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75、这算不算卖队友
    没有人生来就是勇士,哪怕是英雄,胆量也是一点点锤炼出来的,只是有些人可能傻大胆,有些人想得越多,忧虑成分越多就越容易胆怯。

    根据石涧仁最近翻看心理学方面的书籍,以色列科学家现大脑中产生胆怯恐惧心理的时候,某个区域的脑细胞就会开始活跃,活跃程度较高的人会勇敢面对,相对较差的人选择逃避,所以加强刺激提高活跃程度可以克服胆怯恐惧。

    赵倩就很明显是对熟悉的环境和人神色言语如常,稍微陌生和有挑战性就产生向后躲避的心理。

    只是她自己没现自己对石涧仁的态度也越来越放肆而已,包括连他剩半块鸡蛋糕都毫无心理障碍的吃得不亦乐乎。

    小布衣现自己真不能完全说服驾驭这个充满艺术气质的大学生,他就懒得费力去说教了:“总之我就是提醒你,你性格上胆怯的问题,可以解决,随时都尽量强迫自己向前一步,勇敢点,也别太三思而后行,犹豫不决就会产生更多忧虑和恐惧,我就说到这里……婆婆,我看怎么生意不算很好?”

    已经心满意足吃完鸡蛋糕的赵倩诧异的现石涧仁说话居然带点桂西的腔调,虽然不是本地土语,但刻意的音特征感觉起码也有这个省的亲切感,让那个老婆婆笑得很和气:“生意很一般哦,这两年游客没那么多,尽是那些害死人的做生意!我的孩子都出门打工去了,就我这么个老太婆一个人找点钱。”

    端过两碗牛肉粉西里呼噜的吃完,石涧仁分秒间衡量一下,就当机立断的把赵倩卖掉了:“我们也是来打工的,能不能让我妹妹先在您这里帮工,不要钱,就跟着您吃住做事,等我找到工作就来接她走,要不我给点伙食费和住宿费也行……”

    赵倩睁大眼。看老婆婆好奇的答应下来,石涧仁摸出自己的移动电话和银行卡现金递给她:“等我来找你之前,千万不要离开老婆婆,本地人是你最好的保护。比我还安全,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本地人,等我的电话……”

    说完竟然起身就走!

    完全想不到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以后分别来得这么突然,赵倩嘴里还挂着片牛肉,使劲咽下去:“你……我……”

    石涧仁想起什么的倒回来一步:“怕。就回去,但如果不想变成你母亲那样懦弱得只想去跳河,那就尽量改变自己,照顾好我的棍子,千万别掉了,不然你就欠我十万块,对了,要是你能把那鸡蛋糕的手艺学到,我给你抵债!”他当然没什么版权意识。

    赵倩还没反应过来这什么棒棒居然值几万块,石涧仁已经空着手轻松的消失在街头。

    端着牛肉粉站起来的女大学生有些目瞪口呆。又有些难以置信。

    就好像自己出人意料的主动把自己卖给了对方,对方的反应一个接一个的让自己更出乎意料,感觉石涧仁就是故意把自己带到这个举目无亲又凶险万恶的地方来,扔在这个老婆婆手里就跑了!

    要不是自己兜里手里还各有几百块钱,随时都能离开这座城市,赵倩真的要以为自己是不是被人贩子给卖到这里来,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帮别人数钱了?

    呆滞中更多是心里突然一下就变得空落落的,这两天好不容易得到的一种安全感和如释重负,突然又变成不知所措!

    正好这个时候有几个人在旁边的小桌子坐下来:“老板,四碗牛肉粉。再来两份牛蹄牛筋和四瓶啤酒……”

    赵倩一激灵,连忙放下手里的大碗过去给老婆婆帮忙。

    得益于在奶茶店里干过不短的时间,更参与了营业员手册的整理,动作娴熟到位还是没有任何漏洞的。连当地食客都对这个娇柔的小姑娘说谢谢。

    老婆婆更是坐在摊子边轻松多了:“这个,切肉还是我来吧,一看你就没怎么用过刀,收拾碗筷就好……”

    开始进入角色的赵倩心中稍定,只是从这一刻开始,她就多了个时不时转头看那边街头的习惯。

    就好像被父母故意扔到幼儿园的孩子。随时都在等待父母来接自己回家。

    真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心目中的关系已经重要到如此地步了。

    而那个重要的人默默穿过街道,走过那座还有些当地人散步的大桥,走到新开区的广场雕塑下,这个几乎所有被骗进传销组织的人抵达的第一个接头地点处,石涧仁才站了一分钟,就有好几个人装着若无其事的过来询问:“你是哪家公司的?”“你是来投亲访友还是做生意的?”

    石涧仁都满脸憨厚的笑容:“我姓杨,找赵子夫,我是赵叔叔叫我来做生意的,他约我在这里等着哩。”

    不到半小时,石涧仁就见到了赵倩的父亲,面相就跟他女儿有那么几分神似,方正清瘦甚至有点文雅,特别是同样的面带愁容苦相让石涧仁很肯定。

    虽然已经使劲堆起笑容,可尽量拉得平展但仍旧很廉价的棕色西装暴露出了窘迫,衬衫没有领带却扣到了脖子上,头梳得格外整齐光亮,远远亟不可待的跑过来,等看见人又刻意的放慢度,似乎摆出了成功人士的架子踱过来,只是看看他前呼后拥的被七八个男人警惕围着,石涧仁就清楚想一手拽着他跑不太现实。

    更不现实的就是赵子夫眼中透露出来的神采,茫然、狂热中把石涧仁就看成一叠钞票的兴奋,估计石涧仁想拉着他,会反被一个趔趄拽到地上去。

    至于赵倩想象的过来跪在父亲面前哭诉求他回家,那就更是天方夜谭了。

    因为石涧仁刚刚说了自己是从县城里面听了父辈说赵叔叔在这边做大事业,偷偷过来投奔的,立刻就被这群人裹带着离开广场!

    没有生拉硬拽,每个人脸上都挤出来生硬做作的笑容,但死死的围住了小布衣,坚定有力的推着他走进旁边一座有十多栋楼的小区。

    普通的楼盘住宅小区,和石涧仁最近当棒棒为临时雇主提着东西进去的那些小区没什么两样,但现在走进来的感受,这特么就是个监狱!

    没有高墙电网,没有荷枪实弹,但是那些满脸诡秘转悠在楼下的人,交错时候脸上神秘的表情和眼色,到处都透着一股邪乎劲,而且赵子夫显然就是其中一个,好几个擦身而过的人都在对他挤眼睛,就算看不见赵子夫的脸,他的回应也反射到这些人的脸上。

    又一头被宰的羊子给拉到屠宰场的感受。

    还好小布衣心态坦然,更没有半点慌乱,装着没看见这些眼神,直到转到一栋楼前时候,突然从二楼奋不顾身的跳下一个黑影,不顾噗的一声摔得沉重,爬起来就要奔跑,楼梯上兵荒马乱一般冲下来一群人,和赵子夫身边又分出三四个一拥而上,腰间抽出的皮带,加入楼上提下来的棍棒,毫不客气的招呼到对方头上背上!

    那高声叫喊的:“你们这群骗……”就突然一下被卡在了嗓子眼里,后面冲过去的人还非常刻意的排成人墙,正好挡住了石涧仁好奇的视线。

    赵子夫已经伸手拉住了他转换方向……

    这样一个已经沉溺其中的骨干分子,真的能带走?

    小布衣表示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