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97、以泰山压顶之势光临
    感谢编辑努力,下周能上三江封推,也许后台技术问题也能解决了,书籍显示被签约,接下来强推之后会上架,我就加强增加更新!谢谢各位这些日子的不懈支持努力!

    舞台上穿着各色服装,妖艳的靡靡之音扑面而来。

    就算在小县城也看过那群魔乱舞的小歌厅,还有集市上行走江湖的野路子歌舞表演团,都让石涧仁见识过什么叫乱腾,但显然眼前的场景才更配得上声色犬马这个词。

    而不停翻滚的灯光和升腾起来的干冰烟雾中,陡然一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偌大一个人声鼎沸场所更让他有些吃惊。

    和想象中的青楼,码头上的小舞厅或者时报杂志上隐约提到的那些地方都太不一样了,就算跑出租车的工作让自己在这座城市已经走街串巷,可他真的想不到在外表的绚烂霓虹灯下,这样的建筑中还有这样的场所,这跟白天能看见的城市是截然不同,甚至有些割裂得好像是另一个世界了。

    王苏阳和俞修远看起来虽然没有来过这家,但对这样的场所驾轻就熟,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更高级的外围包厢,自顾自的点了一堆各种各样的洋酒吃食,石涧仁还不会掌握复杂的买单技巧,但能聪明的拉着进来躬身的侍应小声:“所有结账都是我的,千万别搞错了。”

    对方心领神会的就去了。

    詹浩思显然观察这个小司机的目光比较多,石涧仁得尽量不局促。

    有点难。

    特别是能坐十来个人的环形沙面对着舞台上各种莺歌燕舞骤然一下结束之后,那些刚才还在台上表演的年轻姑娘们穿着各种漂亮的裙装甚至泳装列队走下台来,先从外围的高级包厢经过,然后才曲折穿行过中间几十张坐满了客人的桌子,长长的队伍从台上穿过偌大的厅堂,前面的已经迈着模特步走进后台,后面的还在台上搔弄姿,巨聪明的年轻人心算能力再好,也估摸不出这一条长龙得有好几十上百位姑娘才能串行起来?

    更让他惊讶的当然就是这些姑娘不时就被酒桌、包厢里的客人给选中,这场景跟他在小县城那唯一的屠宰场看见流水线挂着的一扇扇猪肉差不多,只是眼前这些尽量堆着笑容的姑娘无一不是青春靓丽,经历过类似卖肉一样模特经历的小布衣有些感同身受,睁大眼看着眼前的一切,想掩饰都掩饰不了。

    王苏阳和俞修远不啰嗦,一早就站在包厢边点了人,还颇为惊喜的交头接耳讨论,以他们在南方烟柳之地积累的丰富经验来看,这里真基本上都是江州本地的姑娘,就跟白天在江州街头看见的年轻女性一样,美女的比例非常高啊,也许没有北方那些身材高挑,也没有南方的软语呢哝,但俏丽灵动是江州姑娘的特色。

    两位识途老马聊得头头是道

    这个时候石涧仁就不在其中,目瞪口呆的看了下外面的美色流水线,转头回来认真清点送上来的各种酒水果盘,因为三种洋酒,四打啤酒,还有冰茶可乐饮料若干,光是瓶瓶罐罐就堆了满满一桌子,再拿着酒水单上的各种优惠赠送跟送酒的小弟据理力争。

    詹浩思本来也站在包厢敞开这边看美色的,有些略带笑意的转头回来看这个年轻人的做派。

    迎来送往看得多了,二十来岁年轻机灵的小伙子小姑娘经常能遇到,石涧仁的认真在这个时候略显稚嫩,某些场合甚至会显得有点小气,光是看他拿着酒水单附赠的广告逐条询问,就知道他应该是第一次这样体验:“这里说每消费99元送一张抽奖券,对吧,然后后面说总消费满4999,是一百张抽奖券必有获奖机会,请问一共今晚会出去多少张抽奖券?”

    送酒的小弟可能是第一次有人问这个问题,脸颊一阵抽抽:“不……不知道,反正最后是抽一台电视机作为奖品。”

    石涧仁锲而不舍:“那当然要问清楚了,我才能知道这个抽奖的成功率是多少,怎么抽?这个必有获奖机会是什么意思?”

    送酒小弟有点晕乎:“不……抽奖前,不能说的。”

    石涧仁摇头:“那不对,看看你这个宣传单的印刷时间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肯定做过这个抽奖活动,有些客人以前来过,那就知道了过程,对我这样第一天来的就不公平,为什么不能说呢……我们现在可是消费了5726元的大客户,我听见刚才经理腰间的对讲机在说这个单很大……”

    送酒小弟是真不敢得罪这些随手几千块消费的豪客,唯唯诺诺:“我……叫经理来跟你说……”然后一溜烟就跑了,真奇怪,特么豪客谁会在乎酒水抽奖活动得什么?

    石涧仁还想追出去问,詹浩思哈哈笑着伸手拉住了他:“就是个酒水促销的噱头,你别太较真”然后指着外面说:“这时候你关心不应该是这些年轻漂亮的姑娘么?”

    十九岁的年轻人有些漠然的看看那些幻灭灯光下浓妆艳抹的面容,本来想笑笑说什么的,又突然觉得自己今天的身份是来替洪巧云把客户陪高兴,不能败了兴致,生硬的把脸色扭转回来:“嘿嘿,你们关心……你们关心……我关心这个抽奖!”

    王苏阳已经心满意足的挑选了一位女伴揽着肩膀转身,满脸更好笑:“来这里还抽什么奖,都是骗人的!老詹,人呢,你怎么还没挑人?”

    俞修远开始在饭馆已经喝得有些醉醺醺的,这时候颇有些放浪形骸的味道,更搂着一个女子的腰上下其手,引得那姑娘不停的娇嗔抗拒,嬉笑着跳进回型座位的沙深处坐在角落边,以石涧仁的观察,那里的光线自然是最差的,俞修远迫不及待的跟上扑过去,只听一阵欲拒还迎的打闹。

    詹浩思显然已经见怪不怪,探头伸长脖子看看:“帮我叫那个十九号过来吧,果然没人选她。”原来他早就看好了。

    王苏阳哈哈哈的笑:“哦,你又是这样,一看这就冷冰冰的不好玩……”

    这三人中,石涧仁对詹浩思的印象最好,这会儿既然叫不了侍应解释抽奖的事情,也伸长脖子好奇的看看,果然在排成长队的队列中,大多数姑娘一直在对旁边飞吻或搔弄姿,正得了前面服务生通知,转头看的这个年轻女孩儿个子高挑,身上穿着白色的短裙跟吊带胸衣更显诱人,却满脸冷若冰霜的很难看,顺着包厢前的走道过来时,刻意避开了那些酒桌边缘,时不时从包厢边站着的那些酒客中,还有人伸出咸猪手,也被她快步躲过了。

    的确没有已经在包厢里这两位姑娘那么做一行爱一行的敬业,詹浩思却甘之若饴:“你不懂……你太年轻。”

    挽着王苏阳的女子就娇笑的看石涧仁:“这位小哥呢?还没有找到伴啊,要不要我给你叫个姐妹来?”

    石涧仁摆手:“我不……”

    王苏阳嘲笑:“你给洪老板省钱还是怎么?我们玩得开开心心你就坐在旁边当探照灯?”立刻又引得他的女伴一阵花枝乱颤的笑声,而那边俞修远的女伴带着娇喘的笑声也加入:“对啊,我们给你叫个姐妹来嘛。”

    俞修远抓桌上的酒杯:“快点开酒啊,来,我们摇骰盅……”

    王苏阳不耐烦:“赶紧的别耽误了大好时光!”

    石涧仁并不希望成为关注焦点,詹浩思似乎更懂他:“既然来了,那就索性什么都体验一下?”

    所以年轻人想想就笑着点头:“好啊,你们帮我叫个姐妹来。”

    詹浩思刚开口:“你还是自……”他点的那个冷若冰霜已经迈步进来,好像整个包厢里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度,詹浩思却若获至宝的扔了提醒石涧仁,笑呵呵的招手:“来,这边坐……”听着那口和善的国语普通话真有些为老不尊,冷若冰霜再加点旁若无人的迈腿过去,坐下就开始咕嘟嘟的倒酒!

    而且是那种铺开二三十个玻璃酒杯,把酒瓶顺着一口气倒满的风格,几百块一打的啤酒洒了一桌子,石涧仁心疼得连忙换自己去服务!

    所以这时反而俞修远搂着身边的女子耳语两句,那姑娘嘻嘻笑着跳起身和同伴商量一下给门口的侍应报了个名字。

    最多一两分钟,一道身影带着熏人的香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气势从包厢边冲进来,二话不说,只是看看里面已经两两坐在一起的局势,就毫不犹豫的扑向形单影只的石涧仁,初涉烟花之地的年轻人还没来得及伸手阻难,对方已经猛的坐在他大腿上!

    然后只听见松软宽大的沙骨架都出了艰难的一连串嘎吱声,王苏阳和俞修远搂着自己的女伴笑得前俯后仰!

    连那冷若冰霜都愕然的抬头,看了眼前的场景忍不住嘴角往上翘。

    因为石涧仁已经被这胖乎乎的身影压得都看不到什么脸,只剩双手双脚在徒劳的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