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76、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南辕北辙
    当石涧仁深陷传销团队的时候,已经觉得过24小时都没联系他的纪若棠终于忍不住了,洗过澡美美的躺在床上,先预热的自己横着翻了几下咯咯咯的笑,然后才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除了刻意冷战的时间,几乎每天晚上纪若棠都会给石涧仁打电话东拉西扯几句,鉴于今天听说新开学以后,学校就会收缴所有的移动电话不允许学生影响学习,女高中生准备用这个作为开场白给石涧仁先抱怨下。

    可拨打的铃声响了起码五六声才接通,然后里面犹豫而怯生生的传来个女声:“喂?”

    纪糖糖的怒气值立刻飙升:“谁?!你是谁?!”其实就算一个字,聪明如她还是听出来绝对是那个不声不响的女大学生!

    赵倩却啪的一下立刻就把电话挂掉,再等气得手抖的纪若棠再拨打过去,那边就始终关机了!

    这下简直跟捅了马蜂窝一样,一贯能在瞬间平息情绪的纪大小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了好多圈,还是没能说服自己,那就换上运动鞋到外面小区里去跑步,足足跑了一个多小时,看见母亲的那辆宝马轿车回来才颇为委屈的站在家门口迎接。

    出席了一个酒会颇有些微醺的纪如青看着香汗淋漓的女儿,她多能察言观色的:“怎么?又有什么不高兴?”

    帮母亲接过了手包,挽住胳膊嘟着嘴的纪若棠抱怨:“他说去出差,可电话打过去是个女孩儿……”

    纪如青居然听得兴致勃勃:“然后呢?就因为这么一声喂,你就气愤了一两个小时,当然你用运动代替了怒,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可实际上呢?整个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你了解到了么?会不会是那个女孩儿偷了他的电话,又或者刻意设计让你误会,你就一厢情愿的认为他在背着你跟别人厮混?”

    纪若棠表情立刻阴转晴!

    纪如青摊开手:“虽然我是你的母亲。但我敢肯定的说,他不会……以他的性子,他如果要去厮混,肯定会给你明说。对不对?”

    做女儿的已经高兴得跳起来:“对!”

    纪如青完全是在培养下一任总裁:“我跟你说过无数遍了,透过表象看实质,拨开外面的伪装和迷雾,才能找到真相,你一贯都能冷静处理的。为什么偏偏面对他就这么笨呢?”

    纪若棠自己都讪讪的撒娇:“妈……你知道我笨嘛……”

    纪如青严格要求:“那就去了解啊,你知道他的生活圈子,工作圈子甚至居住地,为什么不自己去了解呢?没有调查权就没有言权,你难道忘了?”

    纪若棠简直跃跃欲试的打算马上就出,当妈的拉住了她:“我还跟你说过什么?节奏感,分寸感,当你急急忙忙失去主动以后,那就基本阵脚大乱的投降,你想做个失败者?”

    做女儿的简直聚精会神!

    同样的。石涧仁这边也是聚精会神。

    对于这么个新来者,一连串程序有些迫不及待的展开。

    打着保证安全的旗号,检查了石涧仁所有随身物品,现除了几百块钱以外,没有任何通讯设备以后,赵子夫成了他理所当然的领路人,这时候还没收缴石涧仁身上的现金,肉已经在锅里就不着急了。

    先参观住处,空荡荡的房间里打着地铺,虽然有些异味。但还说得上整齐,每套两室一厅的房屋里,基本都呆着十多个蓬头垢面的传销者,男女老少都有。带着一股莫名的狂热认真集体学习,但是只让石涧仁走马观花的看了看,没有任何交流介绍,只是让他感受一下人数规模,仅仅这么一栋楼就有数百上千人的感觉,然后到其他楼。

    这就开始串门。装修过的套间里条件都好很多了,基本是单人一个坐在客厅沙上接待新人,赵子夫作陪,到半夜十二点,连续拜访了五家,据赵子夫介绍都是成功的模范!

    虽然其中两个面无神采毫无过人之处,明显名牌西装也不合身,另外一个更是匆忙得不知道从哪里临时找来在房间等着演戏,连房间里的卫生间在哪里都不清楚,但石涧仁还是充满惊讶和好奇的欣赏了一幕又一幕,不过单独跟赵子夫在楼道之间穿行的时候,石涧仁除了表现得要赚大钱的兴奋,对赵倩和母亲的期望只字不提。

    因为赵子夫显然也在观察他,用更加细致的态度每时每刻都在观察他,这样的情况跟他谈什么亲情都是废话。

    而且两人穿行的过程中,时不时都有人在阴暗的角落和赵子夫窃窃私语,全程都有人在暗处盯着。

    但特么漏洞多得石涧仁都不知道这些人怎么能骗人的。

    总之这晚间到达的第一天,赵子夫压根没提要交钱的事情,就是带着到处转悠,到处展示规模和成功人士的富有,有两次上楼前还刻意指了指门口的别克轿车说是金领级的经理都有。

    可专业司机只顺手摸了摸引擎盖,那热的状态分明就是刚刚开过来放在那的道具,跟楼上故作逍遥的“经理”半点关系都没有。

    整整一晚都是鬼话连篇,换做真的什么都不懂的人来到这里,精疲力竭到睡觉的时候,估计满脑子已经都是财的念头,但石涧仁看看寸步不离就睡在旁边的赵子夫,很想给赵倩说一声,你爹病得可不轻啊。

    这基本都是洗脑的第一步,先得尽量把对方脑子装满,满得有些成浆糊一样,才能把以前的东西混淆模糊掉,接下来才是清洗。

    从第二天开始,又先是一连串的拜访串门,这回就增加了几个办公场所,又是一连串的成功人士,石涧仁终于知道了这个什么国际连锁机构的名头,听着能把山里人吓死的那种架势,他也顺势做出了吓一跳的激动反应。

    不过除了其中一个四十多岁自称银领级别副总的女人,他感觉应该是实际上捞到了收益的实权人物,其他所有总经理董事长什么董事会主席,都是些穷人在演戏!

    赚到钱的成功者是纪如青那样的气场,宋青云的意气风也不是随意可以装扮的,在他眼里这种差别清晰得要命。

    更有可能是面试,觉得这个看起来少年老成的年轻人可以了,中午吃过一碗土豆饭加一丁点肉末,连午休都没有,石涧仁立刻投入到学习中。

    顺便说一句,石涧仁注意到自己吃肉末土豆的时候,赵子夫居然在咽口水!

    二十多个新来的坐在一起,近乎于粗暴的就从喊口号开始,又唱又跳的领头人倒腾了十多分钟,才开始摸出一本皱巴巴的软面抄,强调这就是奉为商业圣经的公司精神:“现在就开始抄!每天第一件事就是先抄一遍业务圣经!一个字都不能错,连标点符号都不能错,为什么,我告诉你,商业圣经四千二百九十五个字,每个字都有它的含义,每个标点符号都有它的道理!你错一个字、错一个标点符号,意义可就完全不同了!”

    嗯,石涧仁用了一个半小时,就把这文辞粗陋、错字连篇的四千二百九十五个字倒背如流,这时候他眼里的兴奋是真的。

    因为从表面上看起来,如果不是他有全面的学习过直销跟传销的书籍,这些反复强调人生价值,强调人生励志的口号文字,真的跟他站在王汝南的追思会上最后说的那番话有异曲同工之处。

    真的非常能蛊惑人心并调动积极性。

    让绝大多数参与其中的人都觉得自己真正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开始做有意义的事情!

    不过传销这事儿就是打着极为励志的旗号,却走了一条错误的方向,真正叫做南辕北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