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3、长得漂亮有钱还努力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接着还买了个电水壶,因为纪若棠说她家连烧水的东西都没有,洗澡是打开龙头就有热水,喝的除了桶装水瓶装水,就是咖啡机和专门烧点泡茶之类的开水壶,巴掌大的那种,人家真不需要大水壶来烧水洗脚,难道叫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用大锅子烧水?

    所以石涧仁开车的时候还叮嘱了一下这玩意儿:“千万别干烧,没水插上电就很容易炸!”曾经以为自己被炸瞎眼的小布衣还有点心有余悸,这种菜市场杂货店卖的东西都没说明书。

    轻轻把格子短裙往两腿间压了压,才斯文蹲在俩座位间的少女,认真查看电水壶内的构造:“哦,好的,我从来没用过,你懂得好多哦。”

    石涧仁不回头:“你也不错啦,外语说得那么好。”他所接触的人中,迄今为止外语最好的就是这个小女孩,洪巧云只能简单的说点日常用语,戴望舒她们已经不止一次的在画室交流如何作弊才能通过外语考试了,赵倩更是个连音都有点怪怪的档次,貌似连四级英语过级都有点头疼,这位外国语学校的英语课代表显然很娴熟。

    不抬头的少女轻声:“这很正常啊,妈妈每年都会送我到外语培训机构去学习,从我五岁起就开始念各种英语、日语补习班,选修法语和俄语,中间我还去香港参加过外籍老师主持的课程,她已经帮我联系了两所北美大学,念完高中就过去生活读书。”

    石涧仁第一次听见这样高级的成长方式,有点惊奇,只嗯一声点头,琢磨那位宋老板怎么就没出国去,听见少女的声音好像从地面起来那么低:“可我就想陪着妈妈。要是再有个爸爸能带着走走动物园,菜市场,教我怎么用电水壶……那就更好了……”

    石涧仁从没问过对方的父亲为什么没出现在生活中,当然以自己父母都没有的情况。他也不多问,这会儿听了脸上也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没回应,把车开得平稳一些。

    纪若棠好像也意识到车厢里的安静,抬头看了看开车的司机。眼神明亮的带点思索,最后站起来坐回去,好像在跟自己习惯的那位朱师傅比较:“大叔,你到底多少岁?”

    石涧仁笑了:“真心距离你长辈的年龄还差很多,对了,是前面的明珠苑东门么。”

    少女看看:“对,直接进去,我给安保说一声……”又是那种轻轻的微笑开道:“对的,是送我的车,麻烦您把这个车牌号记一下。以后就免检了。”安保的态度对石涧仁都很殷勤。

    小布衣顺着鸟语花香的内部道路转了个弯,送到一栋三层楼的房子边,虽然没上回宋老板那个那么豪华高档,但很明显在这有五六栋二十层左右高楼的小区里,这四栋三层小楼又独立的有个安保哨,精致的大理石黑铁花栏杆架上装着电子感应设备,保安很熟络的过来开门:“纪小姐你回来了。”

    普通人只能看见自己那点天地的时候,阶层真的已经拉开了差距。

    纪若棠却指指车:“记一下,免检了。”这个保安连忙就拿本子过来写。

    石涧仁有点诧异的坐在驾驶座上没动,纪若棠转头嫣然一笑:“东西到了。你不帮我搬进去?你不是按时计费么?”

    好吧,石棒棒算是再见识了一回豪宅,从档次上来说比宋老板的差点,没那么奢华庞大。但进门富丽堂皇的客厅厨房,到处花枝招展的锦缎面料和墙纸让他还是有点花眼:“放在厨房就行了么?”

    似乎江州的棒棒成天都在出入送货到别人家里,却很少听说有什么不法行为生,所以本地人都很信任棒棒的老实。

    纪若棠却指着宽大干净的房间:“每天上午都有小时工过来做清洁,我大部分时候都住在学校,如果要吃什么。也可以打电话给家政公司要求他们的保姆过来给我把饭菜做好,你们公司也有这样的服务?”

    哦?原来已经有人聪明的做到这样地步,石涧仁有些好奇:“能把联系电话给我么?”

    纪若棠原以为他会热情揽活儿,有点诧异的咯咯笑:“怎么,你要干嘛?”

    石涧仁认真:“天底下的聪明人到处都有,原来真有这样的家政服务公司,我要去学习一下啊。”

    少女眨巴眼睛不知听出来没,从带着维多利亚风格的门边鞋柜上,找出一本小册子递过来:“喏,这里包含了他们所有的服务,做清洁、搬家、收拾庭院、做饭甚至还包含了洗衣服。”

    石涧仁有些叹为观止的快翻看,却有些出人意料的匆匆把小册子放回去:“好的,我已经记住了这个电话号码,回头会去全面学习的,那我就告辞了。”

    满以为他会多待一会儿的少女略微吃惊:“你……不坐一会儿?”

    石涧仁提醒她:“我只是棒棒,来帮你把东西搬进来的,还要找你多少钱?”

    看他真的已经快步走到门外,然后站在那掏出一把零钱,双手背在身后的少女终于怀疑了:“你……真的是棒棒?”实在是这个时候,只要没了那根标志性的棒棒,光可鉴人的刺猬状时髦头,型男风格的须型,就算是穿着石涧仁之前普通的黑t恤休闲裤,看着也是个整齐干净的城里人,甚至还有点潮,主要是那精雕胡须太抢眼了。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他这展现出来的谈吐、见识,外加移动电话、豪华面包车啥的。

    石涧仁哈哈一笑:“不然呢,你中午在商场门口难道看花了眼?老板说个话啊,二十五的电话费,车费也算你二十五块不算多吧?”然后找出来一张五十的递回去。

    双手继续背着,纪若棠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我还没吃饭,我要出去吃饭,继续坐你的车,好不好?”

    没想到石涧仁竟然直接:“不好,你这情绪有点不对,我不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样的,你这种希望能有父母陪伴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得学会调整控制,而不是另外找个女伴或者棒棒来随便跟着一起,就能填补的。”

    跟姑娘打交道的时间不少了,奶茶店里尽是小姑娘,石涧仁这样本收集可够丰富的,有些话不如直接点,含含糊糊的很容易造成误会,说完看纪若棠的脸腾的一下开始红起来,就连忙把那五十块探手放在门内的鞋柜顶上,转身就跑。

    没曾想,那红脸的意思不是害羞或者恼怒,高二年级的笑眼少女就那么双脚往外一撇,直接坐下来,然后拉开了嗓子,大哭!

    得!石涧仁刚转身出来爬上那辆红色的面包车,那十多米外的保安就满脸狐疑的过来了:“先生,怎么回事?”再多走一步看看以鸭子坐姿势双手横擦眼泪哭泣的小姑娘,哪里还敢放石涧仁走:“嘿!哥们儿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纪小姐怎么在哭,你干什么了……”一边说还一边抓起手里的对讲机:“喂……”

    石涧仁看看横在独立安保哨边的横杆,再想想外面那小区门口的岗哨,只能无奈的推开门下来:“停停停,我再跟小姑娘说说,您就站在这儿看,行么?”

    双手岔开从手指缝里看着他无奈走回来的少女,忍住了嘴角的抽动,手指使劲抹了抹好看的眼睑,真的,一滴眼泪都没有!

    是谁之前说她纯真无邪来着,来来来,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