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7、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第二天,耿海燕和赵倩显然都带着不同的心思对林岳娜有些细致的观察,这胖姑娘倒是不怕看,最难堪的工作都做过了,这点小场面算什么。

    不过两位从不同角度擅长观察人的姑娘,都能看出来林岳娜对石涧仁的态度,的确是有点不同。

    开玩笑,男女之间都差点进入到那层关系的人,真的没什么遮掩了,当然两位小姑娘还有点不太能分辨这种态度罢了。

    不过自从林岳娜来了以后,石涧仁出现在奶茶店的时间又减少了,一切似乎按部就班的执行起来。

    耿妹子按照石涧仁指点的,回码头上找来五六个小姐妹,都是他指名道姓比较老实的,有两个跟耿海燕原来关系很好的小姐妹,石涧仁叮嘱她千万不要喊来误事,那面相一看就是刁蛮泼辣的,在码头生存也许没问题,再来奶茶店就很麻烦了。

    林岳娜跟耿妹子一起对这几个小姑娘进行营业员培训,这倒是让“有间奶茶店”充满了叽叽喳喳的青春气息,大学生们可喜欢来了,

    与此同时,杨德光终于结结巴巴的拿到了驾照,石涧仁简直有些迫不及待的把他带到奶茶店,没等杨德光傻呵呵的看清楚满屋子好看的年轻姑娘,又把他拽到厨房里面去送盒饭!

    当奶茶店里人手终于充足以后,耿妹子可以抽空回去做盒饭,石涧仁却又带着杨德光到二手车市场去买了辆长安面包车,两三年的二手面包车只要两万多块,虽然跟十多二十万的大霸王子弹头豪华面包车完全不能比,但这基本上就把石涧仁从詹浩思那里得来的十万块花得差不多了!

    耿海燕这次没有质疑他花钱的能力,因为当赵倩亲手上阵带着几个小姑娘剪纸绣花一样把整辆面包车用彩色即时贴包得花里胡哨,硕大的“有间奶茶店”招牌响亮的贴在上面招摇过市的时候,明显整个奶茶店的销售都有提升,而林岳娜总结出来是本地人看到这移动广告也加入到了消费中来。

    林岳娜拿到了所有的奶茶店生产资料原始数据以后,又制作了一本开店的全面手册,其实这个东西在石涧仁买的那本连锁投资解析里面有范本,她不过是依样画葫芦,但显然有这样的东西,工作进度就显得非常清晰,石涧仁给了她新的安排,就是由杨德光开车送她到江州大学周围去转悠寻找门面,而且还印了一盒挂着“有间奶茶店”开部经理的名片。

    名片当然是赵倩设计的,相当精美又别出心裁,林岳娜拿到以后狠狠的在店里抱着赵倩轻薄了一把。

    也许这对她来说才真正是一种身份的转变。

    看起来寥寥三四个人的组合,却好像每个人都能物尽其用,井井有条的运转起来。

    唯独老板,俏丽的耿老板有些失落的找不到自己该做什么,只能娴熟的把盒饭四菜一汤做完以后,慢吞吞擦干净手,靠在画室仓库门边,寻思自己是到奶茶店里去坐着呆,还是再干嘛,很明显自己那个小存折上的钱,真的天天都在叮叮叮的增加,自己现在真是雇佣了几个小姐妹加两个大学生的小老板了,可心里越的空荡荡。

    唰的一声白光闪过,吓了耿妹子一跳,下意识的抱着胸差点转身抓菜刀了,才看见洪巧云笑吟吟的拿着一台怪模怪样的机器,只听吱吱吱一阵声响,那方盒子里就吐出来一张四方卡片,洪巧云故弄玄虚的在手里扇了几下,耿妹子就看见上面逐渐显出自己的模样来!

    最近是看见石涧仁经常拿个相机东拍西拍,可从来没给自己拍过照片,耿海燕很是有些气结,这会儿凑上去瞄瞄不满:“我都没笑!”她还停留在照相就应该笑的水准。

    洪巧云喜欢:“这么真实的眼神!听说阿仁也把看眼神的功夫教给你了,我们算是师姐妹吧!你没看出来这个眼神?”

    耿妹子没跟她计较谁是师姐,仔细的看看照片上自己,却不是自己熟悉的那种性格特征,或者不熟悉自己的眼神吧。

    洪巧云琢磨的范围比她更宽广:“空洞,迷茫,看见没,双眼无神,懒洋洋的,我听说你已经当老板,阿仁也要把你的公司成立起来了,你难道不高兴,不激动,不全身心的投入这么火热的生意中去?”

    耿海燕顿了顿,好像现自己真没有什么高兴的情绪,轻轻摇头:“不知道,奶茶店是我开的没错,可我开失败了,全靠他把自己的砚台卖了,才重新又红火起来,我只高兴了几天,但事情就不是我想的那样了。”

    洪巧云收起一次成像相机揽住耿妹子的肩膀:“你想的是什么样?”

    耿海燕咬嘴皮:“我……想开个早餐摊子,或者就跟以前那样,就开这么个盒饭生意,他烧火我炒菜,天天过得简单但是快乐……”

    洪巧云没说话,成熟的眼神带着笑意倾听,耿妹子看了她一眼,好像没被嘲笑就受到鼓励一些:“可是我知道他不是天天送盒饭的性子,他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去看看,我也要跟他一样能干,所以我才开了精品店,不,是现在的奶茶店。”

    洪巧云再点点头,揽着她一起坐到画室的沙上,研究生们午休去了,夏日午后的画室里除了弥漫着松节油的气息,就只能听见外面夏蝉不耐烦的叫声。

    耿海燕有些悲伤:“可……我还是没把奶茶店做好,反而让他卖了砚台,我只是想把他留在身边啊!”

    洪巧云轻声:“但是你现在心里也明白,这个社会上做事,不进则退,你的奶茶店就算红火这么几天,如果不继续做大做强,等别人赶上来迟早又会被压下去,对不对?”

    耿妹子缓缓摇头:“我知道,我明白……他就想帮我把这个奶茶店做好,让我做个大老板,可我,可我什么都不会,那个姓林的好能干,小赵也比我懂得多,我站在店里,除了给人工资,什么都不会做!”说到这里,躲回来炒菜的年轻少女有些苦恼的抓着自己头!

    洪巧云停了一会儿,轻轻拍耿妹子的肩膀:“放手吧,两情相悦才叫做爱,他心里没有这样的念头,你的痴念只能害了你自己!”

    没想到这句轻言细语的忠告,却好像点燃了炮仗,耿海燕猛的一下就弹开,满脸警惕:“不!可!能!是不是你还想缠着他?!不可能的!我一准就看好了他,他心里也有我!谁跟我抢!我就跟谁拼命!”无论怎么修炼心性,她终究还是那个泼悍的码头妹子啊!

    洪巧云却静静的把腿盘坐到沙上,轻拍旁边的座位:“我们是师姐妹,我不会算计你的,也不会缠着他,我是想帮你想清楚,他明明已经清楚的告诉你跟你不可能,你为什么还执迷不悟?”

    石涧仁的确不止一次正面跟耿妹子说清楚,现在却是第一次有另一个人来撕开这个伤疤,耿海燕又想狠狠的抓扯自己头,陷入爱情中的人总是这么痛苦:“我……他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总是要帮我,不喜欢我,就应该看都不看的把我踢开啊,他……怎么这样,既然口口声声说不喜欢我,却总是这样对我好,这世上只有他对我才最好,可是为什么他又不喜欢我……”

    说到这里,几乎被自己的绕口令弄得疯的小姑娘都要哭出来了,就那么从沙边缘溜下去靠坐在地上,使劲把头埋在膝盖中,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十七八岁的年纪本来就最容易陷入这样酸不拉几的爱情中去。

    年龄几乎大一倍的洪巧云试着再次轻轻把手放到少女肩头,脸上还是带点笑,又想了想才说话:“对,有种男人是最讨厌的,只喜欢跟女人暧昧来暧昧去,好像自己是情圣一样,却不能给人爱,不答应不拒绝又不放手,他是这样么?”

    耿海燕下意识的摇了下头,似乎听不得半点石涧仁的坏话,然后才睁大眼茫然:“我……不知道!”

    洪巧云的手掌轻抚:“他不是……因为他也没谈过恋爱,根本不懂得也没想过男女之间的感情,他这么做,是因为你不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耿海燕猛抬头:“不了解?!他不就是个……”还别说,这一刻,她真的说不出来深爱的那个年轻人是个什么样。

    洪巧云帮她解释了:“是个男人。”

    不等耿妹子差点哭笑出来,又补充:“是个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男人,完全不像现在人的鸟为食亡,人为财死,他从来都没有图过你什么,对不对?他这种人对人生价值的衡量完全是以精神为标准,一旦认定了要帮你,要报答你,就会全身心的投入,就为了报答你对他的这种知遇之恩跟欣赏,士为知己死!你懂不懂?!如果你不懂,你根本就不配!”

    凶悍的耿妹子一下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