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94、居安思危是智者的一贯思维
    赵倩的确是跟耿海燕截然不同的极端,这点从外表跟各个方面都看得出来。

    她不是那种耀眼的漂亮姑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没有耿海燕那种闪亮的俏丽明媚,但无论谁看见她,第一眼就能感觉到安静的气息。

    做模特的时候,在石涧仁的余光和脑海中,赵倩几乎永远都是宽大的手织毛衣加衬衫打底配牛仔长裙,干净素雅,和耿妹子经常喜欢把头弄个鸡冠子造型,或者最近有些心痒痒想做个直顺离子烫不同,这位女学生永远都是三七分的乌黑长在后脑扎成两个麻花辫,露出那张永远不会让人觉得刺眼的干净脸庞来。

    白皙微圆的鹅蛋脸上随时都带着淡淡的微笑,只是和石涧仁那淡笑充满气定神闲不一样,这姑娘的笑容带着防备,小心翼翼的淡峨眉、轻粉唇都透着一股分寸感,和气的阻挡着别人靠近,没有传统意义上美女的水灵灵大眼睛,双眼略小又内双,所以有些天然的忧伤,还好鼻梁翘起来增加了灵气。

    所以就算是天气热起来,她身上变成一件浅碎花的白衬衫,依旧透出那股子小白花的淡雅气息,和今天换了身红色t恤的耿妹子在柜台上形成强烈反差。

    于是店面里有点水泄不通的拥堵,耿海燕乐不可支的指手画脚,指挥唯一的员工加快频率制作奶茶,她专门负责收钱下单招呼客人,顺便还能推销墙上挂着的那些精品小玩意儿,好像两个人同时操作的局面,比起以前一个人效率高得太多了,而且石涧仁和自己在这里一起给顾客们的感受,肯定不如俩女孩子啊,所以从下午赵倩硬着头皮上岗位做奶茶开始,两个人一直连轴转的忙到九点过拉下一半的卷帘门,才来得及端起柜台下的盒饭开始吃,都已经凉了,还好初夏不用在意这个问题。

    石涧仁送完盒饭拎过来,自己就走了,几乎一个字都没说。

    耿海燕兴奋的坐在那一手筷子一手点钱,她基本上秉承了码头商家的习惯,很少做记录,都是用计算器跟脑子计算,所以赵倩也看不到什么信息,但咬着筷子头,终于能东张西望打量整个店堂,犹豫了两三天,从店门外经过了好几回,才终于下定决心走进来做事,却没想到立刻暴风骤雨一样的忙碌到这个样子,好像也没想象中那么难。

    其实到这时候两个年轻姑娘之间还没多少对话,耿妹子眯眯眼睛:“包两顿饭,按规矩每天结账就25块,月结8oo块,你选哪个?”其实这个价钱不算低了,普通公司的文员也就六七百块钱,虽然这个忙累点,毕竟每天只上五六个小时的班,但帮工本来应该是到八点就完,耿妹子狡黠的只字不提。

    赵倩很明显认真的想想:“那……我月结。”还是解释争取了一下工作时间:“上午我要12点才能下课,但是晚上我能多做一小时补上!”

    耿海燕不懂什么叫资金流转,但本能的喜欢把现金控制在手里而不是每天递出去,开心的点点头:“好!那中午就让……嗯,反正没我也能做盒饭,我们吃得蛮不错的,最少都是两荤两素。”

    赵倩看着盒饭里的饭菜,的确是比自己在食堂吃的好太多了,所以被剥削了还是回应:“谢谢……老板。”

    耿海燕收起营业款,兴致颇高:“以后叫我燕子姐就行!不会吃亏的!”

    年龄比她还大一两岁的赵倩就没做声了,吃完东西收拾好玻璃小桌子上的饭盒,还把一片狼藉的地面清扫了,耿海燕也基本算好要购置补充什么东西给小姐妹打过电话,就接近十点钟,石涧仁过来敲敲卷帘门的时候,两个姑娘才弯腰出去,赵倩对外面高大的年轻人点头示意一下,就快步转身朝着两百米外的美术学院大门走过去,其实就在学院大门外的这排门面还兼带做了围墙,甚至水电都是用的美术学院内部管线,但只有走进这座往日一点都不起眼的大门,她才有种重新让背脊梁直起来的感觉,感受到自己依旧是那个骄傲的大学生。

    这会儿骄傲的是耿老板,得意洋洋的把一叠钞票在石涧仁肩膀上拍打:“司机!今天跑了多少钱?”

    石涧仁计算能力比她更好:“仨小时,一百七十多,给了老罗一百二,他的份子钱就算完成了一半。”

    耿海燕手上再摔重点恨铁不成钢:“那你图个啥?当雷锋?!”

    石涧仁认真的解释:“脑子是要用才灵光的,我现在没有足够的事情琢磨,如果成天只是买买菜炒菜卖奶茶,满脑子都是数钱,迟早会变得愚钝,所以开出租车让我不但接触各行各业的人,加快了解,也能让我动脑筋计算怎么赚钱快,现在还在熟悉路线理清思路,等搞明白了就快了。”

    耿海燕讽刺:“你搞明白了又如何?你不是说了要做大事,就真的做个出租车司机?”

    石涧仁点头:“生存是需要技能的,眼前这个我摸出经验了,就叫阿光去学驾照,然后把这一套教给他,这不需要文化也能改变不少。”

    耿妹子手里的钱砸不下去了,有些悻悻的收回来:“他个憨包,那确实比在码头赚钱利落多了哦?”

    石涧仁难得:“今天送盒饭,我算了算,两百盒一千二百块钱,你这成本基本上控制在四块不到吧?奶茶呢?今天奶茶店赚了多少?”

    耿海燕重新眉飞色舞:“一百八十多杯!哈哈,以前一般都只有一百杯不到的!”

    计算高手皱眉:“以前我从来都不问你成本的,这奶茶也是五六块一杯,你这算起来还不如盒饭啊,忙碌一整天,还有店面房租。”虽然洪巧云说不用给,但耿妹子在石涧仁的鼓动下决定按照之前的合同给房租。

    眼珠子转转,耿海燕还是要跟他分享自己快乐的,使劲招手让石涧仁弯腰,揪住了他的耳朵凑在边上小声得意:“一杯的成本只有一块多!”

    盒饭毕竟需要米肉菜油各种各样的东西采购搭配,耿妹子本来驾轻就熟的要用豆腐干冒充肉丝之类技巧压低成本,更喜欢到菜市买那种霉变质便宜得没人要的米,她有大把的技巧让米饭做熟以后没异味,但石涧仁制止了,说起码自己跟洪巧云这些人都在吃,还是不要太差,所以最终的成本控制不算很容易。

    但奶茶基本都是工业化产品,厂家提供的那边已经每种口味做成小包,冲泡的时候倒进杯子里就好,耿妹子更是从进货渠道开始就压住了一切能压价的地方,最终自然就成本低得惊人!

    石涧仁有些吃惊,原来卖奶茶的毛利这么高?

    耿海燕飞快的掰手指:“买机器不要钱?租店面不要钱?还有请小工呢……”说到这里,她终于皱皱鼻子计较:“那个女学生长得乖不乖?”

    石涧仁不正面回答:“好吧,现在你对她的了解有多少?”

    耿妹子警惕防备:“干嘛?想从我这里打听?没门!”

    石涧仁尽量不翻白眼:“在考你的功课啊!”

    耿妹子才嘿嘿笑两下:“不爱说话,好像胆子有点小,几乎没有跟我对看过眼睛,大学生也没什么了不起!”

    石涧仁点头:“相比你在社会上已经闯荡了好几年,她的确是差了不少社会阅历,但是她的起点比你高,如果未来展得当,那就是另一番天地了,所以要善待别人,不要动不动拿你码头上老板对小工的态度。”

    耿妹子哼哼:“就不!”

    石涧仁想想还是提醒:“现在你处在顺境中,就要居安思危……就是要想着万一不好怎么办,别忘了在码头上送货的事情,这里同样也可能会生。”

    耿妹子肯定从来没想过这个,张大嘴好一会儿:“不……可能吧?我办了工商执照交了税的!没人能把云姐的店给抢了去!”

    石涧仁干脆说透一点:“你这些天成天都呆在店里,没注意到街面上有两家门面在装修,我去看了看应该都是做奶茶之类饮品的,聪明人到处都有,特别是看你这样已经获得成功以后,且不说背后悄悄的使阴招,就是正当的同行竞争,你觉得你能防备得住么?”

    耿妹子立刻有了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以至于第二天石涧仁早早做好盒饭送过来,说晚上自己可能要晚点回来,她也心不在焉的挥手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