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61、人生总是在不停的做选择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那位美术学院的院长简直如释重负的迎上去,国画系的系主任在石涧仁和洪巧云的目光下轻声:“之前王老好像是跟我说过有留下遗嘱,可我当时没注意听,后勤科的科长今天才赶回来去查了科里面的档案,王老是自己去做了遗嘱公证的,这点给院里面做了备案,毕竟他是独居老人,又是退休返聘教授,有什么问题院里还是有准备的,主要是正好放暑假了。”

    石涧仁终于恍然大悟,不过当初自己跟老王在一起写字聊天的时候,老人家倒是对这块只字未提,真正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啊。

    所以有了这样一份遗嘱,应该就能解决刚才山下智子嚷嚷的事情了吧,他只想给老人的后事一个安宁,看那位院长已经叫过不依不饶的夫妇俩准备私下讨论,才稍微松口气,洪巧云熟悉他:“烦人哦,我也想只当一个单纯的艺术家,但是有社会、家庭、人际关系,总有各种俗务缠身,对不对?不可能跟在山上隐居一样脱的。”

    石涧仁无奈的点点头,偶尔抬眼望那边,显然还不那么容易平复下来,好像又开始争执了。

    纪若棠轻轻探头观察倾听洪巧云的说话,似乎在试着让自己放松点。

    纪如青看看表给身边的助理说了两句,就有主持人到台上煞有其事的站在那个很有国际范儿的讲台后:“有请各位宾客入座,关于书法艺术家王汝南先生的追思会有个简短的言……”

    石涧仁跟洪巧云并肩,纪若棠挽了母亲一起过去坐在几排座椅上,几十张椅子而已,能坐的基本都是艺术家、官员和协会人员,其他观众有些好奇的站在周围的书法作品边看热闹,这次书法展是不售票的,加上位置又在主商业区,之前贴了几天的宣传海报。所以信步进来的书法爱好者还不少。

    纪如青确实频繁看手表:“就看看这个仪式,接着我们清塘集团会成立一个书法奖金给书法家协会还有美术学院,然后我就要马上回公司去开会了,糖糖交给你没问题吧?”

    石涧仁看少女。女高中生傲气的仰头,但忍不住笑:“我也要去写书法!”

    洪巧云热情邀请:“没问题,没问题,去我的画室玩……”

    还没说完,却看见院长表情抽抽的拿着个信封走上台去。在主持人的照应下站在台后:“唔,本来应该是我做关于王教授的生平讲话,但有个额外的事情稍微请大家见证一下……”一边说一边就从信封里抽出一张名片大小的小卡片出来,对着下面示意一下:“这是刚刚由市公证处工作人员带来王汝南教授的遗嘱,在这里他提到已经把自己的遗产分为了两部分,一份是个人银行财产……”

    那几位灰色制服原来是公证处的公证人员,其中一名女性随着院长说的就举起手里的信封,当面撕开外面的封条,从里面抖出一本红色的银行存折,但是是用胶套封着的。

    很明显王希庭夫妇刚刚坐下的身影。又站了一下,似乎想立刻过去拿存折,女公证员警惕的连忙装回去,夫妇俩的眼睛就几乎没离开过,似乎深怕被掉了包!

    院长对着麦克风:“请各位等我说完,另一部分是现在老教授家里的七千四百多册藏书。”另一名男性公证员展示了长长的书单,那系主任这会儿就脸色抽抽的给石涧仁他们描述了老王家里的一团乱:“所有书都被翻得一团乱,其实都是些不值钱的近现代普通文献资料……”压低了声音:“估计就是在找这存折。”

    一边说一边摇头。

    院长也有点摇头:“本来遗嘱的继承人是我们在场的石涧仁先生……”

    啥?

    石涧仁和洪巧云都有点表情诧异的对看,老王竟然把遗产留给石涧仁而不是自己的儿女?

    这有点不可思议吧?

    怪不得刚才公证人员刚到的时候,王希庭夫妇满脸愤怒的看了这边好几眼。院长继续展示他手里那张卡片:“但王教授这里写得很清楚,如果他的子女有遗产诉求,那么刚才的两部分遗产,由石先生优先选择。”

    的确没错。刚刚大家都在看王汝南的书法,现在坐在前面的都能清晰看见那小卡片上用劲拔的小楷写着这样的遗嘱,书法家们都能分辨出那是王汝南的笔迹。

    想来这书法家的遗嘱都能作为作品吧。

    洪巧云又嘲笑熟人:“哟,看来你真可能是隔壁老王的私生子,他对你这么好!”

    石涧仁不懂这个梗,有些挠头成为视线中心。很明显那位院长就把卡片对着自己,等自己言了,王希庭夫妇那恨得咬牙的目光,其他人满是艳羡又好奇的目光都顺着集中到这边来,于是所有人都看见石涧仁颇为无奈的站起来:“好,谢谢王老先生厚爱,只能选一样么?”随着他这句话,那满脸紧张的夫妇都要跳起来了,院长笑着点点头:“只能一样,当然你也可以放弃继承权,对吧,公证人员?”

    面无表情的公证人员点头。

    石涧仁没什么考虑:“好吧,我选书籍。”

    全场真的安静了一下。

    刚刚几乎所有人都看见那夫妇俩不顾一切都要争夺书法作品到日本去,又面对银行存折那么急不可耐的样子,想来这位老先生一定会留下不菲的遗产,都在日本有地位的书法家了啊。

    不少人都看着这年轻人刚才对老先生的书法了若指掌,看来的确是很熟悉的好朋友,由他来获得继承也是众望所归的事情,虽然可能有些人有那么点嫉妒或者眼红,但总比让那俩日本鬼子拿了去好!

    可这家伙是脑子坏了么!

    纪若棠更清楚,她听这对夫妇说过好像有三百多万的遗产,这会儿完全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懒洋洋站起来又坐下的身影。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所谓忠诚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

    对于一个还要跟自己计较二十块一小时雇佣费的家伙,面对明知道有三百多万的遗产,他居然选择书籍?

    而且刚才系主任都说了是根本不值钱的普通文献书籍!

    看过不少大额财产的女高中生都不知道自己面对三百多万唾手可得时候会做出什么反应,他就这么懒洋洋的放弃了?

    十七岁的少女惊呆了!

    洪巧云却不惊讶,满脸笑意的靠在椅背上看着自己的朋友,那种骄傲是溢于言表的,仿佛想大声的给每一个人说,自己知道这就是石涧仁的选择,想来老王也肯定知道!

    纪如青是感觉到了女儿全身僵直的,她也有些惊讶,轻轻拉过女儿,听纪若棠说了那金额才同样难以置信。

    没想到这老先生这么有钱!

    九十年代的三百万元已经是很大一笔巨款了!

    几乎所有人都听见那对“日本夫妇”出一声不约而同的欢呼!

    山下智子更是迫不及待的就跳起来从那个女公证人员的手里去抢银行存折!

    女公证人员表情很难看的要求她在手里的表格上签字以后,递过去信封。

    可只是瞬间,那边的女人手忙脚乱的翻开存折,立刻出一声哀嚎:“三万多块钱?怎么只有三万多块钱!”

    不知为什么,几乎所有人听见她这样的叫声,都有些大快人心,有人还带头鼓掌!

    活该!

    嗯,三万多够不够往返日本机票差旅费呢?

    石涧仁却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院长从那信封里拿出一张折起来的纸展开:“阿仁吾友,谢谢你……”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