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45、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儿
    重新回到医院大楼,站在病房窗外,看见王希庭躺在旁边陪护床上呼呼大睡,石涧仁又站了半小时才悄然离去,叮嘱护士有任何情况都给自己打电话。

    移动电话真是个好东西。

    回到家,本应被翻得一团乱的场面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很显然林岳娜是个优秀而恰当的人才,石涧仁蜷在竹板床上平静的听着水声入睡,就是夏季污水沟边蚊子有点多,晚上被咬醒了好几回。

    第二天一早先去奶茶店和画室分别看了看,杨德光正在指挥人买菜炒菜,暑假就不用送盒饭了,现在是在做练习准备,石涧仁才搭他的车去了纪家的高档小区,杨德光带着几个女店员过去,说大家都尽量在现场帮忙,而林岳娜家就在江州大学那个区,中午以后再一起过来。

    石涧仁从自己整理出来的周边工地里列出一张清单:“这五六家建筑工地,你们先去三四个人,带着耿妹子做的那个饮料车过去卖饮料和几十个盒饭试试,看哪家的态度更好更友善一些,我们接下来就选哪家开始去大量供应盒饭!”

    杨德光喜笑颜开的接过去:“好的,我们一定做好!”

    独自一人走进高档小区的石涧仁果然不需要盘查身份,保安对他真的是记录过:“石先生好!”

    小布衣点头致意还算平静,因为等石先生再出来的时候就远没有进去时那么平静了……

    哈哈,因为纪若棠揣着衣兜出门来,就只用英语跟他对话了!

    这让十八岁的少女笑得在后座前俯后仰,特别是看着一贯老神在在的石涧仁满脸懵逼的模样,女高中生开心极了。

    没错,这就是纪若棠的英语教授方式,并不是从教abc或者背单词研究语法开始,而是先对话,回归最简单的语言环境,用一口纯正的英语对话起码在车厢里营造出两个人的英语环境。

    其实每个婴儿牙牙学语的时候。不就是这样么,从完全听不懂周围的人在说什么,迫切的希望能沟通,慢慢听懂某些日常用语。然后才能开始打下烙印痕迹。

    石涧仁试着:“哈罗……是你好的意思?”

    纪若棠还用俚语:“吔!我们去……”一长串英文娴熟而晕头。

    石涧仁是真聪明,用手指外面:“左边,还是右边?”

    纪若棠:“1eft……”

    一路上重点就是训练这两个词,快点,慢点之类的方位词也频繁出现。小布衣吃力的捕捉其中能熟悉起来的单词。

    最后把车停在一片灰白色现代建筑前面的时候,就算做过出租车司机,石涧仁依旧累得满头大汗。

    但显然,这时候让他说两句沿着左边还是右边的英语,他已经能勉强音了。

    纪若棠还是英语,自顾自的说自己到这里来干嘛,用手势指挥石涧仁打开后备箱,取出里面一口大箱子提着跟上,如果撇开周围逐渐增多的各种年轻人,石涧仁真的好像随着纪若棠来到了国外。面对一个完全的英语环境。

    他当然能领会“小老师”的这番苦心,绝口不问不听周围的汉语,坚持用结结巴巴的英语词句回应,哪怕只有一两个单词,他也基本上不用汉语了,纪若棠笑得欢快,脚步更轻快的跳进去。

    石涧仁看着今天已经换成一身黑色加三条白杠运动服的纪若棠,再仰头看看建筑大门上拉开的横幅“江州市动漫嘉年华会”,完全感觉到了另一个世界,码头上根本接触不到的新世界。动漫是什么,嘉年华又是什么,这样的词语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

    还好他就喜欢接触新世界。

    到处都是色彩艳丽的招贴宣传画,热闹非凡。建筑前广场上按照国内习惯飘扬起来的红色大气球下挂着一条条红底黄字宣传语,在经过了半小时的英语突袭以后,石涧仁居然觉得这些文字非常亲切,特别扎了个简单马尾的女高中生在前面对他挥挥手,已经有一大群同龄人亲热的跟她站在一起,第一次见过的闺蜜晓雯自然也在其中。远远的就对石涧仁招呼:“大叔……”纪若棠连忙拉住她嬉笑着耳语,眼色异闪的晓雯捂着嘴笑以后果然变成喊安可!

    拖着箱子过去的石涧仁试着用哈罗回应,他也真是有颗学习的心。

    可纪若棠能带领他学习的东西就太多了。

    顺着宽大热闹的正门进入这家展览馆,里面琳琅满目的各种动漫书籍、游戏甚至电子产品的展台让石涧仁目不暇接,叽叽喳喳的高中生们比他更兴奋,纪若棠接过了箱子用英语示意让他在这里等待,就快步跟同伴们进了旁边临时搭建的更衣室。

    试着往里面展台走了几步,石涧仁就现密密麻麻的人流正在进入展场,思忖一下如果光用英语自己真的可能会跟老师失散找不到定位,就乖乖的回退几步站在大门附近的空地边,观察热情放宣传单的工作人员,其中还不乏很多青春靓丽的shogir1,八月的天气,正是她们胸衣短裙贴满广告的模样,引来不少拿着相机拍照的记者跟摄影爱好者。

    已经能娴熟操作单反相机的石涧仁还是第一回看见这样很多摄影者的场景,好奇的专注观看,刚接过几张宣传单打算了解这什么嘉年华是啥意思,却忽然觉得有什么在牵扯自己的裤脚。

    以为是纪若棠出来招呼自己的石涧仁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条白色的小狗,哧哧哧的盘旋在自己脚下,偶尔仰头看向他的眼神……嗯,不知道观相师有没有观狗这个分支,反正石涧仁看到的就是惶恐不安,也许周围这么多人的场面吓着了这小东西,笑着蹲下去试试伸手抱起来,的确感到那小身躯在不停的瑟瑟抖,就干脆把小狗抱在怀里,朝周围看了看,却没找到丢失者。

    等到耳中听见清脆的安可声转头时候,那小狗已经趴在石涧仁的肩头亲热的拱来拱去,紧接着石涧仁目瞪口呆的同时,几个女生出震耳欲聋一样的尖叫,就在周围人齐刷刷的视线中,朝石涧仁扑过来,毫不顾忌的伸手:“呀!小狗,好可爱……”

    连纪若棠都忍不住先叫了声小狗,才忙不迭的换成英语:“多哥……多哥……”

    但石涧仁这个时候明显惊讶的是这帮女高中生的穿着,怪不得之前一般都穿着裙装的纪若棠今天会变成运动服,还一个个都带了箱子背包,原来她们到更衣室折腾这么一阵,身上竟然变成了各种艳丽又奇怪的服饰,就说纪若棠这身上吧,一改她往日的清新雅致,竟然是一套露出大半个肩膀,满身金灿灿胸衣和毛茸茸短裙加金色长靴,头上不但戴了个极为夸张的金色蟠龙盔,还顶了一头粉紫色的假!

    手里提着一根裹满了银色锡箔纸的长棍,端头还有个透明的水晶球,石涧仁刚觉得那棍子长度有点似曾相识,又陡然现同样顶着蓝色长的晓雯竟然穿着一身红色的女仆装,那款式隐约又跟自己奶茶店的店员服类似,但是胸口露出得也太多了吧!

    再加上后面6续出来一个个拿着巨大长剑斧头的妖魔鬼怪造型,石涧仁对新时代青少年的暑假活动完全感到难以理解!

    这都是什么鬼啊!

    难道这才是纪若棠的爱好?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