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72、纠结小事情是分散注意力的好办法
    合理的线路最大的弊端就是当两人抵达邻省一个二级城市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2点过,就好像前些天差点经历过的一样,赵倩真的要跟石涧仁坐在火车站候车室里等到天亮才有跨省长途汽车。

    其实从下火车开始,不停有中年妇女来招揽生意让他们去住旅馆,两人很有默契的都没回应,可看看火车站门前就是长途汽车站,出门在外经验比石涧仁还丰富点的赵倩决定在火车站坐过这几小时去,石涧仁刻意的只随行不做声。

    下火车的时候,石涧仁就把看完的那本书扔掉了,换上第二本直销战略。

    晚饭是赵倩到火车站小卖部买的面包,还泡了个桶面给石涧仁,然后就着茶水桶接的开水进餐。

    石涧仁一声不吭的真有买主派头,吃的来伸手,喝的来端杯,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书本上。

    相比江州那个可以容纳上万人的广场候车大厅,这个没什么出名的小城市车站最多几百人规模,等赵倩把最后一点面包收拾了,才现整个空荡荡的候车室里,除了几个叫花子在席地铺开,就只有他俩了。

    连小卖部都关上了窗户,而浑浊的车站玻璃大窗外就是一片漆黑,偶尔闪过的灯光都是货运车辆。

    如果换做自己一个人,早就吓得紧张万分,可这会儿赵倩竟然悠闲的背着手走到玻璃大窗边去看了看外面,瞭望遥远的城区也不怎么热闹的灯光以后,才小小的遮住嘴打个呵欠,转头看那个让自己莫名安心的身影,悄悄的坐回去。

    蓝色玻璃钢座椅是分了人位的,这让赵倩有点为难,一排七八个座位,坐两头肯定太生疏了,万一有坏人来还以为不认识呢,挨着坐……最后她隔了两个座位。想想再坐近一格,抱着自己的牛仔包开始打盹。

    但显然这样的睡姿还不如叫花子睡地上舒服,不一会儿脖子和腰就有些酸疼,已经有些睡意的姑娘偷看那个似乎一动不动的身影。选择把牛仔裙往两腿间压压收起腿,横躺在椅子上。

    可单个座位似乎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在候车室睡觉,根据屁股形状制作的玻璃钢成型座椅边缘翘起,不是硌住腰就是屁股,肩膀胸侧好像也不舒服。女大学生躺在那纠结的调整了好久,都没找到个舒服的姿势!

    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翻身都会觉得格外疼,赵倩现不光自己的瞌睡虫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似乎连父亲传销的事情都变得没那么压力山大,就是这个让自己睡得不舒服的座椅才恼火万分!

    有时候脑子里面想得单纯一些,真的要轻松不少。

    满脑子都是这个讨人嫌的座椅中,忽然灵机一动,把怀里的牛仔包垫到其中一个座位上。垫平了边缘的翘起,果然不硌人了,欣喜万分的姑娘左右看看,满脸讨好的笑着伸手试着去抓石涧仁的包袱,石涧仁瞟一眼没反应,她就高兴的抓过来再垫一个座位,自己蜷起来就能基本感觉不到边缘,而且之前的硬邦邦也成了有软垫子,舒服极了!

    二十岁的赵倩从没觉得这么满意过,自内心的嘻嘻一声躺好。却立刻现新问题又来了。

    垫高了身体,头就基本上掉进下一个座位里,无论侧躺平躺,脖子基本都是往下耷拉着。难受极了!

    已经走上了钻牛角尖寻求舒适睡姿不归路的姑娘这会儿要疯!

    再看看周围啥都没有,最后还是选择把两个垫子挨着石涧仁,干脆把自己的头放在他的大腿上,脖子顺应大腿的弧度,好像天造地设一般完美!

    嘿嘿嘿的自己笑几声双手抱紧了胸口,似乎在抵御夜间的降温。就长出一口气眯上眼睡了,在急于睡眠的姑娘脑海里,终于忘却了父亲给自己带来的忧伤,满足于眼前这一点点成就,更满足于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石涧仁无奈的看着自顾自折腾好一阵才睡觉的姑娘,摇摇头继续看书,也唯有这样带着密集知识灌输的行为,才能抵御住瞌睡,这让他略微纳闷,这姑娘怎么就不选个旅店呢,但自己特别把旅程安排交给她就是要锻炼她的,这会儿也只有无奈的承受了。

    其实小地方还真没什么流氓恶少,整个夜晚除了两班十多个人下车的列车过站,没有任何动静。

    话说这三更半夜还来这里干点啥的,那得有多敬业,所以当石涧仁堪堪把第二本书看完的时候,窗户上已经投进了曙光。

    赵倩睡觉并不安生,有点叽叽咕咕的梦呓,而且多次翻身,最终选择面朝石涧仁的小腹,几乎把整张脸都埋在他腰间,舒舒服服的才熟睡下来,浑不觉得这个动作距离石涧仁两腿间有多近,要不是强迫自己专心看书,石涧仁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心无旁骛的坚持下来。

    更何况那细细的胳膊还无师自通的展开抱在石涧仁的腰间,轻轻拉开,过一会儿又神出鬼没的挂上来,就好像墙上的藤蔓一样坚韧,搞得石涧仁连旁边座位摆着的水杯都只敢慢慢抿,减少上厕所的可能性。

    这会儿实在忍不住了,拍拍赵倩的肩膀:“差不多了,该你去买汽车票了!”

    睁开眼的女大学生赫然现满口呼吸的都是男人气息,眼前自己这无比亲密的交缠姿势,猛翻身又低头看胸口,结果现身上盖着石涧仁的衬衫,只穿着个短袖t恤的年轻人跳起来,顿时这条腿就麻了,只能单腿瘸着蹦蹦到厕所去,赵倩犹豫一下想跳起来去扶的,低头看看那黑衬衫,继续侧腿坐在临时垫子上有点呆。

    其实她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有点扭曲的动作,加上皱巴巴的衬衫和乱糟糟的头,还有迷蒙的眼神,该多么引诱人。

    使劲眨巴的单眼皮在回忆昨晚究竟怎么回事,但甚至连做了什么梦都一点想不起,就是睡得那么沉那么香甜,想到这还连忙悄悄撩起点裙边想检查一下,可在大厅里又做不出来,只好连忙提着两人的包也去厕所,顺便洗脸。

    一人吃了一碗肉末米粉,烫得整个人似乎都舒坦起来,扔掉第二本书的石涧仁上车又继续看书,但这最后一本也是看得最快的,毕竟也最薄,加上之前已经有了相当系统和全面的了解,再看着很轻松,最后打个呵欠把书本从窗口扔出去,靠在长途汽车座椅上打盹。

    这山间盘旋的结果就是,稍微多转几下惯性就让石涧仁靠到身侧去,坐了一夜他终究还是疲倦得很。

    八个小时的长途汽车,抵达铁林市的时候,年轻的男女完全头靠头挤在一起睡,其实后半截赵倩醒了都不敢动,托着石涧仁的头,慢悠悠的看外面陡变的地形地貌。

    撇开来这里的目的,如果真是两个恋人到这里来游览,秀丽的喀斯特地形,满目的山清水秀,赵倩看得有些出神,心里面乱七八糟的情绪竟然还有些愉悦感,分明自己这样悲惨的卖身遭遇不应该吧。

    就是单边肩膀要一直耸着托住那头,有点累,有时干脆双手托住头放松一下。

    可这么一接触,她又忽然现石涧仁头比以往都长了不少,难道耿妹子走了以后他就没理过?

    她这胡思乱想的劲头也算是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