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67、黑暗中的摇曳
    三个人默默的就这样在街对面的树荫下站了一个多小时,除了纪若棠和石涧仁偶尔用英语简短交流,赵倩一言不,石涧仁真是多次忍住了问赵倩吃午饭没,纪若棠的高跟鞋穿着累不累,心惊自己真的好像有点太习惯于体贴女人了,直到午后三点过,随着夏日午后的炎热慵懒度达到顶峰,好像店里的人少一点了,在林岳娜的招呼下,三人才回到店里。

    女高中生故意放慢脚步,观察女大学生会不会跟石涧仁坐在一起,却没想到赵倩直接就到了柜台后,跟那边的两三个营业员开始窃窃私语,好像真是一离开石涧仁的周围,她又变成那种叽叽喳喳的小女生,手舞足蹈的给营业员比划应该怎么做动作,连林岳娜匆忙端了两杯奶茶过来,也凑过去听。

    这让原本打算抢步坐到石涧仁身边的女高中生略显疑惑,最后还是坐到了对面,依旧用英语:“她一直在看你。”

    已经开始根据林岳娜整理出来的开店手册,挨个在完成项上批注的石涧仁不抬头,用中文:“假如你能避开感情问题的困扰,加上你现有的资源,未来无可限量,这句话英语怎么说?”

    哎哟喂,石涧仁这货非得加上最后那八个字,顿时让整句话的氛围都不同了!

    高手!

    纪若棠竟然难得的也咬了咬嘴皮,伸手温柔的把丝拨到耳后,轻轻的用英语说一遍,可最后也加上几个词“巴特,爱老虎油……”有点脸红,有点悸动,但更有深情的坚决。

    没想到石涧仁复述一遍到了最后几个词却不说了:“你这就让我很失望了。”

    纪若棠看着低头专注在文件上的男人,不怒不焦躁,只是明亮的眼睛慢慢蔓延出点笑意来,就那么静静的看着。

    她很有信心,也不着急。

    当然前提是没有其他女性来触及她那特别敏感的底线。

    赵倩似乎也再也没有过来打搅了。偶尔手绘的设计稿改动,还有关于目前店面的一些调整意见,她都在柜台那边弄好了,让林岳娜送过来。胖姑娘觉得好玩极了,穿梭其间。

    直到下午五点过,人流量又逐渐增加,石涧仁关于这间店的总结完成项也处理完毕,起身给顾客腾位子。目光在两位经理脸上扫过:“一块去吃个饭,你们也辛苦了。”

    很明显林岳娜纠结了半秒,还是站稳了立场:“我……晚上跟小洁还有阿光他们一起庆祝,两部车会把两边的人都凑到一起,你有空就来喝两杯,现在我不去了,谢谢赵经理和纪小姐的光临。”

    赵倩好像也有个犹豫,小声:“我也跟林姐她们一起……”

    其实这才是她以往几乎完全躲着石涧仁的反应,小布衣没觉得有多特别,点点头就和纪若棠走了。女高中生还有礼貌的告别,但看向赵倩的时候明显有打胜仗的傲气。

    留下女店员们终于意识到这个看起来就好有钱的姑娘是谁,赵倩和林岳娜不约而同的帮忙解释不讨论八卦。

    不过看起来有钱的两个人还是去了肯德基,纪若棠鼓励石涧仁用英语去点单,石涧仁在不少人的目光围观下坚持做了。

    依旧是英语对话加闲聊,石涧仁已经能比较熟练的掌握日常用语对话句式,纪若棠才开始推荐他可以扩大词汇量,于是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跟无数约会青年男女看起来差不多的俩人又转到了书店。

    这教育区的书店非常多,纪若棠显然也没有多少逛这种专业精品书店的经历。面对书架上琳琅满目的各种书籍有些惊喜,特别挑选了一些商业书籍,说今天看了奶茶店的经营,好像对商业有些感兴趣了。

    石涧仁除了买两本英语类学习书籍。就在心理学方面书籍的区域逛了逛,最后两人就干脆坐在书架之间慢慢的先看一会儿。

    好学的女高中生和小布衣这一看,就到了九点别人书店关门,好像经过了文字熏陶,纪若棠已经彻底摆脱了那些有的没的情绪,欢快的蹦蹦跳跳。让石涧仁很担心她的高跟鞋。

    直到两人坐上车少女才有些温馨的回忆,好像从小就没有父亲的印记,母亲是外国语学院的高材生,似乎在她刚刚记事的时候,就有这样陪着母亲在书店坐在书架下角落看书的零星记忆,可能这也造就了她喜欢看书的好习惯,但是随着纪如青开始抓住一个个机会搏击商海,这样的记忆就只能是记忆了,母女俩能坐下来聊天都是个多奢侈的事情,所以最近一段时间的亲近感受让纪若棠很开心:“妈妈说很感谢你,能够照顾好我,让她不用又当爹又当妈的严肃,心态上轻松很多。”

    说出这句昨晚母亲教的话时候,纪若棠专心看驾驶员表情。

    石涧仁今天一直保持冷漠状:“嗯,感谢就好,说好了计费的,二十块一小时,你算算这么多天该给多少钱了。”

    他是真心想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来,可看在少女眼里,就是装模作样的风趣,这得多有情趣个男人啊,立刻车厢里就回荡着银铃般的笑声,别提多开心了。

    石涧仁有点诧异这种反应,想给自己一嘴巴,后面就基本保持沉默,把高高兴兴的少女送回家,自己才步行出来,纪若棠让他把车开走,方便第二天接送,石涧仁都拒绝了,他有些亟不可待的想回家去看书。

    其实自从洪巧云带回来几本港台翻译的现代心理学方面的书籍以后,石涧仁真是觉自己的观相术其实是契合了这种现代专业的,如果要顺应时代变化,不再是让人把自己不屑的认定为算命先生,自己就应该在这方面下功夫,当然英语方面的学习也很重要,背单词和熟悉正式的语法很有必要,当然现在纪若棠言传身教的音听力是很有水准了,进展神。

    对小布衣来说,谈情说爱有什么意思?都是在浪费时间,在书籍和知识的海洋里面遨游才是最愉悦的事情。

    说句没良心的话,耿妹子走了这些日子,他一个人天天晚上都能在家安静的看书,别提多开心了。

    结果今天回到家,快的点上两盘蚊香,就开始坐在唯一的那张旧凉板椅上开始舒坦的喝茶看书,还没翻几页,忽然就听见外面一声尖叫,接着后窗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以前耿妹子在家里洗澡的时候就被后窗那边有人偷窥过,石涧仁一激灵,抓了门边的乌木棍打开门冲跳出去!

    就跟以前冲出去捉拿偷窥者无功而返差不多,很可能就是那个有些好色的中年房东显然很熟悉地形,等石涧仁二三十米曲折台阶绕到后面去,已经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影了,有些莫名其妙的小布衣甩甩手里的乌木棍,正摇头往回走,忽然就看见黑黢黢的路边有个白色的小影子在动。

    第一反应还以为是雪花从画室那边跑过来了呢,石涧仁有些奇怪的凑近一看,居然是个人!

    抬起满脸的泪水,蜷成一团蹲在的影子依稀竟然是赵倩!

    九点多才从十多二十公里外江州大学教育区书店回来,还了车回到家都快十一点了,石涧仁记得现在应该已经过了大学生们熄灯关宿舍楼休息的时间,对了,好像大学还没有重新开放宿舍楼吧,小布衣脑海里瞬间真是多了很多问号,左右快的张望一下,黑摸摸的到处都是出租屋也没人住,确认没有其他人,不会是大学生们恶作剧的场面,才诧异的开口:“怎么是你?”

    勉力抬起头的女大学生蹲坐在地上双手交叉抱着自己的肩,有些抽动但在竭力止住哭声,黯淡的灯光下石涧仁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只有那脸颊上的泪水在反光,就再问一遍:“怎么回事?”

    使劲抽抽的女大学生站起来的时候有些摇晃,有了前车之鉴的石涧仁只看着不伸手,借着强烈的黑白反差,这才现赵倩白天穿着的那件白色衬衣,现在被撕破了一些衣领但其他还算完好,姑娘正是双手交叉捂住了领口,现在却慢慢的松开手,握紧了拳头,嗓音里的颤抖都说明了她挺胸的动作是多么艰难:“你……你,包养我吧……”

    啥?exbsp;  小布衣的学习能力真不是盖的,这一刻脑海里立马就冒出来这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