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98、职业选手终究是专业水准
    江州的姑娘的确好看,这里冬冷夏热,爬坡上坎,姑娘们从小基本都是在蒸桑拿和阴冷潮湿的天气中长大,皮肤自然排毒却没热带暴晒,加上山城高高低低的梯坎攀爬行走,很少有长得胖的,机敏俏丽的干练之美是这里特色,加之历史上多年来这里有无数次大迁徙,人种混杂以后真的是美女如云。

    坐在这样夜总会酒桌边的姑娘更是体现出火辣辣的本地特色,娴熟的和恩客们手上翻滚较劲之余,抓紧时间猜拳行令的喝酒,消耗酒水才是她们的主要工作目的。

    詹浩思选的那个冷若冰霜的长相的确还不错,但到这里来玩的就是图个乐呵,谁特么愿意掏钱叫个冷冰冰的死人脸坐在这里?所以一圈走下来也没人选,可花白头老家伙显然就喜欢这个调调,勾肩搭背的靠在沙角落慢慢喝,谁知道那姑娘却一个劲的猛灌,老詹不喝她就自己喝,摆明了就是在极短时间内把自己灌醉的架势,而且还选最贵的洋酒喝,不兑饮料的直接喝,那度数可不是一般般。

    相比之下,王苏阳和俞修远的女伴就精明多了,交替上阵洋酒兑饮料,各种划拳花样百出,尽量哄着两个男人喝,自己再时不时上个卫生间调节一下,典型的职业劳模。

    但这三位比起石涧仁的女伴,那就还是显得正常多了,胖乎乎的姑娘可能被人选到的机会太少,等看清自己招待的客人是四个男人中最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变得非常忐忑,也许有过那种被撵回去的尴尬场面,伸手抱住石涧仁的脖子不松手,其实除了身材胖了点,这姑娘圆润得还蛮标致呢。

    经历过几秒钟的惊愕以后,镇定下来的石涧仁啼笑皆非,但却回到了温厚的性子,艰难把那姑娘双手扯开透气:“你……不应该是好好倒酒么,挂我身上干嘛?”

    确定没有被退货的胖姑娘殷勤得有些激动,喋喋不休的开始行使自己的工作职责,自然对石涧仁有问必答:“抽奖?很少有人来这里关心这个事情吧?”

    石涧仁就关心,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其他仨姑娘就照例开始给各位爷轮流敬酒,胖姑娘也连忙跟上,今晚四个男人寻欢作乐的酒场才算是正式开始。

    当然混合了碳酸饮料和茶饮料的洋酒,还加上冰块以后的混合液体在石涧仁喝起来很怪异,但他也不挑剔,接二连三一口气的喝下之后,依旧温和的找胖姑娘咨询这个问题。

    看看对面已经开始搂着腰耳鬓摩擦喝交杯酒的男女,胖姑娘使劲挺了挺自己的胸,可也没让石涧仁的目光浑浊多少,她只能搜肠刮肚:“好像……好像是先抽几个人上去,4999的客人就肯定会上去啊,然后做点小节目,谁是获胜者,奖品就归谁。”

    石涧仁热情的端上酒杯:“那都有些什么小节目呢?”

    惯常坐在后台比较多的胖姑娘倒是比自己的姐妹们清楚多了:“坐气球啊、叠酒罐啊、扔骰子啊……”

    石涧仁再热情的一起喝一杯:“具体都是怎么做的呢?”

    这下连对面詹浩思有些忍俊不禁:“喂!你到底是来干嘛的,你不是应该把我们招呼好么?”

    惊觉自己没有搞好本职工作的年轻人赶紧收手,专心开始喝酒,自然是男女搭配的两两寻欢了。

    其实这样的昏暗灯光下,胖姑娘除了看着肉肉点,五官还不错啦,石涧仁职业性的扫了扫面相,觉得这位其实比另外三位未来还有福泽一些,起码俞修远搂着那个一脸的娇媚气中还带点玩世不恭的癫狂,未来人生大概会是什么样就可想而知了。

    而对着詹浩思频频疯狂举杯的那位冷缩冰霜就更不用说了,看起来虽然有点书卷气,应该真的是什么学生,可面色中充满愤世嫉俗的沮丧和扭曲,甚至还有些戾气,估计对自己的生命都没珍惜的自暴自弃了。

    詹浩思都有些措手不及,本以为对方只是害羞的冷冰冰,谁知道有种绝然的疯狂,他这老骨头可喝不了这么猛烈的酒,只能笑呵呵的怂恿这女子挑战其他人,倒是让酒桌上一直都充满了刀光剑影。

    俞修远之前在饭馆话不多,现在却愈癫狂,在自己女伴身上纠缠不休,弄得娇呼尖叫连连不说,又抢着找其他三位女性动手,连胖姑娘都不放过,那冷若冰霜更加快了喝酒的度,似乎把自己灌醉以后再生什么她都无所谓了。

    王苏阳唯恐不乱的哄抬气氛,倒是让酒水消耗真的很快,石涧仁又起身补充了一次酒水之后,刚叮嘱侍应把抽奖券拿到手,整个大厅的灯光忽然一黯,之前群魔乱舞一般的强劲音乐和灯光都变成了柔情小调。

    也许是詹浩思起码比胡乱动手的俞修远相对顺眼些,那一直专注喝酒的冷若冰霜终于主动的拉了老人家起身出去,王苏阳他们也跟着起身,俞修远脸上都有些亟不可待的抱着女伴钻进似乎黑暗一片的舞池里,石涧仁正在张望客户去向,就感觉软绵绵的身躯也裹上了他:“帅哥,我们也去跳舞不?”

    石涧仁诧异:“我又不会跳!”

    胖姑娘笑得眯成一条缝:“哪里要会跳舞嘛,我们这是砂舞哦……”

    石涧仁一听这个意思才恍然大悟,原来跟码头那边黑舞厅里面的贴面贴身舞也没什么区别嘛,只不过这些消费更高姑娘更漂亮一些而已。

    所以他瞟一眼那舞池中基本看不清的黑色人影,只有忽然升腾起来的干冰烟雾,似乎把所有人都吞噬其中,有些鄙夷:“不去!”还给自己找了个勉强的理由:“没得意思!”

    结果胖姑娘娇笑一声,几乎咬住他耳朵了:“你还真有意思,那这里只剩我们,就在这里砂哦……”说着就跟随音乐在他身上摇摆起来!

    石涧仁可能开始脑子里还在想这也是青楼文化的一部分,就像詹浩思说的既然来都来了,什么都得体会一下,大不了自己跟耿妹子这些天三番五次的肉搏战,也算是很有经验了。

    谁知道跟职业选手相比之下,才知道家里那个耿妹子有多清纯驯良了,刚才看着还肉呼呼笑眯眯的胖姑娘在黑灯瞎火之下,双手搂住了年轻人的腰,就跟随节奏从正面紧贴住,却又好像没有完全贴住,因为只有那么一处才是真真切切的紧贴着,然后突然就开始剧烈的摩擦起来!

    那种光滑皮肤和轻薄纱衣的摩擦区别都能分毫毕现!

    为什么叫砂舞,江湖传闻就是因为看起来好像整个人都站在那不动,可唯有接触的敏感部位始终在摩擦,就跟砂轮一样!

    石涧仁刚随口含着的酒,就跟急剧上涌的气血一起差点喷出来了!

    面红耳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