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09、愿清醒之人更有福祉
    一行人顺着热闹非凡的围观群众艰难的拨开一道人缝走进去,还得伴随林岳娜抱歉的开道:“麻烦让一下,是我们店里有点状况,麻烦……谢谢。  ”

    挤到人群前方的石涧仁一眼就看见个中年男人站在“有间奶茶店”面前人行道边破口大骂:“你个卖x的,不过就是又攀上个什么老板,就不给抚养费了不是?没门!老子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了,街坊邻居评个理……”

    张季岚的脸色陡然一下变得煞白。

    林岳娜的脸色也大变,下意识的立刻转头看石涧仁。

    石涧仁的目光却停留在那个男人牵着的男童身上,大概六七岁的男童,似乎用力想摆脱生拉硬拽,低着头涨红了脸,想离开这个似乎所有人关注的中心。

    纪若棠有些皱眉的看着眼前场景,林岳娜快的解释:“是……是张姐的前夫,成天喝酒,喝醉了就打老婆打孩子出气……”

    张季岚窘迫得一双眼睛立刻灰暗下来,特别是听着那中年男人越来越难听:“不就是张开腿……”

    随着走得越来越近,连赵子夫都看见对方破旧脏污的牛仔裤后兜里装着一个白酒瓶,然后在两三米的距离上几乎都能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赵倩终于惊吓的抓住父亲的袖子,正好这个时候一直在对着店面怒骂的男人转头看见了这边,那双明显醉眼惺忪的牛眼一下瞪起来:“看……大家都来看看啊……”

    张季岚明显脚下软有往地下溜的趋势,赵倩和纪若棠不约而同的扶住了她的双臂,然后庄成栋有些出人意料的忽然破众而出,动作大得甚至推了一把石涧仁,口中完全不亚于对方的怒吼:“你还是个男人么……”杨德光似乎最近有以他马为瞻的趋势,跟着也跳出去,但回头看了下石涧仁。

    石涧仁愣了下也跟着大跨步,但是对杨德光快:“拉住!拉住胖子,拖开这个醉鬼就是,别打人……”而他自己一个箭步追上了庄成栋。口中提醒:“分寸!分寸……”然后已经蹲到了那男童的身边,轻轻伸手抱住了孩子,左手却如钢钳一般卡住了那死死拉住孩子手臂的手腕,捏住尺桡骨之外肌肉和脉搏的压力让醉鬼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正好让竭力想挣脱的孩子扑进自己怀里,石涧仁脸上始终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你在上小学几年级了?”然后起身抱着孩子朝着外面走去。

    刚才还涨红了脸的孩子猛的一下在他肩头爆出哭音来。

    这声音似乎刺激了庄成栋,抵近就是一记重重的摆拳击打在那个男人的脸侧,醉醺醺的中年男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样的重击,难以置信的往后踉跄几步跌坐在地上。庄成栋怒火万丈的扑上去试图骑在对方身上就暴打……

    周围的围观群众才真的好像海浪一般朝前面涌来,不少人欣喜不已:“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嘿……”

    还好这个时候杨德光冲去跟上,展开双臂一下就箍住了庄成栋,长年上肢负重搬运的力量让庄成栋根本就没法挣脱,似乎被点燃了怒火的胖子还使劲用脚去踹地上的男人:“草你大爷!对老婆孩子撒气算什么男人……有种站起来跟我打!你拉着我干嘛……”

    摔倒在地的男人却完全是另一种模样,立刻如同一滩烂泥开始在地上撕心裂肺的翻滚呼痛:“打死人了,奸夫淫妇打死人了……不要脸,大家都来看啊……”

    张季岚已经浑身抖,但说不出话来,全靠两边的姑娘撑着才能勉强站在那。林岳娜正要跳上去大骂手里的移动电话却响了,一接听竟然是石涧仁:“我带孩子去肯德基,让张姐他们也过来,你带着老庄处理,马上报警,很简单的事情……”

    的确是很简单,面对一个在公共场所撒泼的醉汉,而且还严重妨碍了狭窄主干道的交通,聚集了数百甚至更多围观群众的场面,不用催促接警中心。几分钟以后交通警就先抵达了,满脸不耐烦的开始驱散围观者,要醉汉也赶紧走。

    没想到在地上翻滚的男人真够不要脸,一边指着脸上说自己被打了。一边示意自己的屁股,原来那扁平的白酒瓶揣在屁股兜里,一屁股摔到路牙子边,磕破了的玻璃瓶真的把屁股墩戳出血了!

    看着真是血肉模糊的挺有些惨,那男人回头看了似乎才惊觉自己真的受伤这么重,又有些惊喜的干嚎吵闹不休。

    这下连交通警都得拿步话机呼叫支援。可这本来就只能两车道的路上估计连救护车都很难抵达。

    林岳娜机敏,瞥见有血迹就连忙推走了庄成栋,只留下杨德光帮助自己,赵子夫似乎看见警察就有些下意识的慌乱,躲到奶茶店里去了,但坚持着尽量站在门口,似乎要阻挡那个店门前的人进来,又回头看里面忙碌的营业员,三个码头出来的小姑娘居然充耳不闻的继续忙碌,话说外面闹得越厉害,往店里挤的人就更多,连那些火车座椅上都站满了人,有种球场边头等包厢的感觉,一边喝奶茶一边看热闹,所以赵子夫下定决心就去劝说那些人都坐下来,不要踩在店里的椅子上……

    杨德光看见警察也紧张,反而林岳娜却百无禁忌,话说夜场里面出没的警务人员也不少,也许她才是最不把虎皮当虎皮的,不就是比哭腔么,拉长了声音对着交通警哭诉:“我们会计的前夫,机械厂的混子,成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喝酒闹事,我们是正当公司正当店面做正经生意的,政府要给我们做主啊……我们财务会计都是辛辛苦苦每天起早贪黑做事的,这种好吃懒做的家伙就是吸血鬼……”

    一边说还一边指挥杨德光:“把他拖开!拖远一些,别妨碍了我们做生意,也别挡了道……”

    她叫嚷起来不比那中年男人的音量小,杨棒棒迟疑的看了眼警察,现心目中好像衙门差役那样吓人的制服人员,转头装着没看,他就真的敢伸手去拖,躺在地上的男人还叫嚣要保护现场,林岳娜声音尖利:“明明就是你没良心让孩子带你来找上班的地方,孩子挣脱跑了,自己喝醉了站不稳,还栽赃诬陷……”

    杨德光的上半身力气可是连石涧仁都难以抗衡的,软面条一样的醉汉虽然蹦跶着想挣扎,还是被他拖到人行道内靠在隔离栏上,交通警连忙顺势指挥围观者离开马路,让车辆加快撤离度。

    庄成栋却没有立刻到快餐店去,而是站在围观者外面的台阶上,默默的看着那个一身脏污还在破口大骂的醉汉,在月亮湖那边的山上,他几乎也每天晚上都喝得酩酊大醉,要不是没钱买酒,估计再多喝成这样,自己也无所谓,也许之前只有跟传销组织较劲才能让自己找到点意义,可现在……好像除了跟林岳娜喝了次夜啤酒,住在这店里的每个晚上几乎都在看赵子夫折腾琢磨事情,自己再也没了那种用酒精麻醉自己的兴致了。

    做一个面前小丑一样的卑劣角色,完全没有灵魂的浑浑噩噩,还是重新做个积极生活的人?

    特别是那个现在骂得兴起,手舞足蹈得几乎兴奋起来的林岳娜,庄成栋都觉得她太积极到要感染自己,转头看看那边的快餐店,隔着玻璃能看见石涧仁等人坐在一起。

    改变心态,改变生活,其实选择真的就在自己手里。

    庄成栋使劲捏了又放开自己的拳头,转身摇着头朝快餐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