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60、到底有没有遗嘱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好看就是优势。

    如果系出名门的好看,那就没人在乎是不是不合时宜。

    起码在场所有人看见清塘集团总裁的女儿咯咯咯笑,基本上脸上都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笑容来。

    少女的笑本来就美丽,让这追思会都多了几分青春的气息。

    好像有哲人说过,人的生命本来就是注定走向死亡的旅程,起码在这一刻,死亡的阴霾被阳光驱散了不少。

    石涧仁都被感染了一些,接过侍者端过来的水杯,学着彬彬有礼的动作给远处的洪巧云示意一下,就和纪若棠并肩走进会场里面去。

    纪如青和洪巧云显然是故意给足了空间,她们的阅历足以支撑聊两句就知道对方想什么。

    酒店集团在操作这种事情上有优势,专业而细致到位。

    宽敞明亮的展厅有一整面墙是不规则的全落地玻璃,十几米空高全都是白色空间,现在除了落地墙前有个小讲台,其他地方都是用活动隔墙做出来的展览壁,上面按照时间顺序依次挂满了王汝南过去的书法作品,不是那种练习作品,基本都是完整到有时间跟落款章印的正式作品,大的一人多高。

    来的都是专业人士,书法界艺术界居多,没有追悼会的庄严沉重,更像是个艺术展,端着柠檬水杯的宾客三三两两穿行其间,品鉴老人几十年来的墨迹,还真有带着孩子来欣赏艺术的市民。

    石涧仁的确能给纪若棠当书法老师,慢悠悠的顺着展览壁给讲解过去:“王老……这应该是他早期的作品,字如其人,这时候年轻的他。应该充满了激昂和热烈,看见没?这里这里,其实书法重要的就是讲究耐看,能看懂这个转折写的时候是怎么用劲的么?”

    纪若棠看得认真。虽然眼神还有点迷糊,但在尽量去理解。

    “书法艺术的确能够展现出情感,这一幅没准儿是他在谈恋爱呢,他很少写这样婉约的字词,但这会儿写起来纯粹是有感而。多半人家姑娘不待见他……喏喏喏,这里明显有点丧气。”

    女高中生又捂着嘴惊讶的笑,不知不觉有几位宾客跟在了旁边听。

    “其实书法有种说法,名家未见得名作,特别是那些号称名人的写点书法纯粹是靠名气,千万别信,这个是看灵性的,王老的字中期就沉淀下来了,悠远宁静,这是对人生和生活有了领悟。写出来才有这样的意境……”

    点头称是的人已经有十多个,但也有那些不屑一顾甚至鄙夷的,你个小年轻能懂个屁,装什么装啊。

    石涧仁不在乎:“喏,这个阶段算是稍微特殊点,充满了激愤,看见没,这点要冲出纸张的笔迹,这就是艺术家有感而……书法的技巧通过磨练,学习。是可以掌握的。但书法的意境和独特的风格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把握的,王老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登堂入室。”

    他想把一个真实的王汝南展现给同行,所以看跟着听介绍的人越拉越多,倒也不在乎的把音量略微加大。纪若棠又充满自豪的看周围专注的眼神。

    也许对她母亲的尊重眼神已经是她习以为常的,现在石涧仁在这样高雅的氛围也能得到这么多尊重,她那种与荣有焉的感觉又出来了,只是看石涧仁侃侃而谈的脸上没胡须,显得精神年轻才有些撇嘴,似乎自己心目中睿智成熟的形象就应该再老成点。

    但在石涧仁周围的宾客已经隐约跟着三四十人听他挨着讲解作品。差不多也要走到尽头的时候,石涧仁把声音停了下来,因为就在前面挂着几幅用镜框裱糊的作品旁边,终于看到王希庭夫妇俩也站在这里,正满脸急切的和两位中年男流,或者说争论,感受到这边的人数动静,一起转头过来。

    王希庭夫妇立刻拉下脸,阴沉的看着这边,山下智子想抬手指着骂什么,她那丈夫终于伸手拉住了。

    石涧仁认得其中一个中年男性,就是当初到王汝南的教室,笑眯眯拿走一幅自己书法的国画系系主任,自己再这样乌压压的带着人过去显然有些干扰对方的争论,所以笑笑就准备掉头了,当然更多是不想跟垃圾打交道。

    听得正过瘾的观众们指那边:“年轻人,那几幅呢,看起来很重要,很高级的作品啊,为什么不讲解了。”

    石涧仁随口:“装裱高级精美,不一定内容就最有价值,看起来应该是王老中期的作品,沉静有余,而韵味不足,其实还不如那一幅……”说着就带纪若棠往另一边走过去。

    本想顺势把人引开的,实在是不想跟那不孝子打交道,没想到对方却不依不饶:“你说什么?这是我公公在日本东京都书道大赛获得金奖的原作,得到了评委会一直认可的精品,你敢这样污蔑?!”

    女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尖利,也许石涧仁每次跟他们争论都轻言细语留下了比较固定的印象,只要不去惹旁边那个看起来气势就不一样的少女就好。

    更重要是必须要争这个名,甚至在这个时候重新闹出些什么事情,才能让王汝南的作品升值赚钱呢,对于每十个人就有一个懂书法的日本,书法作品是有市场的。

    追思会还是请了媒体的,摄影记者端着相机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就转向别的角度,好像没看见这样有新闻价值的八卦,文字记者倒是挤得更靠前倾听。

    洪巧云正好这个时候跟纪如青轻声交流着也转到这边来,主动笑着走到两位中年男性身边给石涧仁介绍:“我们美术学院的院长,孙院长,这是王老的系主任范主任,都是国内著名的艺术家,这是清塘集团的总裁纪女士……我弟弟石涧仁,也是王老先生的忘年交,精通书法。”

    似乎就需要这样一个穿插介绍的,院长先热情的跟企业家握手,对忘年交也很鼓励,不过显然没范主任真诚。

    但这边几人寒暄,都是在乘机避开那两位“日本友人”,范主任甚至握着石涧仁的手,指着墙上的书法就打算走了开去:“你说到底是哪一幅字最好?”

    被人忽视才是最大的轻蔑,换做以前石涧仁是绝对不会这样对别人,但这两人么,他的确是半点留情面的意思都没有,笑笑一起转身。

    那位院长也在跟纪如青摇头低声:“简直是胡闹!居然想把这几幅字给作为遗产要回去,还说要打国际官司,这明明就是王老先生当初捐赠给学院里的……”

    纪如青按照商人思维:“有手续没?”

    院长略微皱眉:“这都是惯例,顺口一说搬到展览馆收藏就是了……”洪巧云悄悄在边上做鬼脸,这种事情也是区别对待的,名家名作当然会办手续搞仪式,而且有些作品艺术家也未见得愿意捐给院里收藏,反正就是一笔糊涂账。

    王希庭夫妇也许就是抓住了这点,看着自己被视若无物的忽视掉,气得浑身抖,提高声音:“我父亲曾经说过,等他百年以后,这几幅在日本的作品都是要带回去完璧归赵的!就算是告到国际法庭,我们也一定会把这几件作品带回去!”

    这下几乎是所有人的眼神都有些敌意的看着这夫妇俩了。

    抛开他们对待老人的态度,光是这日本、完璧归赵、带回去几个词就太特么刺耳了!

    简直是在撩拨在场所有中国人的心理底线。

    就算再心平气和的看待中国跟日本的关系,这世上都没有哪个国家能比得上日本,在中国人心底那点千万不要去挑起的反感情绪,这跟喜不喜欢用日本家电和看日本动作片没关系。

    山下智子还跟个不怕死的愣头青一样:“现在中国国内根本就没有艺术的氛围,只有让作品回到日本,才能得到尊重,这是我公公的遗嘱……”

    还别说,这话似乎隐隐有点道理,日本人对书法更普及更当成信仰一般来锤炼心性,市场更加活跃,这是事实。

    可王汝南会这么留下遗嘱?

    打死石涧仁都不会相信。

    但别人是儿子儿媳直系亲属啊,这么说好像也没人可以反驳是不是?

    就在全场有些安静的时候,大门那边匆匆忙忙的有几个身影走进来,后面还是穿着制服的。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