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03、收放自如的霸气
    纪若棠的确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释放,母亲都建议自己体验爱情的滋味,又没有升学的压力,经济情况不用担心,哪还有什么可阻挠少女情怀的?

    所以挽着石涧仁的手臂,正大光明的穿过停车场,一些同学特别是参加过动漫展的主动喊大叔好,她还乘机把头埋到石涧仁的臂弯里去装小孩子,有些家长就跟“同辈”点头示意了。

    石涧仁果然读出了家长眼中不少的异样眼神,刮了胡子的自己的确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模样,和四十出头的纪如青那不得不说的关系,大多数人脑补的都是个面形象吧。

    好在他也心大,帮纪若棠关上车门送少女进去,在车窗跟同学们告别的高中生心情真的是跟往日大不同。

    打开驾驶座门,一贯黑色皮座椅和黑色内饰的车厢里,衬托出她杏粉色的轻纱t恤搭配白色牛仔热裤格外娇艳,还有白色高跟鞋上露出十之的白皙长腿,简直晃花眼,提醒石涧仁马上去买个墨镜!

    纪若棠当然也在专注的观察他,闪动的笑眼几乎就是跟着身影从车窗玻璃到挡风玻璃,再到这边门打开,读出石涧仁目光游动的方向,眸子里流淌的全都是笑意,不由自主的那种,石涧仁坐进来打着车她还是一言不的笑,司机多看看:“干嘛?”

    城里的姑娘果然招式不同:“我想你了。”

    嗯,这个冲击力度可真讲究,比耿海燕毫无缓冲的要求处对象讲究多了,朋友之间可以想,同事之间可以想,就算司机和太子女也可以想对吧,而且少女还满带着这样灿烂的笑容说这句话,真是一点都让人没法拒绝。

    石涧仁先抬眉毛后点头:“嗯,有心了,晚饭想吃什么?”

    只要不涉及到抓狂的某些底线。纪若棠的分寸感绝佳:“当然是肯德基啊,检查你的英文有没有退步。”眼神已经收回去看着挡风玻璃,可最后瞥石涧仁的这一眼,真是充满了情思。

    那带着笑的眼神都蔓延到了眼睫毛上。似乎不得不挪开的目光被眼帘稍微遮盖了一下,才转向车窗外对几个同学挥手告别,可就是这低眼的一刹那,分明自己静静的回味了旁边那张脸。

    起码好几秒以后,纪若棠才收回了无意识看着外面闪动道旁树的眼光。恢复自信的口吻:“那位赵经理的父亲平安无事了吧。”

    石涧仁不惊讶她啥都知道了:“还好,现在也回到江州,可能会跟我们一起做点事情。”

    纪若棠顺理成章:“赵经理呢,情绪有没有好点?”

    石涧仁都瞟了眼她淡淡的表情:“好很多了,做传销的父亲对她应该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如果能够化解后顾之忧,她应该能做得更好。”

    女高中生居然很平静的提醒:“你这样帮了她和家人,要是造成误会就不太好了,要解释清楚。”

    石涧仁想笑:“解释清楚了,她回应得很好。”

    纪若棠脸上果然忍不住笑:“那就好。”

    绕着弯的不问最想问的。却把最想知道的都知道了,于是女高中生开始关心石涧仁身上这件深蓝色的衬衫看起来很不错,面料特别,有些懒散的出尘气质,她还真有眼光。

    不过石涧仁不一会儿就意外停车,随便找了家路边什么满是灰尘的眼镜店,准备给自己大概挑一副十几块钱的墨镜,好奇跟着跳下去的女高中生彻底乐不可支拉他走:“眼镜怎么可能随便买,得保护眼睛的视力,特别是墨镜。劣质镜片上面的透光率非常有害视力的,我们到市中心的大商场去买!”

    当着人家店主的面这么说,还是让人很不乐意的,加上女高中生夏日衣服穿得简单。看不出档次来就不满:“说话要讲道理,我们这个镜片既然厂家敢做,就肯定能用的,小姑娘别胡说八道好吧!”

    纪若棠笑眯眯的从自己放学的束口布袋里面拿出一副金色边框的大墨镜递过去:“你给换着戴戴看,有区别没有?”

    看着侧面硕大的双c标志,那店主立刻就不接招:“喂!有意思么。拿几千块的东西跟我几块钱的比,存心拆台还是干什么?”

    没想到石涧仁真的把两副墨镜戴上比较了,一边感叹一分价钱一分货,却还是掏出十几块钱把便宜买了,本来正在嘻嘻笑他戴着女式墨镜模样的纪若棠不解:“为什么?”

    石涧仁已经回头上车了:“现阶段我应该消费的就是这个档次,偶尔用用也没那么吓人。”

    纪若棠已经到嘴边的我给你买又咽回去:“嗯,那就还是少戴,视力对你来说那么重要的。”

    重新开车的石涧仁听出来了:“视力重要?”

    纪若棠啊呀一声:“怎么安全带卡住,拉不出来了。”

    没人教的小布衣还是嫩了点,闻声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探身过去检查,已经很注意用手撑住保持距离了,但探过去的头还是就在姑娘的胸前上方,估计纪若棠心里有个小魔鬼嘿嘿笑了两声,好自然的伸手抱住了石涧仁的头,然后就把粉嫩的唇瓣印在他嘴上。

    石涧仁第一个反应是耳朵压在了柔软的地方,很清晰的听见那剧烈加快的心跳声,然后才感觉带点果味气息的温润唇瓣,楞了楞就晓得上了当,倒是没大吼着有伤风化跳开,话说这坐在驾驶座上扭身的动作也没法跳,甚至都不好用力,只能坚决而轻缓的把自己抽出来。

    纪若棠其实根本就没闭眼,明亮的眼眸一直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似乎想竭力从石涧仁的目光里看到些什么,可那目光依旧干净得啥都没有,没有意乱情迷的也没有厌恶或者贪婪,甚至连喜悦都没有,不过小小的吃惊已经让她觉得值回来,没什么害羞的放开双手,使劲咬了咬嘴唇,似乎在回味刚才那快得一闪而过的初吻:“妈妈说……最好先去喝杯红酒,然后亲你比较好,可我等不及了,从看见你来接我就等不及了。”她还想按照母亲教的娇柔一些,但这会儿却没再多温习,只是勇敢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老实说石涧仁这会儿稍微有点晕乎,还没人家小姑娘镇定,估计是从来没体会过亲昵带来的多巴胺分泌,顿了两秒才自嘲自己好像抵抗姑娘的水准真没有想象的那么高,然后才把心绪收回到车厢里,看着旁边难得没有流露笑意的姑娘,明亮的眼眸这会儿盯着他,用一种在欣赏的名画面前徘徊的目光盯着,认真而专注,表现出她绝对不是开玩笑或者浪荡的行为,就算是有目的的攻坚战,那也绝对是指挥调度得当的堂堂正正,虽然耍了点小心眼。

    所以石涧仁也想了想:“我跟你说过,希望我们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很相互理解的朋友。”

    纪若棠终于还是笑了,轻微眯起点眼睛,反而让瞳孔显得更大,也更有迷人的效果:“我知道,可我就是想亲亲你,不管怎么说,这是我第一次亲别人,也希望你记得这个,你也是第一次吧?”

    石涧仁点头承认了,女高中生反而让他开车:“以前我觉得妈妈不理我,除了上学就是等着出国,生活没有什么盼头和希望,但是现在我觉得丰富多彩极了,这都是因为有了你,所以我会珍惜这一切,希望能永远的保持这份感觉,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学习,去努力,我都要达成我的这个目标。”

    “我有信心让你爱上我。”

    本来很深情的一句话,纪若棠说出来就是有种毋庸置疑的清爽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