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64、狗胆包天!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到了画室,石涧仁给纪若棠先打了个预防针:“我们看走了眼,雪花可能不是什么小哈巴狗。  ”

    女高中生想象力丰富,惊喜不已:“白狐?!”

    笑得洪巧云哈哈哈的连画笔都拿不住。

    石涧仁讪讪的到隔壁仓库兼厨房牵过了雪花来,半个多月没见,当时少女可以轻易抱在怀里的小狗居然猛然窜大了许多,而且很明显看看那越粗壮的后退和蓬勃的白色长毛,体型还会增大!

    现在看见石涧仁就欢喜的立起来猛扑,接着就当着两位女士的面,抱着石涧仁的腿很不雅的开始耸。

    哎哟喂,洪巧云笑得都干脆到沙上去打滚了,一贯对这些事情装着不懂不听的女高中生脸一下就红透了,啐一声转过头去。

    石涧仁苦恼的勉强把雪花摘下来,这小狗却精力和力量非凡,一刻不停的围着他闹腾!

    只好牵着到画室外面的仓库草坪去玩耍,纪若棠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收敛了红脸,带着银铃般的笑声也出去了,留下洪巧云长叹一口气,继续自己的创作吧。

    实在是因为这边天天都在做盒饭,石涧仁就把雪花拴在这边方便吃喝,还能看家护院,杨德光就天天晚上把自己的面包车停在画室外面睡觉,保证这里的安全,天晓得那个什么集团还会不会贼心不死的来找东西呢。

    结果这白狗就成天憨吃傻胀,长这么快,真的跟一大团雪绒花似的在草坪上翻滚撒欢,石涧仁看它只要不做不雅的动作就松了口气:“听洪老师说,这可能是萨摩耶之类的外国狗,以后可能会长很大,跟着盒饭公司。那也真是它的福分了。”

    纪如青西装里打底的是白色轻衫,干练而性感,而纪若棠里面就是件带着公主泡泡袖的蝴蝶边白衬衫,八月下旬的江州阳光能炒鸡蛋。所以站在户外的少女鼻翼上很快浮现出可爱的小汗珠,按说她跟母亲今天的打扮基本就没考虑过在空调房外,这会儿却只是把头从旁边撩到耳后,再优雅的双手背扶着筒裙下摆蹲下来试着摸摸激动的雪花:“你……没跟它住在一起?”

    石涧仁其实没想遮掩:“嗯,我在外面租的房子。顺便作为奶茶店的仓库。”

    女高中生拨了拨已经开始有点润湿的刘海儿:“我想去看看。”

    石涧仁是不想冲击富家少女的视觉观,那样的印象太过深刻了:“没什么可看的,我基本上也只是晚上回去睡睡觉,都谈不上是个家。”

    纪若棠果然有总裁女儿的固执:“我要看看。”

    目光从雪花身上转到旁边蹲着的少女,黑色的裙子上白色衬衫,商务气息浓厚的裙身搭配少女味的公主袖装饰花边,修长白皙的双腿折着却还稳稳的穿在高跟鞋上,这份功力显然就不是一两天练成的,而强烈的阳光照射在乌黑浓密的长上,逆光就有一部分会显得缥缈黄。就好像镀了一圈金色的边框一样耀眼,更显少女脸上的明晰动人,特别是那略微凌乱的刘海有几缕因为汗水粘在了额头边,衬托出咬着的嘴皮,红润得要命!

    好吧,石涧仁没注意这些会格外让少女显得美艳诱人的细节,他只是看到了汗水和纪若棠眼里的坚决,就不啰嗦的起身:“雪花!过来……”转头给纪若棠解释:“这家伙上街就开始乱跑,完全是狗遛人,得拖……”

    少女眼底立刻就流淌出动人心魄的笑意。真的,也许在纪若棠只是微微提一下眼角,就立刻能流淌出来,美丽来得简单极了。显然在她心底,又一次是自己赢了,然后她站起来仰头的自豪,几乎就把粉润的唇瓣放到低头的石涧仁嘴前,少女忽然有点晕眩,心底不可抑制的猛然跳动起来。一种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悸动让她再继续的踮起脚尖。

    本来她就比石涧仁只矮半个头,穿着高跟鞋,再踮脚尖,那就是完美的接吻角度了,少女这一刻完全是心动神摇的闭上了眼,还有轻轻的摇摆,仿佛用这点摇摆保持自己最后的骄傲。

    却没想到石涧仁停住说话,扶住她的肩:“站起来慢点,头部供血跟不上,就会这样头晕!”

    面部没有任何接触,已经小鹿乱撞的少女有点失望,但是感受到薄薄的衬衫外有力的手掌传来温暖,少女心还是熟透了一般顺势倒过去,根据闭眼前的记忆,应该就会倒在那宽厚的胸膛上……

    然后就在这一刻,雪花冲过来,石涧仁下意识的抬腿防御,白狗弹开随便选择旁边光溜溜的高跟鞋长腿,抱住就开始……嘿嘿嘿……

    充满期待的少女愕然睁开眼,接着就是一声尖叫外加猛踢!

    雪花差点给吓傻了!

    这回直到两人牵着这条精力十足的白狗走出仓库区大门,少女耳根上的血色都还没有散去。

    现实跟幻想真的太不一样了!

    特别是对容易沉溺在二次元动漫梦幻中的少女来说,这时候她也怀疑自己那一刻是不是真的大脑缺血,有点昏了头,明明……不是准备介绍给自己母亲么?

    少女一路上都在呸呸呸!

    其实没几步路,刚刚走下马路进入乱糟糟的违章建筑小道,纪若棠就已经有些叹为观止。

    她不是锁在深闺大院的千金小姐,纪如青从来都不避讳让她接触各种社会层面,可是眼前看到的也太破落了,吃惊的指着那用破石棉瓦做成的屋顶:“这……能住人?”

    石涧仁真不怕别人看见自己的真实环境:“这有什么,有机会带你到码头去看棒棒们住的棚屋,这里好歹还是最近几年修的违章建筑,那边全都是几十年前的破屋,一巴掌都能把墙推垮。”

    纪若棠还想说什么,就被雪花猛的一拽,差点摔一跤,石涧仁拉住了狗绳:“小心点,这边是厕所。”

    这回那种弄堂小巷里的公共厕所让参观的纪若棠差点吐出来,特别是那边角污水处成片白生生拱动的小生物,赶紧踮着脚跟上石涧仁的脚步,好不容易脱离了厕所区,一转角刚连续几个深呼吸,却立刻敏锐的捂住了鼻子:“什么味儿!”

    石涧仁几乎都习以为常闻不到:“啊?哦,臭水沟夏天晒了酵?喏,就是这里了。”

    真的就在弥漫着臭水沟味道的堡坎边,到处都是乱扔的垃圾土坡上,顺着残缺不全的水泥石块台阶下面,那几乎藏在旧砖楼底部的小屋出现在纪若棠视野里,捂住口鼻的少女快的在那小屋和石涧仁之间反复看了好几遍,才真的确信石涧仁的表情没有骗自己,靠手指过滤空气,深吸一口气,她才放下手:“不好意思,太……我还是要进去做客。”

    石涧仁笑着对她树了个大拇指,他自己是不在乎住在什么样地方的,当对方能强忍着不适,完全不习惯的生活环境,依旧保持仪态和尊重,那就真是很难得,牵着雪花跳下去打开房门,看小心翼翼侧身掌控高跟鞋走下来的少女好奇的探头进去。

    纵然在炎热的夏季依旧充满潮湿的气息,凉板床上叠放的衣服的确是石涧仁的,特别是挂在后面窗户上那件唯一说得上有型的银灰色小西装还是自己买的呢,少女充满好奇的走进去。

    可仅仅十秒钟不到,她就满脸冷得堪比中央空调:“这里还有个女人?!”

    嗯,纪糖糖什么都好,就这点,简直一碰就炸。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