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生活陡然一下翻篇
    五一上架,真心诚意的求订阅,现在微信支付、qq支付无比方便,再说什么一两毛钱懒得开通,真的有点耍赖……这是我的工作,我得养家糊口,石涧仁当棒棒还要收力资呢,各位看官觉得呢?难道真让人心灰意冷的十天半个月看心情来更一章,无所谓有人看没人看?订阅其实非常简单,手机打开起点阅读app,电脑登陆起点中文网,后面真不用我多说,说多了烦……我以朋友待君,望君亦真诚对我……就算是喝酒也讲究个你一杯我一杯嘛

    耿海燕走了。

    干净利落的走了,就如同她曾经干净利落的刚刚见面就站在石涧仁面前响亮的说:“我们处对象吧!”

    现在也干净利落的走了。

    甚至连去火车站都不要石涧仁送,杨德光开车两个小姐妹帮她搬一个新买的滚轮箱子就走了,告诫杨德光和自己的小姐妹要听阿仁的话,没事别烦她,但是如果有了妖精鬼怪那就千万别留情,她会立马回来狠狠收拾!

    又过了几天,大学已经完全放假,石涧仁才开车送洪巧云和赵倩去机场,对于老板自己去平京读书都坐火车,自己居然坐飞机,小经理越的惴惴不安,抱着丁点大个小书包就躲到子弹头面包车的最后面,看那架势要是让她翻到座位后面的行李厢蜷着,才是最安心的。

    石涧仁从车内后视镜瞥一眼神经兮兮的小白花,专心开车。

    洪巧云也不坐这种车最精华的第二排,懒散的侧坐在副驾驶:“看你好像没失恋的样子?”

    石涧仁懒得跟她废话。

    女教授能折腾,翻身看看后面对角线蜷成一团的小白花:“喂!你觉得他失恋没?”

    赵倩也不说话。

    洪巧云伸长脖子凑近点打量:“胡茬儿有点多,是不是以前都耿妹子叮嘱你刮胡子的,怎么她走了,你突然就邋遢起来了。”

    石涧仁还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应该还是天天换吧,不过耿妹子走了,自己的生活的确有些变化,还在适应。

    洪巧云点评:“你本来就比较黑,成天刮干净胡茬看着轮廓很好的,现在突然变得有些颓废,起码老了十岁,还有头,怎么头也乱糟糟的,自己剪?是不是真不该让耿妹子走?”

    石涧仁听不过去:“哎呀,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连专业科目报名都是你找人帮忙安排的,我感谢你还来不及,这对她是最好的成长方式,我没想到没有学历也能念大学,只想着用实战的方式帮她进步,你还笑话我干嘛呢?”

    洪巧云傲气:“来!那就谢谢我啊!帮你安排理顺了小女朋友!也没看见点什么行动!”一挺胸真是满满的骄傲。

    石涧仁还真用行动感谢:“你出差,我让人顺便帮你把画室清洁做了,重新规整粉刷了好不好?”

    洪巧云气得差点踹他:“滚!没良心的,画室哪能随便折腾,千万别动我那些宝贝,你又不懂……嘿,我说你干嘛不一起跟我们去香港,来不及办证,去鹏圳啊,就隔着一条河,我去开开会然后陪你在鹏圳玩儿啊,我有朋友同学在那边,给你介绍一下……”还越说越来劲准备打电话找人帮石涧仁订机票,赵倩立刻更惴惴的躲远点。

    石涧仁摇头:“新店开张装修,很多事情要做,前期的装修工作做着走,赵经理,你要抓紧时间,尽快拍照整理图纸,这是你最重要的工作,别忘了。”

    赵经理回应的声音遥远而缥缈,因为是洪巧云提供她那台新买的数码相机,巴掌大的黑色小巧机身,五千多块,能够即拍即看,再也不用洗胶卷,也不用像一次成像相机那样有张数限制,据说一次能拍上千张,关键是赵倩不用跟石涧仁学照相啊,她躲都躲不完。

    洪巧云饶有兴致的观察互动:“其实本来我也建议耿妹子读江州大学的成教院,她自己说要走远点,就是免得看见你这些事情,免得心烦,嗯,我也觉得她那个性格不躲远点是很容易心浮气躁。”

    石涧仁无辜:“还是我的错了?”

    洪巧云凑近点嘻嘻笑:“她叫我帮她办了个联名户头,你俩赚的钱就都能用了,你现在手头还有不少现金了吧?”

    石涧仁嗯一声:“接下来如果顺利,暑假以后的两三个月应该是奶茶店的销售高峰,有了现金再稳扎稳打的持续开新店,希望等耿经理回来,我能把一个完整的公司交给她。”对他来说,这未尝不是一次完整的实践呢,可以说就是借着耿海燕的这个平台,让自己开始逐渐找到现代社会谋士军师所处角色的感受。

    洪巧云却关注他这称呼:“只是耿经理?”

    石涧仁无奈:“工作上的关系要给人正式的感觉……”还悄悄的用手指了后面。

    洪巧云撇嘴!

    依旧站在空港铁栏杆边,和一群航空爱好者仰头看着大铁鸟轰鸣着爬升上天空,石涧仁才轻松的转身开车,有那么一刹那看见等在出港大厅门口的旅客,想顺路拉几个客的,但有过开出租车经历的他还是知道这是违规行为,嘲笑着自己不放过一切赚钱机会的思路,就开车返程了。

    不过却没把车开回美术学院的街上去,这两天他已经彻底感受到放了寒暑假以后大学校园周围的冷清,每天来店里的苍蝇都比顾客多,营业员本来也无所事事懒洋洋的,于是林岳娜就招呼开始天天搞培训!

    什么团队、拓展培训,几个小姑娘排队喊口号,做游戏、还抬起来摔什么的,石涧仁就当成是军营练兵,颇为欣赏的不去打搅。

    而杨德光这个月了八百块工资,居然找几个小姑娘每人又借了点,凑着去帮一个码头的弟兄交了学车费用,石涧仁履行诺言也给他补两份,开始得意洋洋的每天都过去驾校看同伴学车,江州夏天可是有4o度以上地面高温的,他蹲在驾校练车场外边,也不怕热!

    所以好像身边的人突然一下全都走了,石涧仁也没什么孤单的感觉,回到那个最近的商业中心区,把车停在停车场,抽出放在行李厢的乌木棍,他居然又溜达着做棒棒去了!

    前些天他带着单反相机到处逛,就觉得周围人很容易注意到自己,还有人问他是不是记者,反而是作为一个棒棒,基本就是个隐形人一般。

    驾轻就熟的找了个大型商场,和几个同行坐在黑色门槛石上,感受着后面大门处风幕泄露出来的中央空调凉气,胸前又是白花花的烈日灼晒,那种冷热两重天的感受,就算躲在阴凉处,都感觉闷热得汗水不停往外涌,有趣得很。

    下午四点过,街面上人很少,棒棒业务当然也少,石涧仁并不着急赚钱弥补那辆豪华面包车的停车费,差不多要到五六点吃晚饭到夜幕降临,才能出现一些业务吧,忽然想起洪巧云和赵倩可是在这七月中旬最热的时候到纬度更低的热带,香港好像都快靠近赤道了,那不是比现在更热得多?

    有点心惊肉跳的担忧热带人民的生活时,背后的塑料门帘就啪嗒一下被掀开,石涧仁和几位同行习惯性同时扭头看过去,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细长腿,因为他们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嘛,然后才是格子状图案的短裙加上面的蓝条装饰白衬衫,再看看一起出现的两条身影都是这样的打扮,连同背上双肩书包,不用说,肯定是周围什么学校的女学生了,而且还是那所什么比较高级的外国语学校的学生,因为普通中学的哪会这么热还穿校服的。

    又几乎是齐刷刷的,几个棒棒都把头扭回来呆,石涧仁还在想中学生难道还没放假,就感觉两道带着清新香气的身影,从他们面前走过,嗯,这味道真的比林岳娜用的香粉味好多了,那姑娘化妆就跟冲奶茶一样有点浓郁,感觉是在腌制什么。

    目光没有焦点的想着这些散碎事情时,却看着地上清晰的影子停顿,并向后倒退两步:“棒棒?”

    所有棒棒一起抬头,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临时雇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