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9、冰与火的交融
    得益于从小跟随师父长大,一对一言传身教的结果就是石涧仁比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更能继承领会一个老者的睿智和经历感受,在小小年纪就明白,跟人争论是最没有必要的。

    任何一个人,哪怕愚钝到极点,也有自己的独立思想,哪怕是被愚弄盲从,也总有自己的看法跟思维方式,如果上升到要用争论来说服对方,那就是一件成本极高的事情。

    与其说花费口舌去艰难的说服对方,石涧仁更愿意选择做。

    所以他基本上都不爱跟人争论,连给耿海燕和杨德光说点什么道理,都得找寻方式,洪巧云那样的不用多说,稍微点点大家就能了解算是最舒坦的。

    所以这也造成他面对警察下意识的都不会去争辩什么,他不是先急着去找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而是想从头解释为什么。

    但纪若棠显然很清晰当下该怎么做,同样应该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井井有条!

    那位穿着西装戴眼镜走在最前面应该叫老吴的人看来认识开门的派出所所长,笑着寒暄缓和了气氛,小姑娘脆生生的说完那一句就让开点,后面上来两个年轻人,一个提着巴掌大的便携式监视器,另一个拿着一台掌中宝摄像机,直接在审讯室墙角接上电源就开始播放。

    四名穿着警服的公务员和这一群人一起看着十二寸画面,石涧仁也看。

    黑白色的图像在简短雪花点之后跳出来,固定不动的角度场景,很明显就是某个餐厅的监控摄像头,然后很快看见石涧仁和纪若棠前后脚端着快餐坐下来,一边说话一边吃东西。

    纪若棠声音还是充满稚气:“这是我们在铁西区建设商厦的肯德基餐厅吃东西,左上角有监控画面时间……”

    所有人都看着明显应该家庭环境很不错的女孩子和这个年轻男人坐在那交流,虽然没有声音也不那么清晰,但两个人脸上的笑意跟随和是都能感受到的。

    直到突然石涧仁摸出移动电话,只有那么一两秒。石涧仁还诧异的看了看电话确认电话没有被挂断,再凑上去叫几声起身,接着石涧仁就合上了电话快步往外走,少女连忙跟上。两人走出画面暂停。

    纪若棠只是给了个眼色,另一个男人连忙拿上一张打印清单:“这是刚刚从电信局调出来的通话清单,石先生的电话的确就在这个监视器画面时间接到了那位王教授的座机电话,可整个通话并没有中断,一直持续到54分钟以后才挂断。看画面上石先生已经合上了电话,也就是说王教授的电话一直没挂断,那时他可能已经处在昏迷状态了,才造成石先生的电话就暂时无法跟别人连接……”

    纪若棠安静再动动下巴,马上又有人奉上另一张打印清单给已经专心看单子的警察:“这是纪小姐的电话清单,在石先生电话没法连接的时候,借过她的电话联络在香港的另一位教授咨询该如何处理这件事,联络美术学院的什么后勤值班人员,请看看这电话时间是在第33分钟,而这时候他们两人已经站在了铁路医院的急诊大厅。王教授被送进了抢救室,至于在54分钟挂上并拨打王教授家电话的,可能是通知王教授家属的保安,这点可以由警方去查证。”

    那个一直在跟所长寒暄的老吴终于开口:“喏,很明显我的当事人只用了半个小时就从建设商厦驱车赶回美术学院宿舍区,马不停蹄的救了昏迷在地的王教授,然后送到医院,这没有什么疑点吧?医生也证明了王教授的病情是因为在卫生间洗澡缺氧导致血压升高,并没有任何搏斗痕迹外伤,而老先生洗澡的时候。我的当事人一直在外面用餐,我们还能提供所有这个阶段的证据资料,如果需要的话。”

    警察们的脸色变化了,唯有那个肥胖点的警察坚持:“但这也并不能说明他完全清白。哪怕十分钟也能把老人推到卫生间伪造成那样的结果,除非有精确的抵达时间证据!”

    这就是典型的先认定有罪,再找寻证据的思维模式,无数冤假错案的源点。

    整个场面安静了一下,两名年轻警察已经彻底放松,那个所长笑了笑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纪若棠开口:“稍等!”摸出自己的电话,就当着所有人拨打电话,很快接通:“柳阿姨,我是糖糖……嗯,嗯,还好啦,回头逛街,回头逛街……我是问阿姨个事情的……不是男朋友啦……你能帮我确切的查一下,前天晚上八点二十分左右,鲁东电视台播放神雕侠侣电视剧开头音乐的时间么,精确到秒!”

    说完以后挂上电话等回音:“这是江州电视台的副台长柳子越柳阿姨,大叔抱着老爷爷出来的时候,我正看见车窗外小卖部里在播放这个电视剧音乐,而且那个老板的孩子因为急着跑到正面看电视,带翻了桌上的东西,摔了俩碗,被他爸爸打了两巴掌就使劲哭,这个警察叔叔可以马上去查问。”

    很快,几乎就是纪若棠说完,警察们还没开口,她的电话就响起来,那边一把悦耳标准的主播口音:“糖糖,我已经查到了,晚上八点二十三分十九秒,够了么?”

    把话筒对着警察们的纪若棠巧笑嫣然的收回来温柔:“够了,谢谢柳阿姨,放假了再跟您一起去东京玩哦。”

    老吴已经算好时间:“喏,从建设商厦到美术学院宿舍区,还进去抱了老人出来,一共十七分钟,需要测试一下从建设商厦到宿舍区在晚间八点过的最快驾驶时间么,我们有司机等在外面,随时测试。”

    那肥胖警察满脸纠结的挣扎一下:“那……你肯定了!”然后又强词夺理:“这也不能排除他有同……”

    哈哈哈大笑的所长制止了这太过明显的主观臆断:“好了好了,证据已经证明了这位石先生基本是清白的,对不对,没事了,不过你这段时间不能离开江州,随时都要能保持通讯找到你,能做到么?”

    纪若棠一个眼色,那老吴赶紧:“我来,我来担保,找得到我就能找到我的当事人,老张我来说,我们律师事务所一直都承接他们的,他们可以先走了吧……”

    重新站在炙热的阳光下,感觉那种热度好像非常珍贵的慢慢浸到皮肤跟五脏六腑里面去,重新回到火热的生活中,才彻底摆脱那深渊一般的冰凉,看看手腕上隐约可现的红印,转头正式的对纪若棠说:“谢谢,谢谢你帮我证明了清白。”

    纪若棠挥挥手,那些个拿着监视器、摄像机和通话清单的人就好像变魔术一样,无声的消失了!

    依旧剩下还是满脸清纯笑眼的明媚女高中生:“嗯!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请我吃肯德基报答我!”

    还好石涧仁不太明白什么叫做好人卡,他也笑了:“好!”

    是该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