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30、难以掩盖的精气神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    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那个晓雯还双手在嘴边做扩音状的尖叫:“大叔好棒!”

    这声音突然一下穿透整片诗词声,引来学生们大片的哄笑。

    石涧仁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或者让人下不来台,态度翩翩自然不造作:“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家长,有幸参加贵校的家长会,教书育人重在德行,如果说一个人心怀不轨,品行低劣,哪怕是外语说得再溜,考试成绩再好,那反而会因为他们能力较强,容易犯下更大的错误,这样的教育还能算是教育么,望各位家长明鉴,也祝各位学生能……”正说到这里,忽然裤兜里的移动电话响起来,刚刚有些安静的会场里,铃声特别清晰。

    石涧仁也觉得自己说得差不多了,抱歉的鞠个躬,转身一边给那几位满脸红光的主任校长笑着做请的手势,自己就一边顺手从兜里摸出手机,弹开翻盖接听着从讲台另一侧跳下去!

    能送孩子进这样学校的人,对这个小通讯工具都是并不惊奇的,连学生拥有的都不在少数,台下一片掌声,但纪若棠已经呆滞长大的嘴几乎凝固着再尽量张大点,木木的转过来看几个位子之外的闺蜜,目光里满满的都是问号:“这还是棒棒么?我们顺手在街上捡了个什么棒棒啊!?”

    不但能说会道,诗词歌赋大道理一堆一堆的来,兜里还随便掏出来个移动电话,晓雯终于挤出声音来:“t28?!爸,你是不是买成4ooo多一个?”

    她那父亲表情轻松:“对啊,去年底还卖6ooo多呢,这个年轻人不错嘛,在纪总的朋友里肯定也是青年才俊,这算什么?”

    对的,在他们熟悉的层面移动电话只是个工具。可哪有街头棒棒随手掏出来的移动电话还是最新款最贵的?

    看着石涧仁居然走下讲台自顾自的顺着礼堂侧门就出去了,纪若棠赶紧站起来,快步追出去!

    这时候她的班主任还在台上和教导主任相互头疼该谁上去接这个话茬儿呢!

    这就好像来了个功力群的歌手唱了绕梁三尺的曲子,他们这种庸碌之辈又能说出点什么来呢?

    下面的掌声带着起哄的意思更热烈一些……

    石涧仁才不在乎别人能不能把这场子收拾起来。表达清楚自己的立场观点要是能给人点念想,就准备溜之大吉了,这一个多小时的棒棒业务估计是打翻了收不到钱,那小姑娘看着当妈的是个什么总,自然有办法了结局面。说不定真的学校找到她母亲,还遂了小姑娘的愿呢:“喂?到了?”

    洪巧云的声音有点做作:“不知道为什么,下了飞机忽然就觉得还是应该给你打个电话报平安,赵经理来给石经理说句话不?”

    话筒里赵倩鼓足了腮帮子估计在几米外憋出点声音使劲:“我不!洪……老……师!”一字一顿的态度看来已经是她面对老师的极限。

    石涧仁也有点感叹隔着数千公里还能如此清晰绘声绘色的传播对话:“那行,你们在香港注意安全,请赵经理早点完成工作传递回来,这边等着……”

    旁边一把银铃般的声音满载问号:“大叔!你们棒棒的业务还开展到了香港?!”

    那边洪巧云听见好奇极了:“谁?什么声音,什么小姑娘的声音,哈,我们前脚走。你后脚立刻就暴露出来了……”

    石涧仁被旁边突然冒出来的美人胚子脸蛋吓一跳,那双笑眼睁得老大看着他,满眼好像看见怪物。

    那就匆匆的挂上电话:“好,不说了,这边我当棒棒遇见的,就这样。”

    洪巧云喂了两声,听不到声音真想马上就地买张机票回来看八卦!

    实在是那把突然出现的声音太好奇了。

    石涧仁对自己这种有点很难解释清楚的角色冲撞简单处理:“刚才买衣服鞋子一共多少钱,我出去找个取款机给你,刚才的事情我觉得我没有说错话,想来也不会给你惹来多少麻烦。学好中国语言文化真的没有错。”

    说完他就快步朝着那辆黑色大众汽车停着的方向过去,没想到那笑眼少女没像他想象的那样跟在身后,居然选择背着手蹦跳倒退:“哇,大叔。好酷哦,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棒棒公司的经理么?”

    石涧仁脑子里忽然就闪过一道光,对啊,为什么不能组建棒棒公司呢,用正规化的经营方式来运作人力搬运这件事,或者说搞一个非盈利性质的企业。来带动人力棒棒们的自身地位跟工作水平的提高啊,有搞头!

    这少女就叫见识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他狠狠的点了一下头:“差不多算是吧!你好生点,后面有台阶,别摔着了。”他可不想有摔倒再去拉抱的狗血桥段。

    笑眼少女再蹦跳两步,神奇的来了个交错步的转换,变成侧身在石涧仁旁边下台阶,但弯腰探出去回看:“但是……你们公司这样的经理是不是在街头随处可见,我跟晓雯随便抽一个就抽中了?”

    石涧仁边走边笑了:“不是随便抽,抽中我是必然的,或许正是因为你先看见我,才触了你想要找个人来顶替你母亲开家长会,引起她的注意这个念头的,我知道我的精气神和那些棒棒有很大的区别,有心人是能看出来的。”

    嗯,如果石涧仁再老成个十多二十岁,到了他师父拥有他这份功力的岁数,可能他才会懂得完全收敛自己的光芒,无论他怎么讲究个养气的淡然,还达不到那种真正淡薄的举重若轻,毕竟他才将满二十岁,想想吧,老头子无论怎么把前辈那些乱七八糟的老旧思维灌输给他,他终究还是个性子跳脱的年轻男儿,这话说得有点自然的傲气。

    少女惊讶的再睁大眼:“啊?你怎么知道我想引起她注意的?”

    石涧仁看还有二三十米抵达轿车,顺口:“你母亲应该很忙碌,有些忽略了你,你有些不满是自然的,但是你身无饥寒,父母就未曾亏你,若你人无长进,以何对父母……”一边说,还一边轻轻扇了扇身上的银灰色西装,示意对方可以随意的花这大笔钱,也许是她从来都还没赚取到过的,这一切都得是拜她母亲所赐。

    老实说,这种瘦版休闲小西装真的很适合他,要是穿到夜总会之类的地方一定是姐儿爱俏的热门,石涧仁在林岳娜的前工作单位见过,结合老师和其他家长似乎都不太奇怪的态度,由此可见这位少女的母亲某些接触的男性朋友如何了,但这位少女的眼中依旧充满干净清纯,她的母亲做出了多少努力来隔绝两者之间,那份苦心就可以想见。

    这就叫推理,最简单的推理,也许会出错没关系,但是习惯于这样做推理,最后验证对错加以反省,一次次推理并学会修正以后,到老了基本一推一个准。

    纪若棠如同被闪电击中了,也许从来没有人这样跟她说过,闺蜜女伴总是同仇敌忾的助长自己情绪,这一刻她突然就浑身通透得跟吃了个人参果一样!

    之前从期末考试以后淤积的怨气无影无踪!

    原来只是轻巧的换个角度思考,心情就完全变成另外的模样!

    明亮的笑眼眨了眨,看见老朱从驾驶座下来,有些警惕的看着那棒棒。

    少女轻轻扬了扬下巴,喊一声:“你们等我一下!”

    转身就朝教学楼跑去!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