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83、明媚的山野风景,说吓人就吓人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如果用邪教来解释传销,石涧仁就比较容易理解这种新瓶装旧酒的现代产物了。

    越是社会底层,饱受欺凌的弱势群体其实越容易在传销组织内找到归属感和尊重,石涧仁天花乱坠的忽悠垮掉这个眼前的传销团队,就是对方自己还没把这点吃透。

    社会越来越讲究适者生存,过度的贫富分化,信仰道德缺失,才是传销能在赵子夫这样的人身上兴起的重要根源,他们没法在正常社会里面竞争,误以为这是条路。

    躺在草垛上,睁开眼的石涧仁思忖着这些问题,但不是很绞尽脑汁,大的社会问题不是自己操心,先试验一下眼前这两位的心态转变,才有利于未来的路。

    好久都没有嗅到这种纯粹的干草味道,懒洋洋的躺着就不想起来,可只是看看天上的日头已经偏西,石涧仁还是翻身,然后看见赵倩正安静的坐在不远处的屋檐下石板上,身子小小的弯腰伏在膝盖上,仿佛一拢就能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手里拿着块小石头在青石板上勾勒什么,她旁边就是三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老太婆好像跟她还有点什么交流,再看远些,赵子夫坐在林业招待所的二楼木走廊上,背靠墙壁就跟那些传销者每天下午基本都无所事事坐在各自的家庭里一样的动作,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

    庄成栋则靠躺在另一个草垛上,比石涧仁更懒散。

    实际上石涧仁的动作都在他们的视线中,等到石涧仁跳下草垛晒谷场旁边的土坎,朝着临近几层梯田下的浓密树林走下去的时候,偶尔一回头,现赵倩歪歪扭扭的也顺着小路艰难的走下来,幸好她一直穿着运动鞋,也没那么娇滴滴,虽然中途不停的滑倒坐在地上。但还是能坚持勉强跟下来。

    石涧仁没等着一起,但尽量在前面把路线踩得更踏实一些,上山容易下山难,本来就在半山坡的居住点。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山涧沟渠里,赵倩又比石涧仁晚了大半个小时,这段时间里石涧仁已经娴熟的趴在湿润的溪流岸边,用手温柔的顺着水草间徒手抓住了五条巴掌大的鱼,这会儿正用岸边茂盛的芦苇杆编织鱼笼。半米多长的大肚笼子一头打了结一头却有个反折的喇叭口。

    赵倩从茂密的灌木丛中摇摇欲坠出来,就看见那几条白生生的鱼排在几张大叶子上,顿时有些惊喜的多了几分力气:“呀,鱼……”可刚快走两步,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体力透支的状况,一下坐在地上。

    石涧仁却现她从露面开始就满脸的泪花:“受伤了?”

    坐在地上的女大学生可怜兮兮的抬起右手:“抓一根树枝的时候,被刺穿了,现在还疼……”

    石涧仁看了看,招招手让姑娘更近点,把那白皙的手掌反捏着。姑娘立刻眉头一皱,痛得差点叫出来,但忍住了,因为看见石涧仁另一只手拿了俩石头,很薄很锋利的石头,口中还若无其事:“你跟着下来干嘛?不是看你在跟老婆婆们画点什么?”

    赵倩终于想起自己的初衷,抬起另一只手:“给我点钱嘛。”说得理所当然,估计是自暴自弃了。

    石涧仁笑了:“哟,你打算违反规则,我都不准备再花钱买吃的。”

    赵倩却摇摇头:“不是吃的。那几个阿婆说再往东十多公里外,有个月亮湖,那里有个寨子,我准备明天一早就过去。到那边去买点东西。”

    石涧仁意外:“买东西?你跟洪老师她们在商场逛街逛到这山里来了?”

    赵倩赶紧解释:“这里是少数民族聚居区,也是美术学院每年固定的民俗采风地区,以前有听高年级的师姐师兄说过这一带,这里是蜡染刺绣什么蛮多的地区,上面那几个阿婆就是在做刺绣,她们说月亮湖那边的寨子还有几个很有名很厉害的婆婆。但是做的东西没人买,因为现在都穿城里人的衣裳,年轻人更不喜欢老东西,我去……”啊呀一声尖叫,原来石涧仁趁着跟她说话分散注意力,手上原本疼痛紧张的状态一放松,就眼明手快的拿那俩石片夹住了伤口上的荆棘给拔出来,估计还是有倒刺,疼得赵倩眼泪水又涌出来了。

    其实应该没有做过多少家务事体力活,白生生的手掌像削开的葱根一样柔嫩白皙,手指纤细修长,伤口上沁出来的血珠立刻变大,格外的殷红明晰,有点怯生生的想拉回去又坚持着等待治疗,更显怜惜。

    看得石涧仁心头一荡,却松开手:“自己吸一下,唾沫能帮忙消毒。”抬眼看见满是泪花的姑娘脸上,没有眼线,没有腮红和唇彩,眉毛淡淡的,却又显得很娇柔,脸蛋嫩到让人有想掐一把的冲动,这肤质真是不错,反正石涧仁脑海里就飘过那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使劲拍了拍后脑勺,似乎才把这句话拍出去,转过身来继续编织自己的东西:“为什么要买这种东西呢?城里的衣服不是蛮好看的么?”

    含住了自己手指的姑娘有点含糊:“那是艺术品!”

    石涧仁略微诧异的转头:“艺术品?不就是山里面山村野夫做的粗糙玩意儿么,算什么艺术品?”他对于艺术品的概念还停留在书画作品,精雕细琢的东西上,自己都是山里长大的孩子,这山里有什么艺术品?

    赵倩竟然翘着鼻子笑了,好像自己难得有机会教导石涧仁:“现代文明越多,传统技艺就被压得越少,其实好像书法就从原来读书人每个人都要会,到现在真的成了门艺术,好多年轻人都是写得歪歪扭扭,只习惯用电脑打字了,但你擅长的书法已经算是很幸运了,很多古老的手艺只能慢慢失传,传承下来的都充满了艺术味,中午刚刚到,我看见她们做的刺绣就感觉好看,听说月亮湖那边的寨子还有蜡染、扎染和土布、染布,给我点钱,让我去买点嘛,我很喜欢这些手艺……”说到这里,居然有些撒娇的鼻音。

    石涧仁恐怕就是看不得好看姑娘撒娇,当初耿妹子不脾气的温柔一逮一个准,纪若棠的笑眼更是屡屡得逞,所以无奈的放下东西:“我真搞不懂你们学艺术的,山里的布有什么值得收藏,还有一千多块,我们留点当回江州的路费,一千块给你够不够?”

    其实他也没现自己有些溺爱的口吻。

    赵倩娇笑着跳起身,拿了一半:“五百块应该够了,我会讲价……你在干什么?”

    石涧仁继续:“做鱼笼啊,做好了就这么卡在小溪里,明天下来直接收就有鱼了,而且能留在里面的就肯定是大鱼,烤鱼加红薯,营养也不错,对不对?”

    赵倩小心的蹲下来欣赏一下几条鱼,由衷的赞叹:“你真能干!我帮你去采点这个草?”

    石涧仁递过石片:“用这个割,就是这种小指头粗的就行。”

    有人帮忙,石涧仁的效率就大大增加,只需要坐在那编织就好,大半小时完成了不要求精美的鱼笼,在赵倩颇有些雀跃的旁观下,用石头把笼子压进水底,然后抬起头看女大学生:“你就在这里玩会儿还是上去,我……到那边洗澡去。”这本来就是石涧仁下到溪边的两大目的之一,在上面勉强能看见溪流,但下来穿过了中间的树林才惊喜的现溪流在前面转角的地方有个深潭,晒了一天的阳光,这会儿太阳要下山,水温正合适。

    昨天还嫌小布衣有味儿的女大学生有点脸红,但蹲在溪边无意识的拿手玩水:“等你……一起,你别走远了,有点怕。”

    的确是,山里太阳当头的时候满目青翠,可只要阳光西斜,那种荒野寂静的感觉就迎面而来,特别是旁边刚才穿过的原始树林几乎茂密得遮天蔽日,走在里面连中午都暗暗的看不太清楚,更别说现在,山风一起就听见树林里呼啸的……松涛声这会儿可有点像鬼叫,让赵倩立刻跳起来,朝着石涧仁这边多走几步,自己吓自己的肩膀都有些缩起来了。

    换做知情知趣的男人,这会儿展臂揽住女孩儿那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小布衣皱皱眉头还抱怨:“早知道你不上去,我就先洗澡了,我到那边大石头后面去洗,你别过来啊!”

    实在是耿妹子和赵倩在这个问题上都吓唬过自己了。

    女大学生对他做个鬼脸皱鼻子:“谁稀罕看你!”可等石涧仁转到大石头后面,赵倩还是偷偷摸摸的过去趴石头上,实在是看不到他,自己一个人站在这林间溪边,实在是有点瘆人!

    那阳光下明媚的小风,这会儿就变成了阴风阵阵。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