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49、老司机却根本不照着路走
    也许陡然一下觉得卸下了严父的担子,纪如青刚才的笑容就没有马上褪去,伸手摸摸女儿的头:“调皮!”

    纪若棠其实已经跟母亲差不多的身高,可纪如青的手摸上去,她有个下意识的缩脖子,然后才使劲往上顶手,石涧仁有些呐呐的跟在后面,寻思怎么来回绝这个事情。

    有点莫名其妙怪怪的事情,特别是还掺杂了青春少女感情事宜,刚刚跳出火坑的小布衣简直不寒而栗,虽然前面母女情深的动作让周围的秘书们都有些侧目,还是尽量开口:“这个我就……”

    纪如青的脚步还在朝外走,一名干练的女秘书跳起来迎接她:“纪总,冯大师说已经在茶庐焚香净气,静候您和齐总的光临。”

    嗯,小布衣就好像急刹车猛转弯一样,双脚都在地上摩擦出青烟了:“能不能……带上我?”

    如果说对于那个戴着墨镜的老头儿,石涧仁是下意识的尽量想避免跟那帮人有什么往来联络,对于这位擅长给老总算八字的大师,石涧仁就非常感兴趣了,不管怎么说,看看同行小能手是怎么展开业务的,对自己也有开拓思路的裨益啊。

    可能平时纪如青在办公室的严厉是出了名的,办公室里的男女秘书助理们脸上都有些惊奇,但一双双连忙装着不经意的眼神游离开,显然又在专注的听纪总反应,对于混职场的人来说,把握好先机脉络简直就能决定未来抱大腿的方向。

    稍微有些出人意料,纪如青竟然又笑了两声:“怎么?迫不及待的就想做点什么?”那种亲近熟悉的语气展露无遗,秘书们对这个年轻人的目光更炽热了。

    纪若棠就是惊讶,认识以来石涧仁给她的感觉都是对什么都可有可无,除了他自己坚持的事情,很少积极主动要其他什么,对母亲的反应更诧异,睁大眼睛看他俩的互动。

    石涧仁其实是瞬间在做定夺:“其实纪小姐在教我学英语。我们算是相互学习,能见识一些原本接触不到的事情,就是我最感兴趣的了,不知道能不能有这个机会?”

    纪如青深深的看了一眼他的表情。转头:“行,抓紧时间走吧!糖糖也该再去见见这位冯大师了。”

    纪若棠跟上脚步,却悄悄回头对石涧仁满是探询的表情,石涧仁回她个走走看的手势,一起下楼。

    站在高级亮堂的静音电梯里。石涧仁观察随行的两位董事长助理,在他看来,这就算是现代谋士,他们的礼仪、表情都值得了解。

    而通过光可鉴人的不锈钢轿厢门,纪如青也在观察他,纪若棠更好奇的瞄两边。

    轿厢里就非常安静,搞得两位助理几乎屏息凝神的只敢仰头看楼层数字变化。

    一行人穿过人来人往的酒店大堂,大门处滑过来一辆墨绿色宝马七系轿车,那名大堂经理只是看看人数,就机灵的把帕萨特钥匙给石涧仁也奉上。石涧仁刚快步到停车场把车开过来,纪如青看看跑过去要上车的女儿,忽然就对助理说:“你们上车走前面,我坐他们的车跟着。”

    一贯讲究个排场派头的老板突然变化,让助理很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很有职业道德的不闻不问,上车起步。

    石涧仁还能学着打开后排车门呢,纪如青赞许的上了车,纪若棠本来有很多想问石涧仁的,这会儿惊喜的挂到母亲身上。石涧仁已经稳稳的起步跟上停车场口等着的宝马车,两部车立刻快驶离酒店所处闹市区,往市郊的山上走。

    看得出来时间很紧迫,宝马度不慢。石涧仁跟得也很稳,忽然很想跟女儿多亲近的纪如青注意着的:“小石的车开得不错,老司机了啊?”

    石涧仁不谦虚:“学了两个多月,但开了一个月的出租车。”

    纪若棠小声拉近关系:“阿仁,他的员工叫他阿仁,你什么时候又做过出租车司机了?”

    石涧仁还是简单解释:“就跟我爱好做棒棒一样。出租车司机是了解这座城市,熟悉地形的最好职业了。”

    纪如青今天真的是一直带着点笑:“员工,你都见过他的员工了,棒棒公司么?”

    纪若棠连忙帮着介绍:“他有开奶茶店,连锁的,第二家正在江州大学外面装修,没错,真的是我从好几个棒棒里面找到的他,喏,喏喏,就是那边的建设商厦外面,他坐在那里,我和晓雯本来逛街的,忽然就看见他,觉得好像跟其他棒棒不太一样,穿着干净,也没有那种焦躁愁的模样,突然觉得……嘿嘿,你不去开家长会,我就租个人去……”

    纪如青真是难得溺爱的伸手揽住了女儿,好像当自己突然意识到女儿欠缺了多少父爱,又欠缺了自己多少的柔情,那种愧疚铺天盖地的涌来,当然更有可能是潜意识里这个女儿就要长大,不再是那个永远都跟在自己身后磕磕绊绊都不敢伸手去牵,也要让她独立站起来的女儿,即将成为别人的女朋友甚至女人,忽然有些舍不得了。

    突如其来的亲昵,让纪若棠全身都有点凝固,但再确认一下之后猛扑到母亲的怀里,贪婪的呼吸那股气息!

    石涧仁瞥了一眼后视镜,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开车上面来,并且连耳朵都闭上。

    黑色轿车平稳而快捷的跟在宝马后面,刚刚进入市郊南面的山脚下,一辆奔驰车停在那,看见两部车减靠近,后排徐徐的放下车窗,一张满是粉刺的脸出现在那,对着宝马车挥手,却没想到是帕萨特滑到他旁边平行,纪如青放下了车窗:“定海,让你久等了,走吧,大师等着呢。”

    驾驶员的眼睛几乎就从这位齐总脸上一扫而过,然后宝马在前,帕萨特在中间,奔驰跟着一溜烟上山。

    蜿蜒盘旋的山路就在浓密的树林中,八月的江州堪称中国三大火炉之一,但过了山腰,那股暑气就荡然无存,夕阳虽然晒在皮肤上还是火辣辣的热,可呼吸中已经充满清秀的灵气,简单说就是透心凉。

    三辆车并排停在一片树荫下的小小水泥地上以后,不需要石涧仁下车殷勤,助理已经赶紧过来等着帮两部车开门,为奔驰老板开门的助理更是不忘颂扬自己的老板:“齐总,这条到道观的小路,是纪总四年前为大师铺就的,功德圆满……”

    石涧仁下车比较慢,因为等母亲出去以后,满心欢喜的纪若棠忽然伸手戳了一下石涧仁的后脑勺:“大叔!你究竟跟我妈妈说什么了,怎么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你也是!”

    一心撮合母亲,想给自己找个父亲的少女忽然觉得有那么点不舒坦,说不出来为什么。

    石涧仁眯着眼跟小偷似的,先在车里从窗户瞄了一圈,没看见什么迎接出来的大师,忽然灵机一动:“你不是有墨镜嘛,借给我戴戴行不行?”

    纪若棠扑哧一声笑了:“我那个是巴宝莉的女款,你戴?”

    石涧仁从来不知道墨镜还有这个区别,啊一声惊讶,纪若棠机灵:“那边司机有,我去给你拿!”

    下车的石涧仁连忙叮嘱她:“那你也戴上!”

    笑眼少女奇怪:“为什么啊?”

    因为石涧仁从那位齐总脸上看到的只有贪婪!

    特别是上山前,透过后排车窗乍看见纪若棠的时候,那眼睛里陡然爆出来的,让人如芒在背,很不舒服。

    纪如青成天在跟这些人打交道,绷得比洪巧云紧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