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93、居然要去风月场所咯!
    耿海燕非常专注的看着石涧仁眼睛,她现在自问在男人好不好色这个细小分支上察言观色比石涧仁的道行更深。

    今天天气更热,石涧仁本来是想到柜台后面直接抓了毛巾去洗把脸的,现在多了个女子,他还是要多些距离感,只看耿妹子:“那……我就回去洗澡了?”开出租车是个非常辛苦的活路,暴晒和蓬头盖脸的尘土让自己很不舒服。

    看着他对多出来人影几乎当做空气一样的视线,耿海燕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满意还是失望,所以特别介绍了一下:“今天招到的临时工学生,她说她也认识你,姓赵……”

    石涧仁真的连在对方脸上转一圈的目光都没有,只是转过头点点:“赵倩,对吧?”

    长辫子的女生好像尽量把自己缩紧了一般,目光绝对没有在自己教室那么自然开放:“你好。”

    耿海燕在冷冷的旁观:“我说按照规矩要交保证金,她说她认识你,能不能不交。”主要是小时工有一个人在店里收钱的时间段,万一卷款消失了怎么办,码头上的小姑娘都熟悉这些伎俩。

    长辫子女生的脸涨得通红,更没了在教室里的从容,双脚有下意识的转动,脚尖指向了柜台门外,说明这会儿她的内心已经窘迫到了想要逃跑的地步,但还在坚持。

    石涧仁哦一声:“人家是杨老师的学生,好了,那这边就没我什么事了,晚点我去送盒饭就是了,对不对?”转身朝外面走人,在杨泽林那个班上做模特的时候,这个女生就算是穿得很简朴的,可能家庭经济情况真的不怎么样。

    耿妹子哼哼两声宣示:“太阳好!把床上的被单弄出去晒一下!”就算是夏天,那出租屋还是有点潮湿,可晒被单这种事她从来都没吩咐过吧。

    站在她背后的赵倩长出一口气,瞟了眼那个已经在明晃晃阳光下过马路的背影。

    耿海燕可不是什么慈善家,既然招了小时工帮忙,还是自己说不清道不明情绪的大学生,那自然是要物尽其用的,快教导十多分钟以后就要赵倩上工作岗位,自己站在旁边吆喝招揽生意。

    原本只有一个俏丽老板娘的小奶茶店,现在又多了个干净清纯得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格的女学生,过路的男学生只要被耿妹子的嗓音招呼转头,就没有不进来走走买一杯的!

    等石涧仁快六点钟到画室厨房去等着装盒饭送盒饭,却惊讶的现耿海燕根本就没有过来炒菜!

    用画室那边的座机电话打过去一问,忙得不可开交的耿妹子一口回应:“你炒菜,忙不过来!”说完就挂了电话。

    石涧仁撇撇嘴,只好自己系了围裙卷起袖子开始炒菜,其实都是早上自己分类摘择切好了的,方便耿妹子只要西里呼噜的上灶台炒了就行,他自己从没炒大锅菜的经验,因为照顾老人的原因,更喜欢焖、煮、炖的手法,现在有那么一点赶鸭子上架,但好歹天天看耿妹子炒,难度也不大。

    哗的一声爆炒下油锅的声音,把洪巧云招过来:“嘿嘿,你男人看那女学……”现油烟中是石涧仁在忙碌,她也不尴尬:“怎么?吵架了?”

    石涧仁有点手忙脚乱:“那女学生跟她一起,估计生意太好,现在就只好我来炒菜送饭一肩挑了,今天口味吃清淡点好不好?”

    洪巧云懒散的衬衫长裙抱着手晃过来嗅嗅:“没现,你手艺也不错嘛,跟耿妹子风格完全不同。”

    石涧仁撇嘴:“好歹从六七岁就开始淘米做饭,估计以后这盒饭就是我来弄了,迟早……”

    洪巧云蛮横:“那不管,说了要给画室做饭的,忙不忙都得弄,你天天得在这边做饭!”说完好像又觉得不妥:“不会耽误你的谋士大计吧?”

    石涧仁嘿嘿两声不解释。

    洪巧云略微纳闷:“那位宋公子也没个音讯了,当时不是很投机么?”

    石涧仁好像已经忘了这茬儿:“对某些人来说,书法什么就是个附庸风雅的消遣,真以为自己是根葱,还不如我这炒菜的葱了,招那女学生是你的主意?”

    洪巧云嬉笑:“怎么样?你喜欢这种类型吧?耿妹子来问我,我还跟她偷偷去看了人的,包你喜欢!”

    石涧仁无奈的摇头:“这个女学生性子软弱,和耿妹子是两个极端,别害了人家,耿妹子惹毛了两百斤的胖大妈都能打得鼻青脸肿,这女学生还不给啪啪的打上天?”

    洪巧云惊讶:“哟!这会儿就开始心疼了?”

    石涧仁顺手拿锅铲挑了点菜起来转手堵洪巧云的嘴:“尝尝,味道怎么样,烫啊。”

    洪巧云吹吹吃了,使劲喝着气:“不错!带点甜味,跟耿妹子真的不是一个路数……”成年女子就这点好,拿捏轻重到位,抓了旁边的不锈钢盆过来正好石涧仁腾锅倒进去,配合得刚刚好,她也不再开玩笑:“耿妹子那店你就不跟她出点主意,多说说?”

    石涧仁笑了:“你我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有些东西非得自己承受了,才有印象。”

    洪巧云楞了一下,实在忍不住调笑:“哎哟?说得你多有经历承受一样!你才多少岁!”

    石涧仁无奈:“一个老头子成天都在耳边跟我叨叨这些,你觉得我是不是已经习以为常了呢?”

    洪巧云目光柔和:“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遇见你就好了。”

    石涧仁不骄傲:“得了吧,你不出错不碰头,会注意或者信任一个路边的棒棒,教室里的模特?”

    洪巧云认真想了想:“好像也是,那时候我就一门心思的想出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疯狂的不择手段在所不惜!任何人来劝告都不会听,眼里也只有那些大人物。”

    石涧仁点头:“那就对了嘛,人是要有点经历了才能听得进意见和懂得思考,我这是从小走了捷径。”

    洪巧云抓了旁边的围裙给自己也系上,有点笨拙但用心领神会来弥补,转悠在旁边帮忙,基本就是石涧仁给耿妹子打下手时的角色,顺便聊天:“所以说现在我心态也平静不少,不再那么强求有些事情,明天晚上有三个香港和粤东过来的画商,你陪我到机场去接了一起吃饭,晚上他们多半要求有什么花天酒地的风月活动,就你陪着去了,花多少钱回来给我报账,你自己花多少钱都行。”

    出乎她最后别有用心的意料,刻意加重的风月花天酒地并没让石涧仁一跳八丈高,没欢喜也没厌恶就是嗯一声答应下来。

    洪巧云认为他不知道这中间的含义,特别强调:“江州的姑娘出了名的漂亮,很多外地来出差的男人都想去见识一下,是那种地方哦?”

    没想到石涧仁点点头:“哦,挂了各种招牌遮掩的妓院嘛,最多不过是交易程度的深浅和花样翻新,上千年来的青楼妓院窑子,都是这样的,古时候很多文人骚客也喜欢流连其中,我师父还很怀念呢,正好最近我也想对自己有个改变,有兴趣到处都看看。”

    本着调戏的心态,洪巧云却得到这样一个回应,使劲咽了口唾沫:“你……不要说得这么轻松嘛,跟小姑娘谈恋爱你分毫不让的,结果这边又……”

    石涧仁真的轻松:“两回事,食色性也,人都是有的,我也不例外,堵不如疏,一味强求禁欲或者控制压制,不如懂得如何调节,我也想学习了解啊,以前码头上那些黑摸摸的舞厅和廊,我都远远的观察过呢。”

    远远观察和身处其间,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好不好。

    其实饮食、男女这就是人生活着的两大重要主题,小布衣自己哪能免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