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41、前车之鉴是一定要防范的
    所以从这一天开始,几乎纪若棠就每天都往这边跑,直到晚饭后才回去,用她的话来说,从刚刚放假后也就能放松这么几天,接下来不是出国旅游学习就是到母亲的公司去学习培训。

    她母亲还真不是只把她送出国那么简单。

    老王基本上都静静的躺在那里,两天两夜基本上那双儿子儿媳就没来看过,据护士台那边说,好像打了两个电话问情况,听说情况稳定,根本不问谁在照顾就直接挂掉了,所以现在连有些换班的护士都开玩笑问是不是小儿子和小儿媳。

    纪若棠笑着挽石涧仁的手臂落落大方:“我才不会找这种大叔呢!我以后的男朋友应该是流川枫那样高大俊秀的,你们看他好黑!”

    其实护士中也有二十来岁看动漫的,嘻嘻哈哈的和这女高中生分享自己蛮喜欢樱木花道,石涧仁表示她们说的自己完全听不懂,但真心觉得跟这样的女孩子打交道轻松,舒坦,自己每天照顾好老王不费劲。

    因为石涧仁把那高级面包车停回画室外面了,他没有随便用别人车的习惯,林岳娜来医院送一次水果还有石涧仁的日用品跟笔记本电脑,惊讶的看见了纪若棠:“呀!真好看的小姑娘!”

    纪若棠立刻没笑脸,直接询问:“你是他的女朋友么?”

    林岳娜看看对方脖子上的蒂芙尼项链,连忙摆手:“不是不是,你不知道阿仁有个奶茶公司么,我是开部经理,专门给他做事的……嗯,很崇拜他!”

    那笑脸真是立刻就浮现出来:“阿仁……嗯,真的?姐姐,你们的店开在哪里呢。”

    林岳娜就是来汇报这个事情的,江州大学那家店的施工已经开始了,具体的细节一二三四。石涧仁有什么需要指示的四三二一,纪若棠马上不做声,只坐在旁边专心的听。

    其实呆在医院陪护老王,反而让石涧仁有完全安静下来思考的时间。要不是纪若棠来打搅,他可能早就开始办公了:“两家店先各买一台电脑,去朝天门码头这家二手店买,阿光知道地方,藏在柜台下这样从台面平视看起来就很高档了……”

    赵倩拍的照片很多。而且有特别标注哪些是重点,其中有些还明显是偷拍的,偶尔能看见洪巧云蛮横的冲进画面展现魅力,赵倩自己就从未出现过,石涧仁看得津津有味但抓紧先看图纸,惊喜:“没错!没错,她抓这种细节还是抓得好,真的是专业的,感觉好,就是这种香港的味道。对,就照她这个来装修新店,相比之下我是外行就不乱指导了。”

    林岳娜有些欲言又止,因为那不做声的纪若棠已经踮着脚尖趴在石涧仁背后的窗台上,好像一只高贵的波斯猫一样伸长脖子好奇看屏幕。

    石涧仁转头:“你看得懂?”

    纪若棠又展现笑容:“尖沙咀的陈记丝袜奶茶店嘛,我每次到香港都要去喝一杯的,那几家照片我都知道,有铜锣湾的,中环的……”如数家珍。

    得,只是远远看看照片就知道是哪里。石涧仁挠头干脆把电脑送过去:“要不你自己看着玩?”

    没想到纪若棠却乘机坐过来挤在他旁边露出个讨好的笑容给林岳娜:“姐姐,你们说你们的,我就听听大叔说话,不泄密的。”

    林岳娜可能比石涧仁更能看出这小姑娘的家世经济条件。殷勤:“不是不是,不是你不能听,我是不好意思对他说……”然后面对石涧仁好像真的鼓了鼓勇气才开口:“你……不在的几天,你住的地方去了贼!”

    收回电脑看照片的石涧仁惊了一下抬头:“啥?我住的那房子遭了贼?”他不是惊讶这件事,而是惊讶自己那个穷得啥都没有的地方还有人去偷?

    林岳娜艰难点头:“因为晚上没人在家,被翻了个遍。是第二天阿光去搬原料时候看见叫我去的,整个房间里全部被翻找过,连我们的奶茶粉都被拆开抖在地上,还好我已经挪了大部分去新店那边!”

    纪若棠吃惊的捂了自己嘴!估计是太想说话!

    还没完,林岳娜飞快的看一眼石涧仁:“洪老师,她的画室也被撬开,翻了个底儿朝天,连仓库里面所有东西垃圾都翻过了,还好画幅没有伤害,所以我问过她,她说画室里面哪些哪些东西没事,就不用报警,因为两边都没有丢失哪怕一分钱,是我没安排好,这些日子你不在我应该安排阿光住你那,其他员工分到画室也该有人。”

    石涧仁却摇头:“幸好没这么安排,万一伤到了人怎么办?”

    说到这里,石涧仁和林岳娜对看,都是聪明人,甚至不用说出来,眼神一对就分别点头,石涧仁肯定:“对,应该就是他们,在找什么东西,当然不是砚台,那个已经在香港公开卖了……”

    林岳娜延续当初那个笑话,双手抱拳:“少门主!您除了金箍棒和砚台,还有什么法宝没!”

    纪若棠立刻忍不住哧哧哧的笑起来,石涧仁无奈得想去弹林岳娜的头:“胡闹!我带下来的除了一身破衣服就只剩那支毛笔了,师父在集市上给我买的,不是什么高级货……好吧,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不用理他们,做好你的工作,注意你的安全,让阿光每天送你上下班。”

    胖姑娘不屑的抖两抖:“你觉得我会怕什么?来两个精壮男给我乐呵下?”

    啊,你能不能别这样随便走油酥路线?

    吓坏了小姑娘花花草草怎么办,石涧仁连忙转头看,结果纪若棠一脸无辜的笑意:“什么?”

    可石涧仁看她眼神是完全懂的。

    好吧,林岳娜讨论完工作,留下笔记本电脑就走了:“这些天我成天把阿光带着,你需要用车就给我打电话,他开车过来,店里一切都好,不用担心!”还给石涧仁轻佻的来个媚眼,但媚眼的方向是示意到纪若棠那边的,意思是抓住机会,这个真不错。

    石涧仁又注意到女高中生其实是看见了这表情的,依旧脸上装着啥都没看见。

    再然后剩下两个人坐在高级病房外面长廊的休息玻璃钢椅子上,石涧仁默默的打理电脑,纪若棠坐在旁边看,越看越近,最后就轻轻靠在他的臂膀上,有点试探的轻柔,和耿妹子当初的一往无前不一样,跟林岳娜雷霆万钧飞跃过来砸断石涧仁的腿气势更不同。

    石涧仁没马上颠开,低头:“怎么?”

    女高中生答非所问:“大叔……教我用电脑吧?”

    石涧仁揭穿:“你还需要我教?随便请个电脑培训的老师上门多轻松,我这是野路子,不专业。”

    依旧靠着把目光停留在屏幕上的纪若棠小声:“那……教我古诗词,我语文成绩不好,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道理也是今天才明白。”

    石涧仁还是无情:“哈,去书店买本唐宋诗词解析,什么都有了!”

    十七岁的少女干脆抬头:“那……我教你外语,那天那两个人站在这里用日语说没有找到东西,我就能听懂,想不想学?”

    看着那粉润细腻的唇瓣近在咫尺,如月牙般弯曲的笑眼里满是认真的情绪,石涧仁有过耿妹子的前车之鉴:“你……不是想跟我处对象吧?”

    少女楞了一下,所有的情绪都变成了笑,咯咯咯的使劲捂住自己的肚子和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不…哈哈哈…大叔,你这么黑!好土哦,还,还……处对象!”

    这会儿她电话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