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3、进取心的成长是一点点的培养
    求三江票啊,被第一名甩开一半了……

    可能只有洪巧云能感受到石涧仁突然加的执行力。

    詹浩思三人满意的带着七幅新画作的资料跟一系列画稿思路离开,因为洪巧云的画作面积都比较大,所以接下来会6续的通过互联网邮件和传真电话联络,但初步已经确定今年年底到德国举行画展要把推广做大一点,因为现在洪巧云有点意识流派的转变,变得相对抽象一点的作品更讲究精神内涵,艺术性更强,也更容易获得欧洲主流评论的青睐,值得去试一试。

    所以石涧仁开车把三位送到机场以后,他的出租车工作基本上也同步停止了,詹浩思这个不期而至的文化人,给了小布衣一些豁然开朗的提示,自己身体力行的代个班辛苦工作两三小时,每天都得在灶台前面爆炒收拾食材,能帮助和改变的东西有多少呢?一个杨德光的学车费用一千多块,就花光了自己的积蓄,这显然只是个别情况,自己需要更宽泛的努力,更何况詹浩思在特立独行这个问题上,比王汝南说得更透彻,他自己也就是一个值得借鉴的榜样,在这个社会,如果名声、财富、权势都一无所有,连独善其身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兼济天下呢?

    这时候甚至连介绍杨德光学会开出租车这么个工作技能都变得有些狭隘,石涧仁决定对自己的入世态度做出大调整。

    跟耿妹子没解释什么,依旧每天只是中午和晚上给奶茶店里送饭过去,然后花了大量的时间到其他地方去逛街游荡,晚上回到出租屋都是在一叠厚厚的草稿本上写写划划,不光这么做,石涧仁还强迫自己把这样写划的东西装进那个笔记本电脑里去,虽然很不习惯很不方便,但这时候他已经经常在外面关注到店面、商场都在使用电脑,又到书店去买了两本书开始学习文字处理和表格制作。

    对石涧仁来说,拥有狂热学习劲头的他,这没什么难度,依样画葫芦的做练习而已,只是打字这件事稍微有点慢,需要练习,于是连在厨房那边做饭,石涧仁都会把笔记本电脑拎过去,有空就练习,而且看见自己的一些想法思路转变成电子文档出现在屏幕上,对他也是个比较新奇的事情。

    洪巧云就是从这些细节感受到变化的,时不时会过来看看,有时还提些不怎么着调的建议,但最好笑的是她没事在那部笔记本电脑上胡乱捣鼓,居然现里面装了两部三级片片,有些咋咋呼呼的叫石涧仁来跟她一起看,被一心扑在学习上的小布衣给鄙视的删除了。

    看起来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朝着目标前进。

    但事态变化比石涧仁的预计要来得快。

    别人家开张以后,奶茶店的销售额以肉眼可见的度快下滑,赵倩来上班那几天基本上就是个最高峰,之后就开始以每天少个二三十杯的度减少销售,就算有石涧仁的提醒,耿妹子还是气得不行,因为她偷偷的跑到另外两家新开张的饮品店去看过,面积没她大,基本就是几个平方的小屋子,但是装潢艳丽整齐,灯光明亮,连柜台桌子都是特别定制的彩色,显得高档不少,除了卖奶茶同时还卖果汁、冰淇淋一类冷饮,价格差不多的情况下,灰扑扑的海燕奶茶店更像是个农转非的拼凑小店。

    如果说之前奶茶店最为亮眼的是两个各具特色的年轻姑娘,人家这两家店一点都不落后,同样青春靓丽的售货员似乎更显新鲜,而且还有种说不出的专业。

    这么一比较下来,没有半点优势的奶茶店生意自然就一落千丈。

    已经在码头经历过一次从巅峰陡然掉进事业深谷的耿小妹有些着急,第一个决定就是要把赵倩给解雇了:“我现在觉得她就是面相不好!愁眉苦脸的,一看就是个倒霉相,还要给工钱!”

    石涧仁有些啼笑皆非:“明明是你店子自己各方面都比不过别人,你还怪到钟点工的头上去了,好,解雇了她,生意继续不好,你怎么办?”

    耿妹子还是动了脑筋的:“我也去进几台那个饮料机,我也卖一样的东西!降价!以前五块的卖三块!不,四块!”她还是舍不得,要不是石涧仁给了她一种无形的安全感,她都急得想冲到别人店面去大吵大闹了,明明是自己现了这个商机的,凭什么后面的人要来抢市场,可心里又清楚这样的吵闹根本就没有用,自己又凭什么不许别人进入这个市场呢。

    石涧仁的确不着急:“以前在码头上,还不是也有其他餐馆跟你一起抢生意,难道你们家都是把饭菜价格降低?你降低,他也降低,最后降到本钱都不够给房租,就比谁熬得下去?”

    耿海燕顿时语塞:“好像……也对哦,码头那个时候宁愿大家相互商量好卖多少钱,也不肯随便把价格降低,那么搞最后是最没意思的,可这……他们两家不会跟我谈价钱吧?那我……配料包再用少点,冲两杯的分成三杯来用?”

    石涧仁好笑:“开源节流,你现在的问题是收入来源突然一下减少了许多,不动脑筋在如何开源上,却只是想着如何节流,压缩成本,这样只会让你的生意越来越差!”

    耿海燕皱紧眉头:“哼,说这么多就是不想开除那个女学生嘛!你说怎么办?”

    石涧仁总结:“其实从别人为什么卖得好,你就应该反省自己的问题出在哪了,之前那大半个月卖得风生水起,不过是因为没有竞争者,就好像码头送货的业务没人跟你争,一旦这个方式被人学了去,你就要做得比他们好,客人自然才会回来。”

    耿海燕尽量虚心:“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石涧仁给出来的答案让她有些难以接受:“从近处比,这两家店都是全面装修得闪亮好看,从地板到灯光都是花了心思的,这个你起码得全部重新装修过,从远处比,我到市里面其他大学周围的饮品店都去看过,人家还有做得更好的,你还有很多东西要改正,说个最简单的东西,你那个透明的塑料奶茶杯就该换掉,现在市面上有种一次性纸杯子,上面可以印刷各种图案跟店名,比你这个高档很多!”

    耿海燕心里其实是清楚差别的:“什么?那种纸杯贵得多,而且是用盖子不是封口的,我这边的封口机不就白费了!还有……我这个店面,你说如果按照他们那个样子重新装修,大概得多少钱?”

    石涧仁其实早就在准备这些了:“装修两万块吧,如果按照我说的那样做其他的东西,可能还要再多两万块。”

    耿海燕顿时吓一跳的大摇其头:“太贵了,我这些天辛苦这么久,还没赚到这么多钱,又全都投到装修里面去?别处还要花钱,对吧,不可能,不可能!”这时候她出身贫寒的那种骨子里的节约心态就出来了,就好像刚接下门面,她基本都舍不得花钱装修,店面里连那种老掉牙的玻璃柜台都挪过来继续用,陡然一下叫她花上几万块钱来投入,且不说手里没这么多钱,就算有那也堪比割肉一样疼!

    所以非常肯定的拒绝了:“算了,还是我自己来想办法改正!”

    稍微有点出乎她的意料,石涧仁居然一点都不争论,点点头就同意了,甚至都不问她准备怎么办,因为之前做盒饭赚的钱花在了奶茶机等设备上,石涧仁还把自己最近收起来的那些盒饭钱都给了耿妹子,两个人自从来到美术学院外面一起打拼剩下的所有钱都给耿妹子了。

    耿妹子牟足了劲要拼搏一把!

    其实对于社会的底层的草根来说,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没有身段和面子一说,什么样的生计能赚钱,就会毫不犹豫的去干。

    也许这就是他们面对那些城里人的唯一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