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47、一切尽在掌握中
    是纪如青的电话:“我看你们在医学院大楼停留好一阵,送糖糖回家以后,直接把车开到威斯顿酒店大门口,车钥匙给大堂经理会知道怎么做的。  ”

    挂了电话的石涧仁匪夷所思,下楼看见在树荫下跟小狗嬉戏跳跑的少女:“你给谁打过电话的?”

    纪若棠茫然:“没有啊。”

    石涧仁有些毛骨悚然的伸长脖子看周围,有种被时刻监视的感觉,不舒服!

    小白狗看见他就抛弃了女主人,连摔两个跟斗都要赶紧跑过来,又撕咬他的裤脚,石涧仁伸手抱起来,少女看他脸色:“怎么了?”

    石涧仁摇头:“没什么,名字取好了没?”

    女高中生的注意力立刻转移,笑得一朵花儿似的凑在小狗旁边紧张:“雪花和笨笨,你觉得哪个好?”

    石涧仁想了想:“雪花,天气这么闷热,它小只小只的像片雪花,我还没看见过雪花呢。”

    纪若棠肯定的拿主意:“那就叫雪花!嘻嘻……雪花……北海道的雪花很大……”

    石涧仁把她送回家的时候,小姑娘还抱着怀里的小白狗爱不释手,但是在下车的时候很坚定:“妈妈不许我在家里养宠物,所以只有你带回去了。”

    但是看石涧仁却没有下车,有些惊讶:“我该给你路费是不是?”

    石涧仁笑:“no,no,no,我还没给你学费呢,你母亲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把车送到威斯顿酒店去。”

    女高中生的眼珠子立刻转了几圈,重新回到车上:“那我要一起,万一她说不好听的,我……我……我也要跟她讲道理!”明显她对自己的母亲还是有点吃不准。

    石涧仁却平稳:“她对你永远是个好母亲。”

    果然,纪如青看见女儿跟石涧仁一起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不惊讶不生气:“糖糖。我跟他是谈正事,你选择旁听还是自己去玩。”

    石涧仁新奇的看待眼前。

    得益于帮洪巧云接送画商,石涧仁也到过高级酒店,知道酒店门前故意留下的坡度就是给客人尊崇感。也知道进门礼貌的要给门童说谢谢,但可以深入酒店业方内部,那就是第一次,很好奇。

    纪如青原来就是这家酒店的董事长,而且从她那雕花的高级办公室对开门上的牌子看来。她这家酒店集团并不仅限于这一家酒店。

    而更让石涧仁新奇的是这位居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不光有全落地远眺周遭高楼林立的大窗户,还有厚厚的地毯,光亮的老板桌椅,当然还有挂在办公室墙面上的字画面具,最后才是纪如青的办公桌侧后方一张小小的椅子,旁边充满外国风格的小桌子上还有纸笔。

    看着小姑娘点点头走过去坐下,原来这就是纪若棠的座位!

    原来这位母亲就是这样教育女儿的。

    其实同样也是从能说话能写字就全面开始接受出普通人教育方式的小布衣有些恍然,为什么这女高中生能卓尔不群了。

    但纪如青说得很平淡:“糖糖天资平平,我不指望她能出类拔萃。只希望能跟得上大部队别掉队就行了,所以各方面都不会对她施加太大的压力,却希望她能明了这是个现实的社会,要懂得全方位的锤炼自己,不要变成一个不通人情世故的书呆子。”

    这叫天资平平?

    巨聪明的年轻人早就明白人的确是要分个智力高下的,这其中既有先天基因的关系,还有后天培养教育的因素,可到现在为止自己看见的年轻人当中,纪若棠如果叫做天资平平,那很多人只能算是混沌初开了。同样是家庭环境优越的教育,纪若棠的未来可塑性,比那个宋青云强了不知道多少。

    但看看后面表情平静,习以为常的少女。显然纪如青这种说法从女儿小时候起就这样了,石涧仁隐约把握到了对方的教育方式,笑笑点头:“她很不错。”

    今天纪如青穿着银灰色的套裙装,大波浪的型掩盖不住倦容,但一丝不苟的妆容又加分不少,现在也没啥笑容:“对于她的教育。我其实一直如履薄冰,成功和失败的例子我看见很多,我也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完成,这既是我个人的事业追求,也是希望给她一个更好的平台……”

    后面少女的呼吸有点加重,母亲的努力她终于能体会到。

    石涧仁点头不语,看对方以领导的气场继续:“所以过去几年来,我基本上是把糖糖交给学校,交给信任的班主任、课外老师,请他们在学习之余再帮忙辅导照顾她,现在看起来还行……”

    这样的女儿叫还行?

    换做别人家简直要阿弥陀佛了!

    可能纪若棠的各科成绩在班上真不是拔尖的,但是她的外语交流能力,遇事决断的能力,最重要是在这个年龄段的心态和情绪,已经打下一个极为优良的底子,未来可以说是事半功倍的绝佳好苗子。

    石涧仁还是点点头。

    “但是……”纪如青的转折来得干净利落,后面纪若棠使劲挺直了腰背,把青春烂漫的身姿倒是展露无意。

    母亲的眼神的确加上了一些忧虑:“按照原本的规划,高中毕业糖糖就应该去美国的,可我一直关注的几个朋友孩子按照类似模式送出国的,情况却未见得真如想象的那样,十岁的年纪,忽然离开了父母的约束限制,来到一个完全自由的环境,会变成什么样?”

    石涧仁忽然就想起自己和洪巧云讨论过的:“别说是出国,就是进到大学里面来,没了爹妈的约束,大学生们虚度时光,成天以打游戏谈恋爱为主要生活内容的情况我在美术学院已经屡见不鲜了,道理跟你说的这个是一样的。”

    纪如青难得赞许的点点头:“美国更开放更自由,固然很多小镇民风保守,但是大学里面多半非常自由,学生公寓里只要有一两个狐朋狗党带坏风气,吸食毒品,成天开派对,飙车玩乐的场面,比国内大学那就更花样百出,更何况糖糖这样的女孩子,在西方社会性开放的结果,我所知道一个女孩已经大着肚子回国了,关键还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得生下来看肤色才能缩小范围。”

    这当妈的居然可以当着女儿这么说!

    石涧仁终于看见十七岁的少女在母亲身后悄悄做了个鬼脸,他不动声色,静待对方说出结论。

    纪如青用手里银色的长签字笔敲了敲自己桌面上看起来就很高档的文具架子:“糖糖,你看妈妈办公这么几年了,难道没注意到我这里放了个水晶相框,随时都能镜子一样看见你的表情动作?”

    机巧百出的鬼精灵在她母亲面前还是差得太多了!

    一下就给凝固住。

    石涧仁还是不笑不说话,纪如青赞许的点点头把笔头朝向他:“我拿到了你在外国语学校讲话的录音,听了几遍,你是个人才,所以才同意了糖糖调动集团人手去帮助你,虽然我觉得你有些迂腐或者太过于轻信人,但总体来说是个不错的年轻人,特别是对糖糖这个年纪的心性是有帮助的。”

    石涧仁不争论不解释:“嗯。”

    纪如青更赞许他这个态度:“上次见面算是个面试吧……实话实说,当我晚上下班回家,看见糖糖在家里给我准备好的洗脚盆,还有已经冷了的热水,我得承认我过去几年的教育固然没错,但是其中错失了一个重要的环节。”

    惊闻母亲原来把自己做的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的少女眼圈都红了,充满泫然欲滴的表情看着母亲背影。

    然后听见纪如青表情平淡的论述:“孩子缺少了父亲这个人生中最重要的引导者,短短几天你应该在这方面给了她很多有益的帮助,在这里我要跟你说谢谢,所以……糖糖,接下来你可以出去稍微等一下。”

    从事服务业的老板说话很客气,但整个气势完全都在她的掌控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