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91、帮助从来都不是施舍
    酒精的确是个好东西,能够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当然那扑鼻异香的山里野鸡肉也有点勾引庄成栋的馋虫,接过石涧仁的酒碗继续得意:“就凭老子当兵这几年闲得淡出鸟来天天打篮球,你信不信我每天都能找到吃喝!”

    石涧仁有点好奇:“你当过兵?”军队,永远都应该是谋士熟悉的东西吧,可惜现时代自己最多也就能沾沾商战了。

    庄胖子满脸的不屑:“咋?你还想当兵?觉得当兵威风?好男不当兵听说过没有?老子真是上了这党国的当,白白浪费了最重要的几年,啥都没有捞到,只看见了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又开始他那一如既往的含血愤天,石涧仁不接茬,着重收拾肉比较肥的那几块肉,明显庄胖子用筷子跟他打篮球一样霸道。

    赵子夫不抢肉,但脸上浮现出一丝讥笑斯条慢理的捏着筷子末端挟块肉吃,被庄成栋捕捉到了,立马炸刺:“装你妈x,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搞传销的?三月不知肉味,装什么淡定!搞清楚,我现在好歹还能卖力气搞这些蛮子的饭吃,你会什么?除了骗人拉人头,你会什么?!”

    赵子夫摆出高人模样懒得搭理,但是和石涧仁那种真正不在乎别人辱骂的淡然相比又有些做作,更加激起大个子的愤怒:“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把我弄出来,不是你们弄死我,就是我弄死你们!我跟你们不共戴天……”说到这里,居然转身连同看热闹的石涧仁一起骂:“要逑你多事!老子呆在那里自有老子的打算,要逑你把老子弄出来……”

    端着酒碗的石涧仁有些诧异,这个人……难道是心理学书上说的被虐狂么,非要在传销组织里面一遍遍的被打得遍体鳞伤才舒坦?

    但他还是不说话,眼前这两个家伙一个是中毒太深,一个是戾气太重,自己才没那么多力气去慢慢劝说呢。就这么慢慢耗着吧。

    最后庄胖子明显是借酒浇愁的抢了石涧仁的酒喝,见风倒以后,石涧仁都懒得把他弄上楼去,就在食堂拆了个门板给他睡。抓了张棉被盖住就行,赵子夫依旧旁若无人的好像没看见,该吃吃,该睡睡。

    接下来的三四天几乎都是这么度过的,石涧仁每天会下到山涧收两三条鱼。多的都放掉,从月亮湖回来路上还在路边下了活套,三天里抓住过两只野兔,三只野鸡,另外还有个穿山甲被石涧仁放生了,赵倩不再时刻出现在他身边,而是很专注的和居民点的少数民族阿婆交流,招待所找的纸笔上画了不少的东西。

    庄成栋每天打篮球跟当地人混,随着那应该是扭伤的腿部缓解一些,篮球技艺更出神入化。但当地人好像有点审美疲劳,成天被他虐也没意思,嘿嘿笑着不跟他打赌了,这家伙体大腰圆的太能吃了,山民们家里也不宽裕啊。

    但明显庄成栋脸上的气色要开朗不少,只是每天晚上只要喝酒必然大骂大醉,石涧仁就持续的买酒。

    赵子夫才是坚持得最好那个,一张死人脸木然的看着一切。

    就在庄成栋的篮球外交走到死胡同的时候,赶集了!

    而且这一天也是县里面的班车来的日子,一大早天蒙蒙亮。就6续有好多山民、少数民族肩挑背扛的选择这个居民点作为集市,从四面八方包围这里一般,默默的出现在每个角落!

    学着早起跟石涧仁在招待所空地里做做打拳动作的赵倩吓了一跳,特别是那些民族服饰五花八门的装扮。有些山民更是浑身散着剽悍的气息眼瞪瞪的看着她,就有点紧张。

    石涧仁开始也新奇,但镇定多了:“没恶意的,可能很少看见你这样好看的城里姑娘,灶台上不是有烧好的热水么,用装红薯的盆装了。我们端过去给他们喝,这个时候浑身剧烈运动了走山路,喝隔夜凉水很伤身的。”年轻的时候会觉得巨热无比的当口来碗冰凉的井水最舒服不过,可百岁老头子就会告诫小布衣,在没有炸药的古时候开山凿壁,人们都是用烧热了石头泼凉水,冷热交替来炸裂坚硬石头的,所谓夺命绞肠痧就是这个道理,石涧仁简直都信到命里去了。

    赵倩眼睛亮了亮,几乎是蹦跳着回去端出来的,还带了几个碗,石涧仁就端着热水盆走前面,主动去问这些明显披星戴月赶路过来的当地人需不需要喝水,果然看着颇为凶悍的山民有些憨厚或者不好意思的伸手接过碗去舀着喝,而且现好像温温的热水喝了的确更解渴。

    等两人一圈走下来,赵倩脸上飘动着兴奋和劳动后的红晕,好像有点理解石涧仁那种帮人的成就感,石涧仁却提醒她:“两百八十多人,应该来自于三四个不同的少数民族,其中有些穿着打扮服装很有特色,你注意到没?”

    女大学生才哎呀,立刻就把碗塞给石涧仁,自己转身跑回去重新给自己增加这个考察项目。

    石涧仁很有闲心转悠回来,盆子里还多了不少山民硬要塞给他的东西,别人原本是几十里路带来想换钱的,就因为那点热水的关怀,心存感激的回报。

    说起来这些山里人保有更为淳朴的民风。

    可走回招待所,站在木廊上的赵子夫正定定的看着石涧仁,若有所思。

    而庄胖子一贯这时应该在酣睡的,估计被赵倩跑动惊醒了出来,心有所图的拿着篮球故意在篮板边投篮!

    显然就是在姜太公钓鱼,还别说,真有几个年轻人过来好奇的看。

    石涧仁回去厨房开始收拾这些小块的肉跟各种野菜瓜果,再弄了两条鱼来炖汤,一大锅汤,招待所的工作人员打着呵欠过来看见有些疑惑不解,又有些讥讽的走开,可能以为他想卖钱。

    其实整个集市并不很热闹,这些山民很有默契的蹲在各自的地方,相互交换东西,有猎物比较多的,有谷物蔬果比较多的,很熟稔的相互以物易物,最忙碌的是一群带了不少草药的,有些赶集人就是带着病来的,治疗以后用肉或者别的什么付账,然后其他人几乎都在跟小卖部打交道,卖东西给那里面的两三个人,然后换成盐巴、卡、肥皂之类的简单生活资料,装进背篓里。

    但似乎都在等着什么,没人完成了自己的交易后就离开,静静的用山里人特有的蹲姿蹲在各个角落,小声跟自己的同伴聊天,很明显今天的话题不少都集中在那个穿着蓝白渐变t恤的男子还有淡蓝色衬衫的城里姑娘身上。

    石涧仁有种山里人熟悉的味道,虽然这衣服款式是外面的,却都知道是月亮湖的东西,所以一点都不排斥他,特别是当他端着一大盆鱼汤出来请这些开始吃干粮的山民随便喝时候,对他的善意和笑脸就很多了,还有些男子热情的起身拍他肩膀甚至拍胸口,不多说什么,光眼神大家都能明白,相互都不计较,也没人给石涧仁东西了,特别是他把一些弄好的菜肴也端出来放在屋角石台上,很多人都好奇的过来尝尝,这回有几个年轻的少数民族姑娘还挤在一起害羞的近距离观察他。

    仅仅就是释放善意的帮助人,有无数次山里赶集经验的石涧仁很清楚山里人的疾苦需求,他也乐于这么做,起码让别人有一天好心情都很满足,但让他惊讶的是,赵子夫居然慢吞吞的下楼来跟在他旁边,有些笨拙的伸手端菜肴盘子,但是他做出来就不是那个味儿,就跟端了盘狗粮施舍一般的居高临下。

    真的,可能就是神态或者动作上的细微差别,赵子夫的行为没有得到一点点的回应,那些山里人诧异的看看他,都绕开。

    越是原始的地方,对于那些本能的情绪感应,就越为敏感。

    然后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动机轰鸣声音,然后几乎所有山里人都面带期待目光站起来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