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2、李代桃僵偷梁换柱
    没有说话,赵倩静静的站在旁边观看工人们施工,石涧仁现了这个安静的身影也没招呼,只是指了指随手扔在脚手架上的图纸,自己就回到里面已经初具规模的柜台边操作笔记本电脑。

    赵倩读懂了这个手势,过去伸头一看顿时红透了脸,原来自己又把施工尺寸标错了,如果按照自己的数字来,门头上招牌能挂到街对面去!

    而且已经被工人们翻来覆去弄得脏兮兮的一叠图纸上,到处都用红笔画了圈,一一看来几乎都是错误!

    就好像小时候考试被老师打的叉,而且工人们显然跟石涧仁比较熟悉了:“石经理,你哪里找的设计师哦,肯定是个啥都不懂的二杆子骗你钱,如果不是我们经验丰富,你也负责细心,早就把工地乱得没法收拾……”

    “就是就是,连强弱电都不懂,还敢画电路图,我做电工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连并联串联都不懂的……”

    赵倩惭愧得都想把辫子解开遮住脸了!

    还好石涧仁不抬头的在那打字用电脑:“我也不懂强弱电,凑合一下吧,你们能干能看懂就好,陈哥,你看看,我想把这台笔记本电脑安装藏在这个台面下,你看怎么弄合适?”

    电工和木工都笑着围过去了,赵倩也有点惊讶,她一直想摸摸这个笔记本电脑的,但大一还没开高级电脑课,听这个意思要把电脑放在店里?

    她对未来的店面工作更有期待了。

    然后在这个时候,却听见一把女人的声音传来:“有间……奶茶店,哈,真的是有家奶茶店,请问这里有没有叫阿仁的……”

    就蹲在店门外脚手架边的赵倩立刻忍不住笑,这个名字就是她取的,灵感来自于某部喜欢的电影,现在果然被人注意到,心里小得意转头看了一眼,有些吃惊,面前这个身材高挑,清爽短的年轻女子,年纪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却漂亮美艳,重点是一件黑白横条纹t恤,几乎露出了整个肩头,加上下面的牛仔短裤让一双长腿都展露无遗,充满性感的味道,一路走来绝对是路人目光关注的焦点,起码正在脚手架上订门头的工人都停下了工作偷看。

    那家伙居然还认识这么漂亮的姑娘!

    赵倩现自己的反应也有点吃惊,不过这女子显然一点都不在乎周围的目光,眼睛也是对着赵倩的,大学生连忙站起来拍拍自己牛仔长裙上的灰,有点自卑的结巴:“里,里面,阿仁……”等赵倩叫出这个其实从来没喊过的名字时候,声音的确已经小得跟蚊子一样,没人能听见,不过确认这女子探头看见了里面的年轻人,石涧仁也顺着空压机气钉枪等突然安静抬头的刹那看过来,赵倩连忙双手捂住长裙后面又蹲下去,但却不可避免的把小耳朵支起来听。

    女人都有颗天生八卦的心。

    石涧仁有些惊讶:“啊?你……蔡小姐对吧?你怎么有空来?”

    没错,来的正是那位冷若冰霜的蔡青薇,而不是石涧仁自己接触的胖姑娘。

    只是这会儿就看不出什么冷若冰霜的态度,相比那天夜里不太清晰的中长,现在的短格外利落干练,又透出一股好像跟以前斩断的气质来,本来这姑娘就是那几位中最漂亮的,现在气质又改变以后,嘴角还带点笑:“你好,我觉得你那天说得有道理,所以就想来试试看咯,小娜没来啊?”

    石涧仁双手撑在台面板上,抬眼平静的看着对方那张薄施粉黛,精致娇柔的脸,蔡青薇显然不怕看,还调整了一下表情,单手叉腰拧了下肩,就好像模特面对摄影师一样,以她们在夜总会舞台上要表演舞蹈之类节目的功底看来,形体方面真不差。

    可石涧仁却现周围更安静,工人们有意无意都把噪音施工换成了静音,轻手轻脚的打理自己的活儿,他就笑起来:“陈哥,你来琢磨这个安装电脑的事情,要露出屏幕,方便操作,晚上再收了带走……蔡小姐我们出来说。”

    在工人面前,蔡青薇当然是高傲的,如同冰山融化般的笑容也只针对石涧仁,再看看已经初见端倪的奶茶店内部,迈动高跟鞋很自然伸手搭在石涧仁肩头一起出来,装修工地惯常都是有点散乱,地上不是砖块木板就是钉子废渣,美女的这个动作显得很自然,石涧仁也只是笑笑当好支撑点,和蔡青薇一起走出来,仰头看看已经把有机玻璃字固定好的工人:“张哥,你把里面柜台下的灯光板再重新弄一下,不够整齐,看起来不够细致!”

    工人本来是有些不耐烦的,但是低头看见那美女也在仰头看,笑着就点头下来,提着气钉枪进去返工了。

    石涧仁这才就站在店铺大门边和隔壁共有的柱子边开口:“我不是给那位说了让她来么,怎么变成你来了?”

    蔡青薇的手离开石涧仁的肩头,很自然的做了个手腕内折然后指尖放在自己肩头的动作,她身材本来就高挑,手臂也修长,这个动作看起来更像是孔雀舞的头轻轻啄向肩头一般,双腿更是自然的一直一曲,身体稍微扭曲一下,就说不出的妩媚好看,赵倩蹲在地上瞥见,下意识的左手也想折一下,却听见那姑娘笑着回应:“我不比她更漂亮么,你是开连锁奶茶店么,企业很大吧?”

    石涧仁却摇摇头:“不是,就这么一家小店,好吧,你不是我要的人,你可以走了。”

    几乎就是立刻,那刚才还美艳的年轻女郎就勃然翻脸:“什么?我不行?是你不行吧……你们这些男人什么心思我不知道,不就是觉得我们这种女人好勾搭,随便下个套勾出来想打友情炮么!你是不是看小娜老实想包养她?五万还是几万一年?装得跟他么真的一样!老娘还以为你真的有点底气,结果还是个花架子!我呸!”

    赵倩一下就惊住了,连忙蹲着抱紧点膝盖,生怕被当事人注意到,但还是忍不住看那张本来充满时髦的脸突然变得扭曲,那张红润嘴唇里面喷出来的话语还是有些惊吓到她。

    石涧仁才没这么多东张西望呢,还是淡淡的:“嗯,随便你怎么说……不过我还是那句老话,不一定非要用跳舞喝酒陪客人来谋生,但也没必要动不动把自己的身体拿来标价,蔡小姐你如果不收敛点这种自暴自弃的心态,迟早下场难看……”

    他完全是多嘴的好心提醒一句,在对方听来却是威胁,蔡青薇完全没了之前利落干练的好看,指着石涧仁就大骂:“你妈xx,不就是想装模作样的给老娘装高深,骗我好奇上当,给你说,老娘见得多了……你最多也就是包养娜娜妹那种哈笼包的水准!老娘还看不起你这点摊子!滚你妈xx……”

    说完气冲冲的带着一连串咒骂就转身走了!

    而且这种骂法和耿妹子的骂人还不一样,码头上的骂人讲究花样翻新,更多农家狡黠风格,这里明显带点道上的侮辱气息,很难听。

    石涧仁依旧温吞开水一般,好像被骂的是别人,仰头背着手慢悠悠的看门头上的字,还退远点,然后在赵倩的眼角轻瞄下又一步三摇的走进去:“张哥,门头上那个灯有点歪,你调一下……”

    嘿,这家伙真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的铜豌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