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92、强抢民女和欺压百姓的戏码真的有?
    到这里来的班车与其说是拉客,不如说是拉货。

    一辆二十座的中巴客车带着黑色尾烟吭吭吭的过来,几乎所有山民都从自己的背篓担子里面拿出东西挤到路边来,石涧仁敏锐的现成色都是最好的,皮毛啊野味啊草药啊,甚至还有不少妇女拿着织好的土布。

    光是山民们内部之间的交易显然已经不能满足现在的生活需求,哪家不想给孩子买个玩具婆娘弄身花衣裳的,所以这边跳下车的商贩明显就有些骂骂咧咧的趾高气扬,他们从车里拖下好好几个红白蛇皮口袋,把里面那些花枝招展的衣裳和塑料玩具、生活用品拿出来,大声嚷嚷:“排好队!排好队,让我们先看看东西……”

    俨然有种古时候地主师爷收粮时的气派。

    石涧仁饶有兴致的看着集市的这种状况,和他以前呆的山区不一样,那片十万大山总体来说接近一张平铺在山里的网,不算好的省道和乡村公路还是交错贯通的,走街串巷的商贩在一个个集市里面流动,每天在不同的赶圩日做买卖,而这里好像是最深处的断头路,只有这一组人会来,要不就得花十多块钱往返城里,更不用说,这车进城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

    也许林场兴旺的时候,这里都不是这样,反而是慢慢这里成了遗忘的角落,才出现了这么一点难得的真空地带。

    对山里人来说,他们哪管外面是谁做皇帝,哪里知道现在已经是网络信息时代,他们只会看着眼前的这点天地,和千百年来没多大区别的天地。

    只有三五个山民打扮的乘客,跟两个工作人员穿着的一起下车来自己走了,客车司机显然也见惯了这种场面,懒洋洋的到招待所食堂去吃午饭,看样子还要午睡以后下午回程。

    赵子夫终于有些神色异动的站直了,又默默的退回到招待所屋檐下看着这些年轻人。大概六七个人吧,都是前些日子石涧仁和赵倩在铁林看见那些城里社会青年的打扮,普遍染着黄头,有两个手背上还有浑浊难看的刺青。最后下来的那个穿着一件花衬衫,瘦得跟排骨似的,嘴角懒洋洋的叼着一支烟,盖儿头,脖子上挂着一串什么链子还连着玉牌吊坠的那种。下面牛仔裤套着白色运动鞋,一看就很有社会习气的在腋下挟着个皮包,推了金边墨镜到头上,不说话的扫视一眼全场。

    石涧仁专注的在观察这几个人,的确也一眼就确认最后这个是头儿,明显对方眼神扫过的大多是这些山民捧在手里的东西,迅辨别了东西的好坏,可走路姿势很难看的抖抖着过来,充满轻蔑的翻看:“这……什么啊!弄些啥子东西来卖?这种东西你也好意思拿来换钱?”

    山民们顿时有些唯唯诺诺的不敢吭声了,哪怕是身材高大。还带着彪悍气质的山民在面对这种城里人的时候,为了能卖个好价钱,有种天然的忍让。

    这番做作先从心理上就压住了山民们有些惶惶,感觉这些城里商贩能收都是万幸了。

    还有几个山民已经在看那些编织蛇皮口袋里倒出来的东西,石涧仁也瞄见了,他基本上能判断,那都是批市场里面最次的货,基本都是滞销以后论斤买卖的库存货,但是拿到山民们面前来,就变成可以交易上好动物和药材。真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如果说赵子夫接下来的眼神变得有些阴沉跟兴奋,庄胖子就是嘲讽,手里把那个破篮球左右颠,看着这些带有明显小流氓气质的商贩吆三喝四。

    赵倩竟然认出了几个从月亮湖出来的阿婆。本来有些兴奋的跟她们在一起交流这几天的感受,自然也被吸引过来,看这些阿婆拿出了一些布匹似乎也想跟着换点东西,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位阿妈一样的见识技艺和底气,生活就在眼前,总得换些柴米油盐不是?

    她当然也能看出来这些商贩刻意打压的行径。有些难受的站在旁边,咬着嘴皮悄悄看石涧仁两眼,再走近些小声:“山里面生活好不容易哦?”

    石涧仁却无动于衷的只是点点头,没有半点霸气外露的雄姿。

    这几个商贩当然也看见了四个外乡人,对清秀的女大学生还多看了几眼,小白花嘟着嘴的模样让那个花衬衫拉下了墨镜一直偷偷看,其实还真不会上演什么调戏民女的狗血桥段,这姑娘气质明显就不是这穷乡僻壤的,再看看那三个身材肥胖强壮的男人,脑子吃错药都不会来主动招惹。

    但是一块小石头扔进池塘里都会泛起涟漪,万事万物总有连带反应,可能就是这四个外乡人都目光炯炯的看着,特别是那个姑娘很明显的不高兴,让这些商贩加快了步骤,不想节外生枝,快的翻看一脸讨好的山民们奉上东西,那个戴着玉牌吊坠的瘦排骨从包里拿出一叠钱非常吝啬的一张张计较收购。

    那群带着草药来的山民明显还是要精明一些,好几个人挤作一团展示东西,对于商贩刻意打压贬低他们药材的时候,还敢据理力争:“我们的太子参是天然的!不要拿那些养殖基地的跟我们比,这种原生太子参我们都只能采到这么几两,你当成养殖货收?太便宜了吧!”

    “还有这个鹰爪藤,这都是我们提着脑袋从山崖上挖出来的,几块钱一个?”

    赵倩皱紧了眉头:“我……我们还有多少钱,我们给买了嘛,要不算我跟你借的!”

    石涧仁没表情:“且不说你有没有钱把这几百人的东西都买了,你买这一次,下回呢?你一直在这里收?你懂这个鹰爪藤是干什么的?太子参呢,对,你去问问,这个太子参多少钱,好像还真可以买点回去泡茶。”

    赵倩都难得嘟嘴了:“你怎么没同情心?”她真的是心思剔透了就转得快:“哼!你是不是非要看着美女才帮忙?”

    石涧仁诧异的看了她上下一眼:“我现你现在是不是心态也太自信了?”

    赵倩按照情绪不应该笑的,但有点捂不住,使劲皱紧眉头让自己苦大仇深:“你看那个婆婆……”

    话音刚落,的确是有个戴着黑色头巾的少数民族婆婆热切的想展现自己背篓里的东西:“娃子,看看我这个嘛,新米,真正的贡品糯米……”然后就被急匆匆的商贩这么一拨拉,婆婆脚下没站稳,哗的就把背篓翻倒在地,真是一片白色的大米顿时洒在地上!

    这街道可不是什么柏油路水泥路,碎石子煤灰泥土夹杂石板,大米倾倒在上面立刻就跟体积差不多的碎屑混在一起!

    那婆婆悲鸣一声扑在地上开始颤颤巍巍的把大米想抹到自己的容器里。

    场面看着心酸又悲凉极了,真的好像黄世仁踹翻了杨白劳的租子,赵倩都要哭了,连忙过去帮忙。

    可那商贩其实也不是什么恶霸啊,有些脸色抽抽的看了装着没生过,又去收购别人的,但明显动作小了很多。

    所以石涧仁依旧静静的看着,这几个商贩充其量只能说是利用了山里山外的信息不平等和交通不便这个机会牟利,甚至这种看着比较凶狠霸道的社会青年打扮都是装出来吓唬人压价的,因为对方一直都在装腔作势的眼神却没什么暴戾的凶悍之气,如果非要形容,他倒是觉得跟纪若棠她们喜欢的那种sp1ay差不多,按照喜好跟工作需要装扮成这种黑社会的模样,然后形似而神不在,其实是比较好笑。

    这是个生存环境和社会结构的问题,与其说贸然不自量力的去破坏,反而让架构被毁灭,不如仔细观察如何改善。

    那才是智者的行为。

    然后偏偏这时候,那个玉牌瘦排骨刚刚顺手抓了山民的果子啃两口就扔掉,就听庄胖子怒吼一声:“几个小屁孩!随随便便就敢来欺负人!真当没人管了?!”

    然后高大的身形就压过去了!

    石涧仁有些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