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08、我是你簇新的理想
    其实每天那折叠在竹板床边的衣服,几乎就无形中就给了石涧仁一点心理暗示穿哪件衣裳吧。

    不知道赵倩是不是有意安排的,但她显然不知道纪若棠会来参加会议,所以脸上一直带着红晕,小身板坚持坐在那,肩膀却微微内收说明她还是略微心虚。

    石涧仁的内心才是强大的,坦坦然坐在那,听林岳娜陈述了新店面的各种情况,说起来她的理由是最充分的,保持一模一样开店的形式,产品又不用调整,就跟复印机似的,后面复制连锁店的成本肯定会越来越低,如果能保持这样销售的势头,赚钱也真的跟复印差不多。

    胖姑娘就反复强调这个复印。

    直到纪若棠站起来去柜台,赵倩才低声但坚决的开口:“如果没有创新,店面就会被人家看腻,那跟市面上其他的连锁奶茶店有什么区别?如果我们每家店都是有设计的新样式,这就是别人无法模仿我们的关键!”

    并没有坐在女儿旁边的赵子夫有点惊讶的看了看女儿,有些想不到那个好像从来都只会点头的乖乖女儿,现在已经能在这样正经事上侃侃而谈。

    纪若棠只用了个微笑,店员就答应待会儿一并给送过来,所以她走开的时间很短,赵倩又好像漏了气的气球一样不吭声了,张季岚饶有兴趣的看着三个年轻人的关系,石涧仁却抬头叫她:“张姐,你的意见呢?”

    张季岚有些措手不及的摇头:“啊?我没意见!没意见……”

    石涧仁心平气和:“我希望我们的财务人员,能够核算出按照林经理这样开店得花多少钱,如果按照赵经理这么推翻重新做,又得花多少钱,而不是只算算我们账上还剩多少钱,如果你在主动考虑更多的东西,你就越值钱了。”

    张季岚生过孩子离过婚,在酒吧里更是见过各种五光十色的人,这会儿竟然有些脸红。

    石涧仁没得到财务人员的专业支持。就采用民主制度:“那行,既然这样我并不推荐非要说服谁,也就是个装修外观的事情……”

    赵倩现在敢小声打岔了:“不只是装修外观,涉及到整个店面、包装、营业员服装。全都要换……”但是是低着头说的。

    石涧仁哭笑不得:“你要说就好好说,抬起头正大光明的举手再说,而且刚才分别说的时候就该阐述清楚,现在我在说了,你又没头没脑的打断。你知道古时候这样的事情生军营里,为了立威,是可以把你拖出去斩头的!”

    赵倩猛一下抬起头惊讶的模样精彩极了,她眼睛小嘛,使劲睁大透露出的敏感,还匆忙的瞟了眼抱着手臂坐在石涧仁侧后一点的纪若棠,心虚又尽量逞强的模样糅合成小倔强,跟她针尖对麦芒的林岳娜扑哧笑出声,连忙伸手抱旁边的小白花:“可别……”张季岚和庄成栋都是嘴角微微拉动,杨德光纯粹傻笑。赵子夫认真观察女儿和老板的关系。

    纪若棠似笑非笑的直面目光交错。

    石涧仁不笑:“林经理,我们现在是在正式开会,你这样的动作也是可以被斩的。”

    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终于彻底把桌边的几个人都逗笑了,赵倩还又笑又忍不住委屈的投进林岳娜松软的胸脯里:“他……还说砍我的头?”

    纪若棠利用椅子后面两个腿支着往后倒点,在那摇一摇的,差点仰翻过去。

    石涧仁比较头痛的就是这点,商场跟战场还是有太大区别了,自己学习的那些经验根本不适用:“古时候鼓鸣三遍依旧嬉戏打闹的宫女,就被将领砍了头立威示众。我们虽然不是军队,我希望在谈正事的时候,还是要有一个严肃的态度。”

    赵子夫最先响应,他本来就没有怎么笑。现在还带头鼓掌。

    其他人才意识到石涧仁是认真的,赵倩小心翼翼的坐好,林岳娜顺便检查自己的胸口。

    但石涧仁接下来自己又做不到高深莫测,一句话就完事:“刚才我说了,就是个装修外观,嗯。还加上包装、营业员服装之类的事情,大家投票表决吧,少数服从多数。”

    本来以为他要长篇大论的,林岳娜最先开口:“我们……有八个人呢。”

    石涧仁剔除了外援:“小棠不算,就我们七个,现在赞成全新改版的举手。”

    一秒钟迟疑,只有赵倩举手,连赵子夫都没有。

    石涧仁推进得快:“那么反对店面改版的举手。”说完自己就举起来了,其他六个人包括没有投票资格的纪若棠都举手了,杨德光纯粹是看这么多人举手,也连忙跟上。

    赵倩腮帮子一下就鼓起来,但孩子气的动作可能想起要被斩,连忙吐吐舌头收回去,表情就变成耷拉沮丧了。

    石涧仁不管她:“那就这样,林经理全力按照之前的方案实施,赵经理配合第三家店的装修图纸之类,杨德光你负责运送各种物资,老庄协助,没有问题吧?”被点到的人都认真的点头,赵倩还给林岳娜一个握拳头努力的手势。

    石涧仁这才转向她:“但是你那套蓝色的方案,我建议挪给化妆品店先用,老赵你这个化妆品店的开店报告什么都比较整齐了,但是在店面外观上,估计你还没有我们这么深切的体会,所以这次蓝色方案的奶茶店装修设计,赵经理你也改动一下,适合化妆品店使用……”

    赵倩的表情立刻凝固了,这一个月她的确都在钻研如何把这种原始织布的染料蓝色用美术学院的颜料体现出来,也在努力展现一个全面蓝色的奶茶店,石涧仁简单的处理虽然是民主制,但是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却轻飘飘的就被否定,那种滋味恐怕自己心里清楚,就算牟足了劲是要报答他,失落肯定也是难以避免的,但仅仅几秒钟,石涧仁却用另一种方式采纳了自己的成果,而且还是应用到自己父亲的事业上,心里立刻开始澎湃汹涌,眼圈眼见着就有点红了,使劲嘟嘴控制。

    林岳娜多有眼力,冒着被砍头的危险,笑着把女大学生再次搂到自己怀里:“好嘛,好嘛,这才是最圆满的嘛……”

    石涧仁已经轻描淡写的开始跟赵子夫讨论了:“这些日子我也开始观察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店,值钱的名牌都在大商场,这些从批市场流出来的化妆品五花八门什么品牌都有,价格乱七八糟,质量更是良莠不齐,但就算是不昧着良心做正常的货品也有很大的利润空间,我是赞成你做这个的,回头好好跟赵经理讨论一下,如何让你的店面看起来值钱高档,对你的销售也有帮助,行不行?”

    再沉溺于所谓的大事业,赵子夫也应该明白这其中多少也有让他们父女之间多点沟通,脸上的激动也不知道是针对店面还是女儿的,使劲点头。

    两个大男人讨论完女人脸上那点生意,把赵子夫拟定的开店内容细化一下,石涧仁最后看杨德光和庄成栋:“怎么样,你俩有什么要说的没?”

    杨德光也跟张季岚一样摇拨浪鼓,庄成栋却下定决心一般:“你最多能给我投资多少钱……”

    才说了个开头,肯德基门口的人忽然就跟浪花撇过去一样波动,在座的本来准备忽略这种街面上时不时的动静,抱着赵倩悄悄帮她调整情绪的林岳娜却眉头一皱站起来:“好像是我们店里有什么事情?”

    这下所有人都站起来了,连纪若棠都跳上旁边的座椅,双手撑在石涧仁的肩头,一起透过快餐店的落地玻璃看着外面街道斜对面。

    好像磁铁一样迅的就在“有间奶茶店”门口聚集起大堆的路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