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07、普通人有种对改变的恐惧
    而且马上就面试。

    在这个有点昏暗老旧的厂区宿舍楼之间,林岳娜立刻上楼叫下来张季岚,留着个蘑菇头型看着挺年轻的面相却主动说自己已经三十二岁了,匆忙在睡衣外面罩着件t恤没化妆,但明显收拾出来不难看,手里拿着一叠证书和表格,显然最近没少把这些东西带着应聘。

    开口声音略微沙哑又不是很自信的疲惫:“娜娜……应该已经把我的情况介绍了,我主要就是想白天正常上班,但是因为毕业出来就长期在酒吧做收银出纳的工作,全面财务账其实没怎么做过,所以这方面的经验要慢慢学,我对工资要求不高,以前在酒吧是晚上八点到夜间两点,实在是没法照顾孩子……”

    没想到石涧仁根本就没看那些证书表格,提了个没头脑的问题:“男孩女孩?”

    张季岚明显楞了一下:“男……孩。”

    石涧仁就点头:“好,明天先到奶茶店熟悉情况,然后跟阿光他们的车到盒饭跟那边的店了解,如果愿意留下来上班,就算是正式员工了,至于待遇林姐你跟她商量看觉得多少合适,我先走了。”

    说完真的掉头就回到几栋宿舍楼外面路边停着的轿车上,驾车离开。

    张季岚难以置信的用手指梳了下耳边头:“他……什么意思?”

    林岳娜比较熟悉风格了:“这就行了啊,我们这边的情况也给你说过了,嘿嘿,真的蛮有前途的,老板为人正派,从不调戏良家妇女,不但有著名女画家勾搭,吸引娇柔大学生,还有白富美大小姐倒贴……怎么样!”

    张季岚脸蛋使劲抽抽:“我怎么越听越不靠谱!”

    林岳娜大大咧咧的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岚姐,对我来说。这是我过去二十多年最幸运的事情,在最没有希望的时候遇见一个给我希望的人,所以我建议你也放宽点心思,试着跟我们一起改变自己的命运。”

    张季岚抬头看看周围黑压压的厂区宿舍楼。江州是全国较大的三线工业基地,最近十来年破产转制的工厂比比皆是,导致原来人声鼎沸的铁饭碗厂区现在几乎是贫民窟的代名词:“我怎么听着都有点像传销了?”

    林岳娜不怕吓唬人:“嘿,你别说,我们那还真有个做传销的。据说是老板打着做传销的幌子给骗出来的。”

    张季岚低头看看根本就没翻开过的证书应聘表格迟疑了:“我……明天还是再去招聘市场看看,实在不行去应聘家政清洁。”

    林岳娜热情的吓唬她:“上门去做清洁?岚姐,你抬起头给我看看,你这幽怨少妇的气质就不怕遇见什么霸王硬上弓的男主人?你在酒吧里被骚扰得还不够?明天有空去看看我们店里的漂亮姑娘,绝对让你没了后顾之忧!”还伸手去挑逗下巴,她这爱骚扰的职业后遗症真严重。

    张季岚跟从小长大的邻居妹妹还是熟络,反手就回击:“娜娜妹!你现在很开放嘛,别以为出去混了几天就敢跟我叫板,你穿开裆裤的时候还是我帮你挡着男娃……”

    嘻嘻哈哈的俩女子顺着没路灯的水泥台阶回家去了。

    这边石涧仁回到家里,果然现自己所有的物件又被整理过。不多的几件衣服更是都重新洗了晾晒在外面,不过今天雪花换成了拴在室内,赵倩留的条儿说她怕有人偷狗,而且雪花只要听见外面的动静就汪汪叫,倒是能很好的防贼。

    石涧仁想在条儿上回个谢谢的,又觉得有点节外生枝就没说什么。

    第二天下午把纪若棠送回学校以后,把车停在洪巧云的仓库画室外面,没事尽量少开,而且加油的钱都是自己在给,压根没动手套箱里的加油卡。

    张季岚还是被林岳娜拖着来奶茶店里参观了。

    虽然没有看见穿着店员装的纪若棠。但是下午先见识了周日人潮汹涌的营业状况,晚饭前再看见纪小姐和石涧仁并肩站在街对面走过的模样,稍微跟杨德光他们接触一下,一直在夜店打工的张季岚就决定在这里上班了。

    很明显这边所有人的人都呈现出一种乐观积极的态度。连晚上看见匆匆回来的瘦巴子中年男人跟胖大汉,都没什么邪气,这是她最在乎的。

    只有在昏暗的夜场见惯了所谓的玩世不恭,看穿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背后是什么样,三十二岁的女人最清楚哪些男人根本就沾不得。

    于是好像补上了最后一环,大半年前还挑着个小包袱孤零零一个人的石涧仁。身边已经有了个看起来来源非常复杂的小团队,开始正式力了,顺便说一句他们这会儿还是连个正式的办公场所都没有,石涧仁觉得没必要。

    林岳娜并没有把第三家店放到又在二十多公里外的另一所综合性大学校外,而是在占地宽阔的江州大学另一边大门附近找到个新店面,与此同时这个三十多平米的店面分了三分之一的巴掌大给赵子夫开化妆品店,外观看起来两家店是没什么关联的。

    不过在这家新奶茶店的风格样式上,林岳娜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和赵倩生了矛盾,开部经理坚持连锁店就要有个连锁的统一样式,设计部经理却认为每家店都应该有自己的特色,两个人私底下沟通争执了好几回,最后自然是要石涧仁来做决断的。

    其实这是回来以后接近一个月的时间,石涧仁第一次看见赵倩,虽然每天回家,都会看见家里些许的收拾改变,还有一张小纸条,但两个人几乎没见过面。

    学生的作息时间跟他还是有些区别的。

    就坐在江州大学奶茶店斜对面的那家肯德基快餐店的桌椅边,每个人都买了杯饮料,只有纪若棠的面前多了份薯条和一杯圣代。

    没错,明天就是国庆节了,石涧仁下午到学校接了她才赶过来参加晚饭前的讨论会,习惯于旁听的女高中生当仁不让的拒绝了自己去逛逛街的建议,说就当自己是透明的,然后坐在了桌子边。

    坐在这里其实是赵子夫建议的,据说这是传销界理所当然的开会场地,干净整洁还“有档次”,最主要是贴近火热的生活,还能限制大吵大闹,容易让情绪保持适度的兴奋,就好像他这样,坐在那就脸色涨红,喝了二两小酒似的。

    杨德光和庄成栋坐在一起,石涧仁叫他来的,这孬货非得叫上庄成栋,根本意识不到假如让庄胖子完全掌控了盒饭生意的话语权,他就只是个司机了。

    而且现在看庄成栋的表情,明显比近一个月前认真多了。

    再加上财务,这一桌子被肯德基的店员瞟了好几回,石涧仁觉得真是对不起别人开店的,指使最有钱又最无关的总裁小姐去再买点什么吃的来摆满桌子。

    况且纪若棠这会儿慢吞吞吃着薯条,目光一直锁定在赵倩身上,总让人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感。

    谁叫石涧仁身上穿着的蓝白渐变衬衫和赵倩那件一模一样呢?

    这算是巧合么?

    对了,现和谐词,请第一时间微信通知我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