多,张季岚想当着孩子解释一下自己的家庭问题,一个劲的抱歉:“以前换过好几次工作,都是被他搅合了,只有那家酒吧有些背景狠狠揍了他……”

    石涧仁摇头阻止了会计:“不重要,这些不重要,让小东有个健康长大的环境是最重要的,换个地方住吧,孟母三迁,其实这件事也蛮简单的,如果你不嫌弃,公司就在那边奶茶店附近租个办公室,顺便你带孩子住在那里,小学……我不知道能不能换地方读。”

    纪若棠开口:“这个我来想办法。”

    张季岚有些吃惊:“我从小都在机械厂那边长大,爸妈也……”

    石涧仁轻松:“如果一个环境不能给你积极向上的心态,还有拖拽你改变的力量,那就干脆放弃这个地方,当然如果这点你都做不到,那就继续以前的生活,要改变真的不是想象那么困难,重点是孩子,他现在还是一张白纸,但已经有点皱褶了。如果想让他画上任何可能的画卷,而不是变成一团随手扔到垃圾桶里的废纸,做母亲的真要做出些改变,我相信那边能让你彻底摆脱这个家伙。”

    江小东却突然含含糊糊艰难开口:“你才废纸!”

    石涧仁已经尽量绕开孩子想打比喻了。没想到孩子真是什么都懂,连忙抱歉:“哎呀,叔叔再给你买个苹果派赔礼好不好?”

    小孩子才勉强点头,赵倩连忙跳起来去买,纪若棠瞟一眼没表情。

    张季岚看着孩子。眼底的确是充满了复杂的情绪,也许是为了遮掩自己转头拭泪的动作,快看了看外面:“他……也不是坏人,厂子没了,全都被当官的弄了去,没了工作没了收入,到处都抬不起头……”

    石涧仁一句话就打断了:“对的,把责任都推到那些当官的身上去,这样自己不努力做事也有了借口,成天骂那些得了好处的。一方面平衡心理,一方面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偷懒,这就叫好吃懒做,而且是一贯的好吃懒做,凭什么那样的机会别人就能抓住?起码晚上出来摆夜市烧烤摊也能养家糊口,而不是喝酒等死,如果你也认为那样的态度更适合孩子的成长,那你随时可以回去继续。”

    说这话的时候,石涧仁脸上的确没了一贯的笑嘻嘻,甚至有些冷然。张季岚回头一直看着他的,最后目光落到儿子身上,艰难的点头:“谢谢……您了。”

    结果还是走进来的庄成栋轻松的和江小东打成一片,他胖嘛。庞大的身躯一屁股坐到孩子旁边,就自然而然引得孩子诧异的仰头看,一贯表情冷酷暴烈的庄胖子对上孩子的眼神,居然挤出点笑,坐得更魁梧一些,本来谁都能看出孩子脸上的抗拒反感表情。结果江小东迟疑又稚气的开口:“你……是鲁弗斯么?”

    啥?石涧仁完全听不懂在说什么。

    庄胖子窘了一下,却双手一前一后摆个滑稽的功夫造型嚯嚯嚯:“啊哒……”

    连纪若棠都乐不可支的笑起来,江小东更是笑得嘴里的吃食都要喷掉,立刻扔了手里的东西跳起来跟庄胖子摆出另外的动作……

    庄成栋索性一把抱起了孩子:“那我带你去玩!”

    江小东欢呼,连他母亲都不看一眼的攀爬上庄胖子肩头,高大的胖子出门还细心的蹲了一下免得撞到孩子的头。

    张季岚站起来想说什么的,纪若棠拉住了她:“张姐,别以为孩子什么都不懂,单亲家庭的孩子比谁都敏感,他这个时候需要的不是教训和怜悯,需要温暖,需要认同,如果你再跟你那个前夫牵扯不清,会彻底毁了你的儿子。”

    如果说石涧仁是处于谋士的算计,用孩子来增加会计姐姐摆脱旧生活的决心,纪若棠这就充满了总裁教训下属的口吻,当然从石涧仁这里还能听出点同样是母亲抚养长大的她那种真诚的口吻,只是被淡淡的霸气掩盖得只有他能明白。

    张季岚果然被这种派头把惊疑不定给剔除掉,抿紧了嘴使劲点点头。

    总之排了几个人的队回来,赵倩就莫名其妙的现气氛变了,孩子也不见了,端着那苹果派没方向,还好石涧仁伸手:“给我吃吧,鲁弗斯是什么?”

    纪若棠脸上玩味看着他的表情多了些笑容:“街头霸王里面的大胖子,孩子们最喜欢的电子游戏机,我们那团里也有人s他,可惜没你这个胖子像!特别是那个招牌动作,看来他也很喜欢玩嘛,一定是带到周围的游戏厅里面去了。”看看安静坐到张季岚另一边的赵倩,才话中有话:“不过我从来都不喜欢玩这种打打杀杀的小游戏,我只做女王,绝对胜利的女神。”

    赵倩低着头坐下,抬起头的时候脸上依旧是人畜无害的害羞微笑,不接招。

    石涧仁大口咬开苹果派,赵倩却轻声:“新出炉的,烫!”

    果然那溢出来的糖汁差点就把石涧仁的舌头给收拾了,他也略显狼狈的把苹果派掉盒子里。

    纪若棠果然有女神范儿,不着恼不生气,单手撑着下巴在桌面上静静的看着。

    赵倩又缩回肩膀低头看人造装饰面的桌子边,好像在算计这台面的人工造价值多少钱,但耳根子不骗人的有点红。

    石涧仁其实是泰然的,他问心无愧更没鬼,看了眼纪若棠还有些无奈,好端端的坐着非要营造紧张气氛么,纪若棠毫不客气的把目光顶回来,还瞪了他一下,就是轻微抬起眼皮,原本就明亮的大眼睛对着石涧仁似娇还嗔的瞪一下,那叫一个风情万种哦!

    周围肯定有人在偷看,因为真的立刻听见有个男的哎哟一声估计撞什么上了。

    赵倩依旧一动不动,不看不听,而且双肩还有微微展开的小改变,明显心态都相当平和放松。

    唯有坐在她们中间的张季岚忽然从自己生活的悲凉跟巨大变化中被几秒钟的安静惊醒,她是最不方便左右观看的,只能看着对面斯条慢理吃东西的石涧仁,忽然有些惊慌的觉得不能参与到公司高层,特别是右手这位气场如此非同一般的大小姐感情生活中去,急忙站起来想撤离:“我……我去看看娜娜,不,林经理……”

    话音刚落,林岳娜就风风火火的冲进来,看看桌面上只有石涧仁开始给江小东买的可乐,才不管是谁的呢,一屁股坐在石涧仁旁边就端起来咕嘟嘟喝了:“渴死我了!警察来了,把江城贵给带到派出所去了,扰乱治安,就凭他那样子就是个社会垃圾!”

    石涧仁安静:“你不能这么说,每个人性格不同,他也许无法面对压力,只能是个失败者,可以放弃不理他,但他依旧是个人,起码的尊重还是得有。”

    纪若棠充满欣赏的看着这个男人,赵倩飞快抬头看了一眼,同样充满骄傲,只有林岳娜摇头晃脑的配合石涧仁的语句夸张对口型,惹得连张季岚都笑着坐下来:“谁都跟你这么前凸后翘的,当然不是社会垃圾了。”

    真的……好像就是一刹那,周围好多人抬头哦,隔着隔板还有站起来伸懒腰的,佯装转头找人的,全都有意无意的把目光扫过那刚脱了外面小西装,白衬衫胸前都要撑开的胖姑娘!

    平心而论,活泼热烈的林岳娜就是胖了点,画点淡妆真是个好看姑娘,然后一直被人偷看的纪若棠不用说了,气质让人疼爱的小白花更有特色,就连张季岚都是成熟中带点悲切的楚楚动人。

    狗日的啥子男人一陪四哦!

    石涧仁幸好是孤儿,不然祖宗八代这会儿都被骂了个通透。

    关键是他还气定神闲的坐在那完全不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