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5、再大的树木也经不住挖坑
    来看看是有好处的。

    起码目前还住在臭水沟边潮湿出租房的小布衣,平生第一次走进了豪宅。

    到目的地放下洪巧云以后,在千叮呤万嘱咐后,他开着车依照地址来到这处温泉边的别墅区,相比在镇上乡里看见的干部跟平民还没多大区别,县里的老爷也不过是住在公房大院里,而这里的差距已经让他有点吃惊。

    一辆还算说得过去的豪华面包车的确也少了很多麻烦,得到通报验证以后,大门处安保人员礼貌的放行。

    明媚阳光下绿树成荫,草坪如茵,连穿着深蓝色制服的清洁女工都会满脸微笑的暂停工作对着经过的车辆致意,这仿佛就是老头子给自己描绘过的礼遇,有才之人追随明主以后理所当然应该获得的礼遇,可又仿佛跟老头子叨叨的那些朝代规矩有些不同,具体是哪里不同,小布衣也说不出来,面包车行云流水一般安静的转过一片树篱,富丽堂皇的石材大门出现在眼前。

    宋青云倒是笑着站在门廊下,热情的对驾驶座挥手:“哦,很不错,很不错,如果说你真是刚刚在那驾校学车又拿到驾照的水准,开车非常好,稳准精确!”

    石涧仁顺着对方手指把车停好下来,关好车门:“宋老板的车才是开得平稳,我现在不过是做专职司机,成天都在练习嘛。”

    托本来要去洪家做客的福,石涧仁穿得还算规整,简单的白衬衫休闲裤都干净整洁,洪巧云还悄悄给他买了双系带的休闲船鞋,看起来又多点时尚,刚才出时候洪巧云唯一埋怨的就是他的头,还是耿妹子胡乱剪短的模样,石涧仁觉得不怪异就行了,所以两个年轻男人并肩走来,也显得都有些才俊模样。

    外面铺满暗红色的细纹木条,走进室内却立刻变成光亮的石材拼花,石涧仁又得控制自己的脖子和眼球不要东张西望,尽量平静的穿行空间,感受石材、木地板和地毯各种地面触觉变化,只是光门口那个看起来好像毫无用处的玄关门厅就比自己的租屋大了。

    走上半弧形的宽大大理石台阶前,那个带队去收拾张会计的魁梧男人依旧穿着黑西装白衬衫,双手交错的站在台阶边,石涧仁客气的主动招呼:“钟叔好。”

    对方有点诧异的勉强挤出点笑意回应。

    宋青云哈哈笑。

    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宽敞的豪华空间里,当然石涧仁是无从分辨这算典型的南欧乡村风格到底豪华在何处,纯粹是个感觉。

    上面有把声音接住了笑声:“小云,什么事情笑得这么开心?”

    转过大理石台阶,绕过大厅栏杆尽头那大得挡住了人的石材装饰花盆,小布衣终于又看见下山以来的第一位高级官员。

    身材和宋青云如出一辙的高大宽厚,如果头再浓密一些就很有堂堂正正的气象了,可惜在石涧仁眼里既有所谓的额上三纹,眉中八字克子面相,看向儿子的眼光更是毫不掩饰其中的宠溺之情,可能在家中陪着儿子见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对方并未有什么防备,脸上的笑容更是全投在了儿子身上,慈祥得很,走路半身略微前倾,更是说明他性子本来就属于比较温和的那种。

    宋青云温文尔雅的介绍:“这是美术学院年轻的书法家阿仁,我邀请他来给您展现几笔纸上春秋,很有造诣的,这是我的父亲宋澜……”

    石涧仁依旧是那个不起眼的半弯腰握手:“宋先生好……”

    这时候就能明白宋青云当初跟自己第一次握手的气势来自于哪里了,宋先生掌心向下,手指松弛的握手方式更加泄露了他的内心。

    惯于高居人位的人通常都不威自怒,也就是从这些细节体现出来,手掌有点盖着的握手方式很容易给人盛气凌人的压迫感,当初宋青云就是这么跟自己握手的,现在宋澜完全是下意识的习惯于这样的手势,除非遇见层级比他更高的官员,他可能才会无意识的改变手型,但漫不经心的手指根本没用力,说明内心根本就没注意这个什么年轻书法家,而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儿子身上,目光中的欣赏,骄傲溢于言表。

    父子俩的感情非常好!

    可以说,就算不懂观相之术,只要有足够观察力这个时候都很容易明白,如果想投其所好,卯足劲在他儿子身上下大工夫,估计都会一帆风顺。

    石涧仁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很显然这位官员未来就会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无论是宋青云的骄横放纵,还是别人使劲拖他儿子下水傍身,他这个弱点几乎就是个巨坑!

    放在平民身上舔犊情深是佳话,但是换做这些手握大权的官员有这样的弱点,只要被有心人抓住,就很容易在父子之情这面大旗下不知不觉间铸下大错!

    如果说他性格刚毅坚韧,可能还能在某些时候拒绝儿子或者狠心防范,可本性的温良几乎杜绝了这种更可能,那么事态运行的走向就可想而知了。

    这就是观相之术的脉络所在。

    无论前人把这门手艺说得如何玄妙,其实说到底就是个观察各种细节得出印证结果的科学过程。

    不过短短几秒钟,石涧仁已经在心里给对方画了把叉,比洪巧云在画上还来得快。

    没什么寒暄,宋青云笑着带路到旁边一间宽敞明亮的书房里,石涧仁在从未用过的高级装备上屏息凝神的写了一幅字,赫然就是那李纲的水调歌头,果然等他把“逸气薄青云”写出来的时候,那位宋先生已经相当高兴的击掌叫好!

    石涧仁再一次的小小试探得到了印证。

    却听见宋青云开始信口开河:“有点意思,有点意思,这次我打算去竞标新的文化产业园,这真是个好兆头,要是这次的项目成功了,真的是青云直上了对不对?”

    慈祥的父亲这时候哪里还有半点疑虑,把手中权力换做什么放在儿子面前也是理所当然的,笑着点头:“我知道了,回头给老张和银行说一声,但是你也别自己站在前面落了口实……来,没想到这位年轻书法家功力的确深厚,我也有些技痒,狗尾续貂一把……”

    年轻的小布衣只需要摆出荣幸的表情,煞有其事的点评一番,就算是把这趟书法文艺活动给完结了,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让石涧仁留在书房再写了几幅指定书法的时候,父子俩笑着再边聊边谈几句,可能有些比较避人耳目的话还到了露台上私语,一个多小时后把这位宋先生送上车离去,宋青云的兴致非常高:“阿仁!不错不错,书法的确写得很有一手,走吧,到我的酒吧去玩玩!”说完不容置疑的招手上了车,石涧仁注意到对方又换了一辆看起来更高级的双车门低矮跑车,看来自己真的有必要恶补一下车辆品牌档次知识。

    如果说宋青云真是个才能出众,懂得有效合理利用父辈资源的卓越人才,那也许事态还有点转机,可等到酒吧,成片的狐朋狗友围上来阿谀奉承,这位宋公子随手就把那文化产业园的项目扔给了其中几个人去讨论研究怎么操作,看着那些人眼中贪婪的目光,周围人羡慕的眼神,这件事还用说么。

    这位看起来貌似精明的宋公子再加上最早石涧仁感觉到的略微狭隘心态,分明就很享受这样的气氛,他的所作所为不过就是在挖坑,为自己和父亲挖坑,只是看这时间的长短而已。

    所以说古往今来,那些传奇的谋士看人押宝,为什么会留下一段段佳话,就是这么来的。

    也更证明了如果那些贤明的君主身边,要是有这样值得信任的一面镜子,仿佛能把身边所有人照得纤毫毕现,那该是有多方便!

    可惜新时代的小布衣,只能尽量收起自己的光芒,静静的坐在角落看着眼前的“挖坑人们”狂欢,生怕自己被拽进坑里去。

    不过爱好学习的他,倒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偶然现了一件目前他非常需要的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