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58、不是所有人都会对你言听计从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纪如青说自己女儿有比较严重的恋父情结,但强势的她传递给女儿的影响可能更多。

    有什么样的成长经历就会拥有什么样的性格缺陷,越是才干出众的人,就越可能有性格短板,因为优点太突出往往会掩盖缺点。

    好比石涧仁,就真的没缺点了?

    纪若棠坐在副驾驶,充满怀疑表情的看后面两位女性,帮忙总结了:“妈妈说得没错,你真的名堂有点多,为什么跟你关系熟点的都是女性,而且都还不难看。”

    开车的驾驶员楞了一下,仔细回想自己下山进入这个社会,从做棒棒开始仿佛……嗯,石涧仁能回想起来自己的临时雇主大部分甚至绝大部分都是女性,而且还是年轻女性!

    这其中当然有男人不太需要棒棒来帮忙干力气活的原因,但自己结交的人仿佛也的确是以女性为主,还真的都是好看的姑娘。

    赵倩坐在她后面,目光一直尽量看着窗外,瞟了一眼开车的男人,露出个鬼脸尽量把自己抽身事外,洪巧云笑眯眯的感谢:“能得你说不难看,那还是蛮荣幸的,阿仁本来就讨女孩子喜欢嘛,要是我年轻几岁肯定会追他的,你喜欢他?”

    纪若棠哼哼两声不回答,把目光收回来,但看向石涧仁却充满委屈,可能她也搞不清到底是女儿对父亲的不满还是爱情独占。

    洪巧云能观察到一点她的表情:“阿仁是个孤儿,被个老头子照料长大,虽然没见过那位老头子,但是别听他口口声声说女人是老虎,骨子里却格外希望有母爱,对不对?”

    赵倩闪过点惊讶的神情,瞥了瞥还是看窗外。纪若棠睁大眼看,没想到石涧仁其实也算单亲家庭长大,有点激动。

    石涧仁不尴尬:“我想想,总之纪小……棠提醒我确实要反省自己。谢谢洪老师的提醒。”

    洪巧云躺靠得舒坦一些:“这次在香港我逛了几家书店,给你买了几本书,我觉得你专业其实跟国外的心理学范畴有点近似,值得你学习研究一下,开拓思路嘛。”

    石涧仁感激不尽。可洪巧云立刻又让气氛变尴尬:“来来来,小倩你没给阿仁买点礼物?他这么照料你,安排你到香港学习,就算是工作关系你也应该表示一下啊。”

    尽量把自己当做隐形人的女大学生差点把自己挤到车门缝里去,涨红脸:“没,没有,谢谢了,谢谢阿,石经理。”都有点语无伦次了,其实大家认识这么久。她跟石涧仁交流说过的话,真是屈指可数。

    洪巧云就喜欢看她这样的局促:“说说啊,我看你在香港的时候还蛮活跃的,话也蛮多,怎么一跟他坐在车上或者近距离相处就这样了?”

    赵倩这下恨不得车底扒开个洞把自己掉下去:“哪有……”竭力凝聚起怒火:“洪!老!师……你别……”其实除了第一个字,后面的声调逐渐滑坡成哀求,这也是跟洪巧云惯熟了,换做在学校她什么时候敢对老师吼?

    洪巧云真没个当老师的样:“嘻嘻,我们在铜锣湾那家什么店,你不是说那件衣服阿仁穿肯定好看……”

    纪若棠又使劲瞪大眼转身看那缩成一团的小白花。

    石涧仁不忍心:“到香港。赵经理基本上可以跟着你蹭吃蹭住,我们公司提供飞机票就好,一共才三千多块,换做针对奶茶店的设计改进费用。这个很划算了,赵经理这次的表现很好,谢谢洪老师才是最应该的。”

    赵倩如释重负的解脱,终于有点还手之力:“谢谢洪老师……石,石经理就在前面停车,我到车站坐班车回家。”

    洪巧云伸手就把小白花给揽到怀里:“十一点过了。哪里还有班车能回你们县?先跟我回去,要不你打算住他那?”

    赵倩立刻又慌乱:“我……不是,我,就在候车室等……还有六七个小时就有车。”

    洪巧云吓唬小孩子:“你?你这么个单身小姑娘在候车室坐一夜?你不怕那些地痞流氓人贩子,把你拖到山里面去卖给傻子当媳妇,生一堆娃?!”

    看着外面漆黑一片,只有灰暗水银灯的车站广场上游荡的那些人,女大学生和高中生都惊讶恐惧,只有石涧仁抱怨:“我们山里人没这么坏!起码我们山区不这样……”但看了不少报纸上的故事,他也没底气。

    所以最终赵倩还是到洪巧云家去住一晚,不过纪若棠别出心裁的要求先把这两位送回去,再送自己回家,全然不顾石涧仁也住在美术学院外,这样的路线多么不科学。

    可吃人的嘴软,纪小姐的车自然有命令司机的权利,石涧仁小心的把行李搬上楼,确认洪巧云家肯定没遭到盗贼侵袭,才安心的下来重新出,对洪巧云调戏他明天开车送赵倩去车站当没听见。

    车厢里终于又安静了,纪若棠不说话,只拿大眼睛看驾驶员,哪怕仅仅是仪表盘那点微弱的光映射在石涧仁脸上。

    短暂的安静被电话铃声划破,石涧仁现在真觉得移动电话不是个好东西:“喂?纪总?”

    纪如青疑惑:“你不会真的开始跟糖糖谈恋爱吧,这么晚去机场干什么?她为什么还没回家?”看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

    石涧仁又觉得毛骨悚然的被监视到:“我们一起到机场接了朋友,现在马上就要送她到家了,您怎么知道我们的行程?”

    纪如青哈哈两声不解释:“对了,待会你把那狗带走,在家里面到处拉屎拉尿,烦死了!”说完挂了电话。

    石涧仁有些愣的找纪若棠询问:“你母亲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在医院停留多久,为什么知道我们去机场了?”

    女高中生平静:“你能不能以后不要跟这些女人来往了?”

    石涧仁终于体验到女总裁母女俩共有的这种极强控制欲:“我现在既不是你母亲的员工,更不是别的什么关系,最多算是家庭教师或者司机,还是临时按时间算的,恐怕不应该干涉我的朋友吧?”

    女高中生摇头:“不舒服,我看见她们很不舒服,你以后能不能不和她们往来了!”没有蛮横没有刁钻就是皱着眉头不满。

    石涧仁也干脆的摇头:“不行,那是我的朋友和工作伙伴。”

    纪若棠就不说话了,赌气一般看着轿车平稳的开进小区,保安都多熟悉的直接打开栅栏,石涧仁有礼貌的感谢。

    车灯下,纪如青抱着那条白色小狗站在小楼前等待,纪若棠好像下通牒:“最后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跟不跟她们断绝关系!”

    石涧仁有点愕然的把车停好:“好了,不要小孩子气,我说过那是我的朋友,嗯,我的确应该多一些男性朋友……”说完下车面对外面的成熟女子:“不好意思,因为王教授去世,另外的朋友临时赶回来,我开车去机场接人,以后不会这样了,把雪花给我吧。”

    女高中生已经从另一边跳下来,扶着车门尽量严厉:“那!你以后就不要来了!”

    纪如青表情精彩,但不说话。

    果然如她所料,石涧仁哭笑不得的把白色小狗示意一下放了车钥匙,抱着就步行出去了。

    充满魅力的笑容谦和下其实都是不容置疑的命令,习惯了周围所有人都按照自己命令执行的少女还楞了楞,踮着脚使劲伸长脖子看那背影走远,前面还在犹豫要不要喊,又觉得会掉了份,最后根本就没看见回头来哄自己,才有些难以置信的看母亲。

    纪如青嗅嗅衣袖上狗味,决定回去换件睡衣:“这是很好的一课,世上不是所有人都会听你的,哪怕你比他有钱有实力。”

    女高中生突然觉得鼻子酸,使劲嘟着嘴看母亲轻描淡写的走过去,纪如青再多看一眼女儿:“先表达出好感意图的那个,永远都会处在下风,你也得好好记住了。”

    然后真的就那么进屋了!

    留下女高中生站在那呆呆的愣!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