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82、重新体验最熟悉的生活
    当然身在远方的耿海燕也开学了,纪若棠也开学了。

    和耿海燕完全在经历一种全新的生活不同,纪若棠肯定觉得眼前的课程无聊透了。

    对于这所私立外国语学校的学生来说,家庭条件较好的基本都奔着出国,家长们送到这里来就是图个外语环境,另外帮助孩子提前适应这种寄宿生活的,但无论高中还是初中,调皮的男生和情窦初开的女生偷尝禁果的行为,其实跟码头上耿海燕那些小姐妹的经历没多大区别,在这个年纪的孩子没体会到人生方向的时候,有钱没钱都会胡乱的散播荷尔蒙,但显然纪若棠不是这样的。

    她无比清晰自己在干嘛。

    她确实有个好母亲,不光是给予了她优渥的生活基础,还包括在这个青春期给了她正确的引导。

    事情简单得顺理成章,第二天专门前往江州大学外的有间奶茶店,和林岳娜坐了一小时,那胖姑娘就把所有关于石涧仁到桂西去解救赵倩父亲的事实和盘托出,在林岳娜的眼里,石涧仁就该配得上纪若棠这样的家世条件,也才能让自己跟随的平台越来越高大上不是?

    言谈之中已经颇有把纪若棠当成老板娘的态度,早就把老板耿妹子给忘了个干净,至于赵倩,人家不是早早的主动把自己放在被包养的小三角度了嘛。

    同样的情况在纪若棠下午去拜访洪巧云的时候重演了一遍,著名女画家当然不会谄媚一个地方性集团总裁女儿,但石涧仁有这样的女朋友或者妻子,那才是她觉得理所当然的吧,还生怕纪若棠误会石涧仁和赵倩、耿海燕有私情,从头至尾细细的把自己了解的关于石涧仁那些个不跟女人谈恋爱的态度讲了个通透,她跟研究生上课都没这么认真,至于能帮石涧仁加分的那些个师承关系,他为什么要去当棒棒,为什么要做模特。为什么要做奶茶店和盒饭公司,嗯,能指望两个女人坐在一起,特别是面对纪若棠这样笑起来就清澈入心扉的少女面前。还能保守啥秘密么?

    洪巧云专门把糖糖拉着到自己的新画幅面前讲述了自己跟石涧仁的故事,点点滴滴她都说。

    纪若棠才惊喜原来自己看中的男人真的是有多么出色,晚上回家跟母亲讨教的时候,连纪如青都有些吃惊了。

    当妈的笑着摇头:“怪不得他那么有底气的说自己是专业的,原来他才是那种真正应该站在大人物背后的谋士。就算不能跟他有男女关系,糖糖你也要学会把这样的人才牢牢的握在手中,必须!”

    纪若棠肯定:“我绝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女人!现在想起来,他真是从来都没有对我撒过谎,之前那个码头上的女孩儿那么追求他,他都不为所动,更不会随随便便上床,比比我们学校那些男生吧,就凭这个就知道他有多难得了!”

    纪如青又撑下巴出神的看女儿神采飞扬:“但妈妈告诉你,爱情不光是欢笑。还有很多忧伤和痛苦,如果你不把感情当成生意来经营,只是纯粹的傻乎乎去爱,最终也很容易受伤哦。”

    纪若棠虚心的撒娇:“妈妈教我……”

    纪如青居然说:“那我先买盒杜蕾斯放你书包里,记得提醒他用。”

    哦,有这样的母亲也真是没谁了,所以纪若棠回到学校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学习,试着偷偷给石涧仁打电话,现在当然是用户不在服务区了。

    而同样是父母,赵子夫却基本都是冷冷的旁观。

    主要是指他的表情冷漠。相比石涧仁面对漂亮好看的姑娘强行让自己装着冷漠不同,赵子夫的冷漠是由自私延展出来的真正冷漠。

    石涧仁到几乎没人住的林业招待所要了一间二楼的房,赵倩住里屋,他和赵子夫还有庄胖子住外面。女大学生是能够把门栓住的。

    中午石涧仁到小卖部去转悠了一圈,现这里的生活架构是自己最熟悉的,就乐淘淘的转换成山区生存模式。

    先花了十几块钱找街上的几位当地人买了些红薯和熏肉,再加上些土豆青菜和佐料,回到招待所借别人的灶台,娴熟的连蒸带煮。搞了两三个香喷喷的菜肴,加上煮好的红薯作为主食,用小盆装了放在桌面上,最后到小卖部沽了一斤当地人自己酿的米酒,才让帮忙的赵倩去请她父亲来,至于庄成栋则是等到这边酒杯都端上,才一身尘土满脸怨愤的勉强支撑着抵达。

    没有接受过普通社会教育,也没有被现今社会影响的小布衣做事的确经常都出人意料,端起瓷碗的米酒,面对两个脸色都很不好的食客他若无其事:“住在这里的房钱我会先给付了,你们要住多久都行,但是饭钱就没有,招待所后面墙边堆了五十斤红薯,你们饿了自己去煮来吃也饿不了肚子,至于酒肉之类的,有本事自己去想办法,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没义务帮你们啥都承担。”

    刚刚艰难抵达的庄成栋又要骂人:“是你把我们带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的!”

    石涧仁平静:“那也是我把你从传销组织的非法拘禁中把你带出来,两相抵消,如果你打算从这里离开没人拦你,客运班车大概还有五天会来,车费到最近的县城九块钱。”

    帮厨的女大学生有些吃惊:“我……我也只能吃红薯?”

    石涧仁的确没有给予包养小三的待遇:“对啊,我都一样,这是最后一顿有油水的饭。”

    赵倩现自己竟然没什么生气的,可能从选择当小三的那天起就有这种待遇的觉悟了?赶紧吞了一口口水就吃肉,还给自己的父亲先挟了一大块肥肉,其实根据她的观察,父亲明显瘦了不少,好在精神状态还不错,就是眼神恍惚。

    赵子夫若有所思慢吞吞的吃,不说话。

    庄成栋好像现石涧仁真是个说到做到的怪胎,二话不说也抓起筷子猛吃,就石涧仁慢悠悠的就着那米酒享受,说实话下山半年多,他基本上都没喝过外面那些粗制滥造勾兑出来的酒,还是这山里正儿八经的酿造酒才对他的味儿,抿一口吃块肉,最后舒坦得蹲到板凳上一点掰着蒸熟的红薯蘸盘子里剩的油,都能吃得心满意足,还哼唧。

    赵倩毕竟还是跟他一起吃过无数顿盒饭,有些诧异他的跟往日不同,挺新鲜,但还做不到在自己父亲面前给他挟菜之类的,只会偷偷的看,石涧仁问她喝酒,也连忙摇头拒绝了。

    所以那一斤米酒,基本上都是石涧仁和庄成栋喝掉的,赵子夫只浅尝即止的喝了一点点,其实对于传销组织中下层来说,就跟无数的邪教一样,那都是一种类似清教徒的苦修状态,酗酒、赌博、、偷盗之类的恶习其实很少出现在传销人员身上,他们总是认为自己正在朝着人类精英的方向展。

    于是午饭后,石涧仁更让赵倩目瞪口呆的竟然随意的躺在招待所外面的干草堆上,晒着太阳就呼呼大睡了!

    跟个普通山民完全没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