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46、真的只是多双筷子?
    被所有高中生称为安可的阿仁大叔收获的几乎都是友善。

    哪怕有几个明显对纪若棠有点意思的男生,对这个安可都很热情,也许辈分上的差距就天然抵消了这种敌意,反而是他们几个之间不停攀比和展现,就跟使劲抖尾巴的孔雀开屏一样青涩好笑,这种年轻人求偶的自然行为,看得石涧仁也是津津有味。

    当然他的反应也是最讨人喜欢的,一直安静的帮忙拿东西,举高各种背景板,特别是某次大家合影的时候,临时找他来按快门,却现他能操作那台男生从家里带出来的单反相机,后来就干脆请他一直给大家拍照了,回报就是在纪若棠的提议下,所有高中生都用英语对话。

    外国语学校的年轻人们在石涧仁周围又营造出一个外语环境。

    这就是石涧仁的态度,他并不抗拒现实,现实对外交流需要懂外语,那就积极的去学习,但学习外语的目的并不是完全否定自己的语言跟历史啊。

    当然这个时候他充满理解跟好奇的开放态度,才是高中生们喜欢他的原因。

    满脸胡茬的“大叔”对他们颇有些奇装异服的爱好相当包容,哪怕好些过路的成年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来打量他们,石涧仁依旧乐呵呵的仔细观察并协助他们改进这些服装,只是那些话要让他用英语表达就太难了,只能全程指手画脚的比划。

    这一天,石涧仁听到最多的就是sp1ay这个单词,对于这些年轻的动漫爱好者来说,表达对作品喜爱的最佳方式就是将自己变成其中的角色,这就是sp1ay,石涧仁随便在展会上找到书摊翻了几本有代表性的角色作品,就现其中大多推崇的是热血、坚持、拼搏等品质,就自己掏钱把各种各样都买了一两本,准备回家钻研。

    当古时候的书生们只能读四书五经,他们就会成为儒家思想的坚定传承者。而现在的年轻人热衷于看这样的书籍,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力,真的就取决于这些书籍的内容。

    同样被高中生们热烈欢迎的就是那条白色绒毛还带着尖嘴的小狗,纪若棠灵机一动的从自己短裙上摘下一条不知道什么白毛毛缠在狗尾巴上。居然就冒充这是条白狐!

    尖叫欢欣的年轻人们轮流抱着莫名其妙的小白狗拍照。

    参加动漫展的游客也大多是中小学生,川流不息的年轻人们很热衷于跟这些熟悉的角色形象拍照,看起来sp1ay扮演者的成就感也就体现在这里了?

    等到午休时候,精疲力竭的高中生们开始三三两两的靠在墙角的廉价地毯边休息,石涧仁抱着刚吃了盒饭心满意足在自己怀里翻着肚皮睡觉的小白狗盘坐在地上。脑子却在思索年轻人们的行为模式。

    纪若棠也疲惫的摇摆着过来,一上午她基本上是被邀请合影最多的那个,据说是扮演的什么妖精,化了点淡妆的笑眼少女更显电力十足,这会儿就跟电池耗尽一样,坐下就随意的靠在石涧仁的背上呓声:“累……死了……英语都说不出来了……”

    同样的年纪,耿海燕她们得为了生存打拼,也有些孩子在故作深沉的放纵堕落抽烟喝酒打架生事,这些高中生却能按照自己的兴趣消耗精力,真是幸福得太多了。

    没听见他的回音。女高中生不满:“干嘛,安慰我呀!”

    石涧仁笑着说自己刚才想的,纪若棠就轻轻张开点小嘴,停顿两秒:“其他的同龄人……他们都怎么过的呢?”

    石涧仁笑容更宽厚了,也许这就是区别,有些人在这时根本不屑一顾,但这小姑娘却有一颗开阔的心:“我是在山里长大的,通常一个村是没法有学校的,而大山里一个乡几十座大山才有一所完小,也就是完整的小学。我知道有些孩子每天都要步行爬山二三十公里去上学,可他们接受的教育也只能是到识字而已,因为很多老师不愿到那里教书……”当初老头子也带石涧仁去看过,最终还是决定全部自己来。他们住得最偏远,每天花费三五个小时在路上实在是不划算,也没必要。

    接着是县里面的孩子,那种流里流气自以为成熟的混社会,农村历经各种艰难考进城里中学,希望考上大学跃出农门的。这些石涧仁都有见识过,最后才是码头上耿海燕她们那样的同龄人……

    不知不觉,本来靠在他身后的女高中生就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了,而另一边大腿就趴着被占据半边位置的小白狗,石涧仁轻抚着小白狗的绒毛,说话也轻言细语:“各种不同的环境,造就了不同的心态和观念,观察起来很有意思的……”

    仰面朝天的女高中生,眼眸明亮得好像星辰,专注的听着偶尔提问,原来是这样哦是她最多的感叹词。

    等到下午展会重新开始,高中生们又精神抖擞的展现着自己钟爱的角色,不过到收场的时候,那条已经基本被公之于众的小白狗也没有人来认领,纪若棠欢喜得很:“我们自己养!一直都想养条小狗小猫,妈妈不允许!”

    石涧仁要确认:“到底是你养还是我养?”

    纪若棠连忙双手合十:“大叔……所有权是我的,饲养权是你的,我当董事长,你做总经理,好不好?”

    啧啧,高二年级把商业关系就确认得如此娴熟了,还使劲抓着石涧仁的手臂摇着撒娇:“它就这么一小只,吃得少穿得少,养着嘛,我开学后每周都能去看它的,每周给它带吃的!”

    石涧仁寻思自己都在做盒饭了,这小狗也就多一双筷子而已,点头答应了,重新上车的纪若棠都忘了维护英语环境,兴致勃勃的坐在副驾驶抱着小狗要给它取个名字,各种千奇百怪的中外名称不下几十个,一直在司机耳边盘旋。

    石涧仁回程时候稍微拐了个弯:“我顺路去医院大楼看看老王,始终还是不放心那夫妇俩。”

    纪若棠比他更能理解这其中的难处:“对啊,他是直系亲属,你反而没有资格去问什么。”

    石涧仁也承认这点:“昨天叮嘱护士的时候,我看他们也为难,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我是图老王的财产呢,有什么事情给我通风报信好像也不太对,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我没有任何关系。”

    纪若棠小大人似的跟着点头:“我也去看!”

    不过进大楼的时候,抱着小狗的她当然被保安拒绝了,把小狗自己丢在车厢里锁着?

    女高中生纠结几秒还是决定在楼下草坪树荫下等着。

    石涧仁自己上去,却看见两个护工在那女人的指挥下给王汝南做清洁,当儿子的又不知去向了。

    远远的看着自己的老朋友一动不动,石涧仁面无表情的摇头过去协助。

    足足有半小时,兜里的电话响起来,石涧仁才打开接听:“喂,您好,我是石涧仁……”现在他已经开通了来电显示,可显然是个陌生号码。

    那边的声音很平静:“到我这里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