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97、武力惊人的灵活胖子
    有很多人都比较奇怪,某某不是品行低劣么,老板怎么还如此信任他,还把重要的工作交给他。

    嗯,在众多帝王学厚黑学和权力学术里面,高位者御下不一定是看品行或者能力,甚至连忠诚都不一定,自诩为优秀的领导或者帝王们总觉得天底下老子最牛,他是把下面的人看做一盘棋,车固然厉害,但得限制只能直着走,士相在自己身边不能远离,卒子只能直行不能转弯,炮非得隔山打,每个人都有缺陷,就看掌控者如何有机的把所有人捏合在一起,哪怕是趋炎附势的谄媚小人,那多半喜欢打小报告迎合上意,起码能当成顺风耳啊,真全都是绝不背后说人是非的君子,当老板的还觉得自己对下面一无所知呢。

    所以做传销的,未见得不能重新启用,哪怕赵子夫还有诸般弱点,但是他在古板勤奋这个细节上是能用的,况且赵倩那点疯狂未见得不是继承自父亲,寒门抓住了救命稻草就不顾一切要珍惜的态度,大多数时候是能起到正面作用的。

    至于坐过牢的石涧仁更不歧视了,倒不是认为坐过牢的就肯定不会再犯罪,而是那也算是一种经历。

    但二十八岁的庄成栋要麻烦得多,无论个人遭遇还是生活经历,视野范围都让他对这个社会失去了信任,到处都一片灰色。

    现在他也在一片灰色中醒来。

    全都是雾气。

    被清晨就夹杂着喧闹的声音惊醒,在各种环境打滚好些年的胖子一个激灵就翻身起来:“来了!”受伤的脚下一疼,却低头现在自己睡的门板旁边,就靠着一根粗壮的木棍。

    信手拈来一般抓住挥了挥,非常趁手,显然昨晚自己醉倒以后,这根棍子就放在旁边了,再看看那厚厚的棉被,过去几天基本上都是这样,已经有多久没人在乎过自己吃饭睡觉的事情了?

    但这会儿容不得多想。一瘸一拐的胖子强撑着往食堂外面走出去。

    居民点非常小,招待所更小,只有两三个房间在楼上,楼下就是林业局的空置办公室和食堂厨房。就一个厨师跟工作人员驻扎在这边,成天也是牢骚不断,认定自己是跟上级关系不够被配到这里来的,那种口吻和庄成栋的认知十分吻合。

    哐一声推开破旧的木门,蓝色漆面都斑驳了。可一打开,就看见那个懒洋洋的背影靠在屋檐下,双手挂在那根经常都不离手的木棍上,和面前二三十个人对峙!

    县城里的混混也真是够勤奋的,天刚亮,显然就找了辆大货车拖了这么多人来寻仇,手里举着拿着各式各样的砍刀棍棒,还有几支鸟铳火药枪!

    石涧仁不是傻子,对方狼狈离去想要保住这条赚钱门路的心态,的确多半会回来。昨天立刻想办法离开是最简单的稳妥方案,但相比让眼前两个男人回归正常线路,他还是决定冒险一把。

    毕竟他还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一切都按照稳妥起见的路子,那也太无趣了。

    所以这会儿斜靠在四方楞的木廊立柱边,看看开门出来的庄成栋:“醒了?”

    庄成栋迟疑了一下,估计是没洗脸:“谢谢。”

    那个瘦排骨就在其中,一看见庄成栋立刻鸭公嗓子一般叫嚣:“对的!就是这个王八蛋!弄他个狗日的,弟兄……”手中一把雪亮的长刀一挥,估计觉得自己就很有武士风范了。还在空中挽了个圈,却立刻就招致庄成栋扬手把自己的粗木棍一下砸过去,正中他头上,声音好像憋在嗓子眼一般。摇晃着倒了!

    非常搞笑!

    石涧仁都有点诧异庄胖子怎么把自己准备的武器给扔了,这家伙却对他咧嘴一笑,另一只手从背后拖出山里常见的木条凳:“这个才是好用的!”关键是这根条凳脚上还挂着另一根条凳!

    说完猛然一下就双手各自挥舞一根条凳,好像一头河马冲进一堆豺狼里!

    绝大多数胖子给人都是行动缓慢,体力艰难的印象,但总有些稀有物种。他们有着几百斤的体重,却用看似笨拙的身体能灵活动作,仿佛有种与生俱来擅长利用自己身体重量的天赋一样,当瘦猴们都气喘吁吁如同老狗,他们依旧能踏着雷霆般的步伐继续蹦跶……嗯,石涧仁是觉得有点难以置信啦,赵倩倒是给他说香港有个武打明星就是著名的灵活胖子,蛮诡异的。

    庄成栋在哭诉中已经提到自己是三瘦三胖,进入青春期就开始胖得要命,送钱都要去当兵就是为了减肥,那几年也真起到了这个效果,但是退伍做生意又胖起来,还别说,胖子有种成功人士的气派,对于做生意也有帮助,弥勒佛似的很容易获得好感,于是他也顺其展,直到入狱几年又在里面只能健身减肥,可等到出来一切精神世界崩塌,完全自暴自弃的飞快长肥。

    这种经历也许让他对自己的身体运用已经很娴熟了,双手挥舞的板凳基本上密不透风,好像两转风车一样朝着混混们碾压过去,光是气势就让这些家伙们纷纷躲避,被击中者无不翻滚呼痛!

    而且他这种奋不顾身直接冲进去的打法,肯定也让对方有些猝不及防,手里拿着那种鸟枪都不敢随便击,因为凡是稍微懂点火器原理的人,都知道这种土造枪支的弹药都是霰弹,不像军用枪支那么是独立的杀人弹头,而是一大把钢珠或者铁子,这样打出去漫天飞舞,才更容易命中飞行的鸟儿。

    所以这时开枪,可以说击中的就是一大片自己人了。

    当过兵,见过世面,坐过牢,看过黑暗,又惯常跟传销组织这种没心没肺的团队打交道,这等县城小混混在庄成栋的眼里,真不是什么东西,所以他浑身洋溢着的那股藐视的气势连石涧仁都做不到,小布衣使劲眨巴两下眼跳出来,抓着手里的乌木棍帮庄胖子掠阵。

    论兵法论谋略可能是布衣的强项,从小也锤炼筋骨习个拳啥的,但明显打架还是庄成栋更有天分一些,他那暴躁之气仿佛也恶鬼下凡,怪不得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传销人员也得多少个一拥而上才能把他制住。

    但现在有了趁手东西,加上石涧仁在后面帮他弥补了有些莽撞的缺陷,好几个试图偷袭他的家伙都被石涧仁打倒在地,庄胖子愈打得兴起,对准一个拿了鸟铳就要扣的家伙直接把长条凳砸过去,然后捡了地上的一柄长刀就要砍人!

    却被石涧仁一棍敲在了手腕上,换作往日,他多半又要暴脾气作破口大骂,今天却默默的扔了那长刀,捡起地上的鸟铳,对着天上扣动扳机,嘭一声巨响,接近两米长的鸟铳打出一大股青烟,把庄胖子和石涧仁都吓了一跳,这一带少数民族民风彪悍,自制鸟枪的行为很常见,但这玩意儿打起来这么炸响,真有些出乎意料。

    看见这威风凛凛的大胖子扔了鸟铳又捡起另一支,把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混混们,这些县城里的家伙惊慌失措的知道今天遇见了硬茬儿,在其中几个带领下连滚带爬的跑开去,有几个刚想转身过去开走路口的大货车,也被庄成栋端起来恐吓,心有不甘的退了去,但没走远。

    庄胖子看着身后蹲下去检查瘦排骨的石涧仁,终于没了嘲笑:“走吧,我跟你们走,我也去看看你到底能做什么让我轻松自在。”说着就当先要去开货车,当过老板保镖,开车可能真不是问题。

    石涧仁却摇摇头:“你开走这辆车就是抢夺别人的东西了。”

    庄成栋脸上抽抽:“当初你还不是从传销那里开了车出来的!”

    石涧仁摇头:“他们是非法组织,那车也是用来骗人的赃物道具,而且我并不是为了牟利才抢,只是逃离那里,用过就扔了。”

    庄成栋又开始不耐烦:“我现你其实是个迂夫子!哪来那么多规矩,做了就做了!那又如何,难道这还有警察来抓我不成?”

    石涧仁平静:“分寸,你既然在这个社会,就要明白什么是分寸。”

    庄胖子就是缺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