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99、稳字当头才起步
    如果说绝大多数男人来这样的风月之地就是奔着砂舞来的,石涧仁得全靠抽奖的灯光明亮才能跑了开去!

    胖姑娘珍惜被点中的机会,相当卖力又专心的服务,还示意年轻的小帅哥可以把手从自己的衣间伸进去,石涧仁哪里还有半分体验青楼文化的心情,满脑子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猛跳起来跑到沙上躲避!

    他还得担心詹浩思那样的老家伙,会不会脑溢血出什么问题!

    但显然是他想多了,也许只有他才避之不及,等到二十分钟后灯光重新回到群魔乱舞状态的时候,俞修远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展下一步,过来抱着女伴就躲在包厢沙角落又亲又摸。

    王苏阳倒是跟詹浩思两人挽着鬓蓬散的女伴回来,连那冷若冰霜都消去了不少寒气,几人笑嘻嘻的重新开始喝酒,对同伴的行为恍若未见,石涧仁听见主持人在舞台上点到几处包厢可以直接上台参加节目,确认自己陪着的客户没什么问题,连忙跑了去,那实在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胖姑娘怕是自己服务不好,赶紧也跟着跑到台子边等着。

    果然,随着主持人卖力的招呼,一台价值两千多的崭新彩色电视机被不锈钢小推车推到台上,整个空间的目光总算集中过来,等随意的在一个玻璃缸子里抽出几张奖券来补齐了十个人,今天的抽奖环节就正式开始了,只不过和其他人当成看这是个促销噱头,又或者是好玩的看热闹不同,石涧仁却跃跃欲试!

    这几乎是他第一次公开跟其他人站在灯光下竞争什么东西,一直以来似乎因为找不到明主,有些闲云野鹤的心态中,他感觉自己血液中终究还是有些东西在跳跃,一个顶级谋士应该具备的好胜心其实一直被灌输到他的意识中,不过是没什么值得他去争罢了,而这一刻,不知道是喝了点酒还是刚才那软绵绵砂得自己浑身烫,他很迫切的想疏散一下这种情绪!

    也就是得做点什么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要沉沦到之欢中去。

    所以虽然看着他外表没什么动作,但是浑身专注而绷紧,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主持人,似乎要从对方的一举一动都捕捉到什么信息。

    这让原本嘻嘻哈哈跟身边冷若冰霜逗乐的詹浩思都若有所思的转过头,注视着台上那个年轻人,好像一头蓄势待小豹子的年轻人。

    得益于胖姑娘之前的疏通情报,在主持人热场寒暄的时候,石涧仁转头扫视了一下,就看见两个服务员抬着一大筐啤酒易拉罐从后台走到台边来等待,怕有几百个之多,那么根据刚才喝酒的感受来,这些啤酒罐应该都是空的,不然两个年轻人很难这么轻松的抬着。

    亲手倒了不少啤酒的他当然知道这些空易拉罐很轻,这是石涧仁的第一个感受。

    紧接着主持人宣布了比赛规则,其实非常非常的简单,就是所有参赛者三十秒内,到后台边的大筐里每次拿一个易拉罐,然后跑到舞台边缘叠起来,时间到,谁叠得更高,谁获胜!谁就能搬走这台崭新的彩色电视机!

    没有什么啰里啰嗦,一句话讲解完毕立刻开始,十个参赛者站到筐子边,两个服务员还笑着帮忙从大筐里拿起易拉罐递给参赛者,一直默默站在台子边的胖姑娘也站在其中,弯腰帮忙拿起罐子递给石涧仁。

    一入手,石涧仁就感觉到自己的罐子里似乎还有那么一点残余的酒,有点荡漾的晃悠!

    他就对那胖姑娘笑了,这姑娘其实不笨。

    胖姑娘低头装着不认识他!

    在主持人煽动起来的现场气氛中,很多酒客都站起来吆喝鼓掌,音乐节奏也变得非常强劲,七彩灯光和镭射强光更是翻滚着在这边台上蔓延。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石涧仁好笑的现有两个竞争者醉得连走路都站不稳,主持人却吹响了哨子!

    大多数参赛者立刻迫不及待的抓了易拉罐就跑,从后台到前台边缘大概有七八米的距离,全都是玻璃铺成的光滑台面,玻璃隔层下还有霓虹灯在舞台表演的时候闪烁,石涧仁刚上来就注意到了这点。

    结果那些可能也不过是临时收集起来的易拉罐里滴漏出来的残液在玻璃台面上,立刻就让其中两三人噗通一下滑得摔倒在地!

    引得下面的酒客们哈哈大笑!

    其实对夜总会来说,也许就是花点小钱不但促销,还变相的多了个节目,请人表演不得也花个几百千把块的,所以主持人跟着哈哈大笑的揶揄:“哦,这位爷摔得很有气质呢!”

    这让摔倒的人也没法生气,更是着急的起来去完成争夺。

    于是大步流星跟在其中的石涧仁,只有一个字“稳”。

    不光是稳稳的走过去,更是稳稳的摆放好那易拉罐,整个游戏的中心其实就在这一个字上。

    一个喝光了酒的易拉罐,全都是轻薄的合金铝皮,轻飘得风都能吹跑,一个个叠起来,就好像细细的高塔,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倾倒,最要命就是那罐体重叠以后自然的上下扣住,只要一倒掉就全部会被带翻,前功尽弃,唯有稳稳的一个接一个轻轻叠在一起,而不是忙不迭的慌着往上叠!

    哪怕慢点,少点也要稳稳的把罐子叠起来。

    当然胖姑娘那悄悄站在筐子边帮石涧仁挑选易拉罐的小动作,纯粹就是意料之外的作弊,哪怕是一丁点残酒,也能让酒罐的重量增加,加大整个铝罐塔的重量,用重力来增加稳固度!

    所以石涧仁看起来是最不慌乱最斯文的那个。

    似乎气定神闲的走到台边接过胖姑娘从黑暗中递过来的酒罐,再稳稳的过来放好转身,不过三十秒时间,冲得再快,也最多能多一个来回而已,但只要这匆忙之中,有哪怕一丁点滑倒,甚至衣角带起的风,都能把轻飘的易拉罐给吹倒!

    结果来得是那么简单又清晰!

    十个人,竟然只有四个人在三十秒以内成功的立起了罐子,而其中两个是早早倒掉,又重新树立的,只有三四个罐子,另一个是第一趟摔了跤,所以有点小心翼翼,以六个罐子屈居石涧仁的七个易拉罐之下,其他人只能傻乎乎的面对一地摔倒散乱的易拉罐,还不知道为什么。

    主持人非常热情的举起石涧仁的手,宣布他获得胜利的时候,年轻人转头回去,那胖姑娘已经悄悄溜回包厢去了!

    并不怎么在乎最终奖品的石涧仁有些诧异的反应过来,对哦,还有这么大的一件奖品要搬回去呢!

    两个保安带着巡场展示的目的,跟在他后面把偌大个彩电纸箱抬到包厢来,还问要不要待会儿给老板喊个棒棒搬回家。

    真的就这么拿到手了。

    石涧仁很想说自己就是个棒棒!

    欢迎他的是詹浩思和俞王二人热烈的掌声,四个姑娘也很热情的尖叫欢呼庆贺,似乎没人注意到胖姑娘在刚才的过程中挥多少作用,她自己也开心的使劲摇晃酒瓶,还试图把啤酒瓶摇晃了喷出白沫来!

    王苏阳非常吃惊的围着电视机转了一圈:“真的给你了?没有找你要手续费,没有喊你交税,没有叫你给什么钱?”这就是大多数人的心态,还不太相信这里面没猫腻。

    石涧仁微笑着摇头:“不过就是台电视机,有什么大不了的?”

    俞修远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了:“那……你还这么认真?走了走了,吃夜宵!”

    的确这不过是台一两千块钱的彩电,放在普通人家可能是两三个月的收入,但是在这几位画商看来真不算什么,就是个乐子罢了。

    可詹浩思的眼睛里一点醉意都没有,和这两人看见的都是电视机不同,他能观察到的东西太多了,眼前这个年轻人让他很是吃惊。

    但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