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4、真的明白什么叫行侠仗义么
    而对于赵倩来说,她能到学校大门外的饮品店去打工,已经鼓起偌大的勇气把面子抹到衣兜里,可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最近店里面生意突然开始冷清起来,她当然更清楚,第一反应也是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打工机会就要消失了,还有每天都能保证的两餐饭……

    相比普通院校的大学生,美术学院学生很难得到做家教机会,而大一新生又很不容易得到专业方面的兼职,自己能得到这样一份不影响学习的小时工,只面对一个几乎同龄的女孩做老板,她已经感到非常庆幸了,光是听自己那些高中女同学说她们所在的那些大学,有些女生在外面做兼职做家教遇到的刁难和危险,她知道自己永远都没法去面对那种垂涎三尺的男人!

    特别是她这种柔柔弱弱的小女生,想到这种事情就怕得要命。

    这两天越的小心翼翼,生怕突然就说让自己走人的话,更担心还一分钱都没拿到的工资有什么变化。

    所以等原本似乎已经开始变脸色的女老板说要加油努力增加销售的时候,赵倩居然有种大松口气的感激,于是耿海燕要她自己手绘传单,美术学院的大一学生就认真的趴在桌上画了一晚上,回到寝室再分之外又张贴,这就是耿妹子从盒饭生意当初刚开始时候做法里得到的启,加强点宣传或许有帮助,而她自己却到菜市场那边花了些钱去做了个金属小推车,她的思维模式还是按照码头上面来的,主店销售是主店的事情,多一个流动的贩卖小车就多一个销售渠道,当然自己比别人缺乏的果汁机也得进一系列,天气热起来,有了生鲜果品榨汁机,还要买个冰柜……

    可怜的耿妹子啊,赚来的钱还没怎么享受怎么花,又得投入到新的原材料设备采购中,可偏偏这个时候,她又想到石涧仁的时候,这死男人又不来帮忙了!

    石涧仁要做的事情多得很,去驾校给杨德光这榆木脑袋补习上课,去帮王汝南家里收拾做清洁,最后还开车送洪巧云回她爸妈家,他成天就喜欢干这些乱七八糟的杂事。

    当然也有点故意的成分。

    作为学院里面名声鹊起的年轻教授,洪巧云在学院里面有分一套住房的,而且是新建的教授楼,比王汝南那不争名利的退休老教授待遇好多了,当然后勤部门也许是为了照顾老人家方便,洪巧云自己已经在市里面又买了两套商品房:“爸妈辛苦了一辈子,厂里面住着蛮局促的,所以买了套市区的商品房给他们搬出来住,可是他们却嫌周围的人也不认识,平日里都喜欢回厂区宿舍,他们隔壁那套是当时一定要求买在一起的,说是我的结婚房,反正一见面就为这事儿嚷嚷,叫你一起也是为了作为朋友分担一下火力,好像我就嫁不出去,随便只要能有个男的看上我,就不错了!”

    说起这个还有点忿忿。

    石涧仁没表情:“我从来没有跟父母相处的经验,这还真给你提供不了什么建议。”

    洪巧云立刻就不吭声了,看着平静的司机有点心疼,可能她年纪比石涧仁大了十多岁,很容易产生这种母性。

    石涧仁却自己化解这种车厢里的情绪:“不过也好,我也没什么特别的牵挂,能干净利落的做事,这次我估计耿妹子的店会有点亏空,所以得回头联系一下詹先生,看他的古玩店有兴趣收购我那一方歙砚不,应该是清朝以前的老物件,价钱他来开都行,明天我找老王拿过来你帮我拍照。”

    洪巧云睁大眼:“你……就故意让她赔钱,然后不惜卖掉自己值钱的东西来补救?需要多少钱?你知道我愿意帮你出这个钱的,可这值得么?”

    石涧仁摇头:“对我来说,能帮你的时候,就是做你的谋士,在帮耿妹子的时候,就要尽心尽力的帮她成长起来,如果花几万块钱,就让耿妹子接受了这个教训,我觉得是很值得的,对我来说钱财真的是身外之物,关键得用到点子上。”

    洪巧云只能脸颊抽抽的掩饰感动:“谋士,我真的不是很懂你们谋士这个行当呢,你说你平时根本就不花钱,看起来抠门得要命,可真的花起钱来太阔绰了!算了算了,我问问老詹估价多少,我把那砚台收藏了!”

    嗯,好像之前耿妹子买移动电话的时候,也被石涧仁这种花钱风格刺激过。

    可在石涧仁看起来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可能谋士这种动不动调动资源毕其功于一役的风格真是普通人难以理解的,可能更难让现代人理解的是谋士的那种风范吧:“没必要,你又不用砚台的,对我来说除了一点点睹物思情缅怀师父的意义,砚台也没什么用了,这个时候好钢用在刀刃恰恰的,你可千万别打岔,不然我就拿去问王汝南要不要了,好歹他还是个写书法的。”

    洪巧云正要争论,她的电话响起来,有点诧异的一接通,竟然是她念了好几回的宋青云:“洪老师,不好意思打搅了,我这边有空能否请阿仁过来坐坐?”

    如果说前些日子,洪巧云可能还存着一心要帮石涧仁走上什么荣华富贵的路子,现在有些了解这家伙了,表情真切:“好的,好的,我马上联系阿仁,我让他到乡下给我母亲送东西了,不知道能赶回来不,尽快给您答复。”

    那边却有些不容置疑:“嗯,我父亲很难有时间和兴趣能等着的。”

    确认挂好了电话,洪巧云才绘声绘色的给石涧仁重复了这么两句话:“真的哦,现在我觉得能不让你沾这些就最好,我们就安安生生的做个老百姓,做家致富的老百姓对你来说真不难,是不是?”之前洪巧云看石涧仁跟詹浩思聊得投入,还探询过他是不是要选择台湾老板当明主,被石涧仁否认了。

    石涧仁笑了笑:“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这是师父从小就教给我的话,这个帝王自然不是只说皇上,也泛指了整个朝廷,但现在……嗯,哪里还有这种说法,如果没有师父故人提携,我根本不可能进入仕途,况且我其实也不是个走仕途的料,学艺十多年纯粹就是为了给别人当参谋的,所以说帝王不用卖以识家,识家不用行侠仗义,现在我彻底想通了,既然时代已经变了,我这谋士身份估计也得变,只不过那兼济天下的心思不会变,我也很好奇我究竟能做些什么事情来呢。”

    小年轻说这话的口气可不小,但洪巧云眼里看着竟然也有点耿妹子那样的痴迷,但还好成熟女人心态不一样,下定决心开始回拨电话:“行侠仗义……那行,就不管那边有什么看法,就说你回不来。”

    石涧仁却摇摇头:“别啊,不卖也能看看呗,其实对我来说,连青楼都去得,这有什么龙潭虎穴不能去看的?”

    就当是见识一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