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7、这么做的核心到底是什么?
    如果没有不可抗拒力,草根石布衣下个月51就上架收费了,下个月想或者希望投月票的书友这个月要开始消费了用赠币消费的没用,红包也不属于消费,消费多少无所谓;当然下个月想投保底月票的书友就要注意了保底月票只有高级会员及以上才会有,普通用户,普通会员没有,你这月必须订阅1ooo起点币才行,注意必须是订阅,看别的书的订阅。

    到51想养肥的书友也别养了,看dao版的书友也别看了,刚上架后的章节订阅量非常非常重要,这被称之为订,大家如果真的喜欢草根石布衣并打算支持中秋月明,端午正阳或者说老五我的,那就给充一些起点币,到51订阅吧,新号订阅一章也就一毛钱左右!最好是能设置成自动订阅下一章,那样就算你没时间看,也能自动订阅了,总之一句话:订阅非常非常重要,月票非常非常重要!

    别忘了老衲还年轻就是因为订差,我大病一场,舵爷也是订差,我就决定单更,把重心放在没有dao版的叛徒身上,其实我也明白,虽然这本成绩目前看起来还不错,可有免费的dao版为什么不看呢,所以这次的订……就不能让我惊喜下么?

    所以顺便再说一句,收费以后,我就会定期展开反dao版,连一毛钱都不给我的……嗯,我也无话可说了。

    不清楚的可以查看月票规则,尽量上电脑查看!

    站在人来人往的路边,好像就是一对儿普通小情侣的争吵,还是引来少许目光探询,石涧仁依旧不温不火的耐心:“衡量一个人的能力,不是看成功时候一帆风顺,那有什么难度?而是要在陷入困境的时候,能否变压力为动力,是不是有这种勇气来改变自己。”

    耿海燕睁大眼睛看着小伙子,似乎要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出哪怕一星半点的信息来,可已经深谙男人眼色之道的她有些失望:“我这个就叫困境?”

    石涧仁松了一口气,没有大吵大闹就好:“无论做什么都有起起伏伏的,除非你只想一成不变的过那种以前的日子,危机有时候就是转机……”

    耿妹子又有些呼吸加重:“说得这么多!我在努力的时候,你又在干嘛?”这些天一个人勉力支撑,小姑娘还是有些精疲力竭的感觉。

    石涧仁不惭愧:“磨刀不误砍柴工,对我来说,要怎么做才能帮你一起扭转生意,也需要很多学习,你看看盒饭生意要不是有洪老师帮忙,我们俩也做错了不少,现在只是像把那件事放大,我们本来已经做起来了,只是因为条件改变,要找到正确的那条路,我得去找路啊……”

    小姑娘终于忍不住了,泪水开始一个劲的飙,哭腔也有了:“可是!可是,你究竟是为什么啊……没错,没错,我真的是不想再在码头那个地方鬼混了,可我是想出来跟你一起过日子啊,我这么努力,就是想跟你一起过日子,可是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又要这么帮我……”

    石涧仁有点挠头,这该怎么解释呢:“这……你就当做是我的明主,我来辅佐你做事好么?”

    耿海燕简直气结,真的哭声都给噎住了,想给石涧仁一巴掌,好不容易忍住气冲冲的转身跑了:“自己把东西推回去!”

    石涧仁撇撇嘴做个鬼脸,不为难的把不锈钢小车推起来,只是刚起步,却看见洪巧云笑眯眯的靠在几米外的树下,他有点奇怪:“你怎么从这边出来,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回家?”

    洪巧云住的教授楼在美术学院内,她指指街对面:“回来就去老王那里坐了坐,怎么?又跟小女朋友吵架了?”可能是树荫下的光线黯淡,显得她的眼睛特别亮。

    石涧仁不无奈了:“慢慢来,耿妹子很努力的,我有信心帮好她,那要不要喝杯奶茶,我请客。”

    洪巧云真的端了一杯走,却没有跟着去店里,说自己还有不少事情要做。

    石涧仁也不问她到王汝南那干嘛,他没这种什么都打听的八卦习惯,又在路边小摊子上炒了三个蛋炒饭拎回店里去,却看见耿妹子气鼓鼓的坐在奶茶店唯一的小桌子边猛灌冰水,赵倩有点手足无措又不敢招惹的躲柜台后面角落里。

    放了三个蛋炒饭在柜台上摊开,石涧仁又转头出去,耿妹子手里杯子猛的的桌面一顿大吼:“跑哪去!”

    赵倩看了她对“男朋友”的态度,有点吓一跳的偷偷看,就算在大学高中里面都见识过无数情侣搭配,也没见过这样的风格吧,太强势了点。

    石涧仁闷声:“拿东西……”

    他这不抵抗的风格也让女大学生有些奇怪。

    拿进来的是放在车上的笔记本电脑包,就在玻璃柜台上打开,等待系统启动的时候,石涧仁分蛋炒饭,去那位宋老板家豪华阔气,却没问过他吃饭没,所以现在才能填肚子,得益于每天都是他送饭过来,赵倩没什么不习惯,但是端了摊开的一次性饭盒站远点,尽量不搀和,但是对笔记本电脑很好奇,学校一些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同学已经有带,但是比移动电话还稀罕。

    耿妹子过来的表情还是跟青蛙鼓了腮帮子一样:“什么嘛!这么累,肉都没有!”可口气开始变成带点撒娇的蛮横,可城里的姑娘不都是应该强调少吃肉多减肥么。

    石涧仁好言:“我悄悄闻了一下那肉,好像有点味儿了,就还是吃蛋炒饭,明天中午给你弄木耳肉片好不好。”

    耿妹子想继续任性的,但一物降一物,就是吃不住他这种温柔劲,使劲撇嘴不做声,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哭,但是有皱紧眉头看电脑,拿方便筷给石涧仁示意,她的确不习惯用电脑,每晚都看见石涧仁在那捣鼓,很不高兴,感觉这个东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石涧仁也端着吃,单手指娴熟的开始操作触控板点开桌面上的文档:“喏,这里我做了个奶茶店的改造计划,我不担保一定能成功,但是我们有犯错的机会就很幸运了,可以尝试一次。”

    耿妹子端着饭盒凑近点看:“一共要多少钱?”她最关心这个。

    石涧仁点开旁边的表格:“我估计得六万块,三万块装修,一万块买东西之类,还要留两万块做周转……”

    耿海燕差点没把手里的饭盒砸他脸上:“六万!哪有!把我卖了都没有!”

    石涧仁安静:“事情的前后顺序不应该是这样,而是先你决定要做好这件事,确定了目标,我们再一个个来解决周边的问题,六万块只是其中一个,你不用担心,我来解决。”

    耿海燕机敏:“你打算找洪老师借?”

    石涧仁摇头:“尽量不要想着靠别人,我不是有一方砚台么,让她帮我找人卖了,如果不够,把棍子也卖了,我想应该能凑出来。”

    他说得平淡轻松,耿妹子却呆住了,她早就听杨德光说过石涧仁那根黑棍子很值钱,还是她亲手包扎起来掩盖的,那方砚台她更是经手摸过好多次,看起来就跟眼前男人的话一样平淡无奇。

    可现在不亚于在少女脑海里炸开来,之前咋咋呼呼的气势都不见了,呐呐的开口:“砚……台?你要把乌木棍卖了?”

    石涧仁的重点根本不在这里,指着屏幕:“不够就凑凑呗,我估计两样加起来应该有多的……你得考虑好这个奶茶店的核心是什么。”

    女人和男人的关注点也从来都不在一个点好不好,耿海燕哪里听得进去他说什么,艰难的再确认一下:“你是说要为了这个奶茶店,把你的乌木棍卖了,砚台卖了?”

    石涧仁的筷子头在屏幕上呢:“对啊,我说你专心听这个计划好不好……”

    耿海燕还听什么,本来情绪就有些激动,这下干脆张开嘴就大哭起来,没有悲伤,没有痛苦,可就是想哭,那种眼眶润泽,泪水一个劲往外流淌的感觉怎么都止不住!

    其实在码头上的时候,耿妹子从来都不爱哭,就算在小姐妹面前绷着,那也是流血不流泪的江湖儿女,自打跟这冤家认识以后,好像忽然就变柔软了,而现如今这……那个当妈的只想把自己卖个好价钱,懦弱的父亲只敢悄悄说几句好话,而眼前自己深爱又更感觉无奈的男人却这样对待自己,巨大的反差如同潮水一样冲击着少女那敏感的心。

    而且她比谁都明白,石涧仁来到这社会上,可以说除了那根棍子,就是小包袱里面的砚台毛笔,除此之外真的是一无所有了,说不定还是那个师父当年给他留下以备不时之需的救命钱,没想到不做声气的就要拿去给自己换钱!

    可是自己还埋怨他不帮忙,看看那电脑上密密麻麻的东西,原来他天天都在给自己这个奶茶店做准备……

    那种充满整个胸腔的情绪似乎又找不到一个亲密释放的突破口,只能变成眼泪涌出来!

    而且泪眼婆娑的少女仰起头,看着泪水中模糊的安静男人,好像近得伸手就能抱到,又似乎远得根本无法触摸,哭得更大声了!

    奶茶店外面过路的人都能听见,这店看起来是要倒闭了么,哭得这么凄惨?

    赵倩吓了一跳,连忙放下饭盒抓柜台下面的纸巾出来给老板擦脸,顺便转到这边偷偷看了眼屏幕,有些惊讶上面一分为二的两个界面,左边是整齐清爽的文字计划,右边是彩色的表格,还有扇形饼图!

    她们大学电脑课程都还没教这么详细的东西,个别喜欢电脑的男生可能擅长图形软件,这样的文字处理软件她都只能看不会用啊。

    这还是那个半裸着上半身坐在前面灯光下的棒棒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