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92、奶茶店老板娘的贸然尝试
    酒醒以后,回到沉静状态的耿海燕有些雷厉风行的把“海燕奶茶店”开起来了。

    非常肯定的说要自己搞,不但是不要洪巧云的钱投资,还不要石涧仁插手协助,除了两次盒饭炒菜时忙碌一下,大部分时间都在围绕新项目动脑筋工作,洪巧云有些惊讶的跟她争论一番投资的问题,后来到自己的门面去看了看修整进度,正要说点什么,主力干活的石涧仁拉住了她。

    因为石涧仁很赞成这样的态度,除了再三提醒耿妹子多去观察学习别处的奶茶店经营状况,自己真的撒手不管,除了开车送洪巧云到市里面两次,帮耿妹子到码头夜间搬运过几台奶茶机器之外,他都在王汝南家去看书写字,中间有一回洪巧云和两个女研究生约了耿妹子一起到附近的商业中心逛街,他作为司机居然带上乌木棍停好车之后去兼职棒棒!

    石涧仁一直觉得做棒棒这个职业很有趣,能够用完全不被人注意的角度观察很多人和事,什么都可能遇见,反而开着一辆车才没什么意思,回来路上洪巧云和戴望舒都嘲笑了他这种开着十几万车,却悄悄当棒棒的作风有点装模作样,另一个不太熟悉的研究生听了他的解释顺口说:“你既然都在开车,想遇见更多的人,那不如去开出租车啊。”

    结果在奶茶店开张前,石涧仁居然真找了份出租车司机的兼职工作,也就是每天两三个小时的代班司机。

    出租车历来的规矩都是人停车不停,二十四小时轮轴转三班或者两班倒。

    介绍人是那个学车时候唯一认真不拘言笑的师兄老罗,破产工厂失业的老工人迫于无奈早就偷偷开报废出租车拉黑业务,出事故被罚款两回以后终于学了驾照开始正式开出租车了,石涧仁主动要求去帮对方开出租车,扣除份子钱以后收入的一半都给老罗,因为老罗为了给孩子凑大学学费,疯狂的每天长时间开出租车,疲惫得有些危险,石涧仁体验生活的同时让老罗能中间休息一下。

    所以耿海燕的奶茶店开张以后,两个人说话交流的时间越减少。

    每天一大早石涧仁去菜市场买菜搬原料,耿妹子一起整理收拾备料到九点钟她去开店,中午十一点开始换石涧仁卖奶茶,小姑娘赶回来炒菜做饭,然后石涧仁换回去送盒饭收拾好再当一下午的出租车司机,晚饭前又换耿海燕炒菜做盒饭,晚上这小姑娘一直会营业到近十点才等到可能再去当出租车司机的石涧仁一起回去。

    基本上都累得喘不过气来。

    因为奶茶店开张以后,生意很是不错!

    整个美术学院大概有两三千学生,和其他大学院校的人数相比有点少,所以学院周围配套不算多,除了几家走颓废暗黑风格的酒吧水吧,还没有这种十块钱以下的快消费饮品店,当然更重要是俏丽的小姑娘当了活招牌,每天卖个几十上百杯不成问题。

    整整快一个月以后天气更热起来,石涧仁带着一身被晒得有些烫的暑热走进奶茶店。

    出租车交班以后的下午三四点过,正是最为慵懒的午后时光,原本陈旧的店面只是简单做了粉刷,挂上了奶茶店的招牌跟厂家提供的宣传画,屋梁上的吊扇在吱吱的转动,空气里弥漫着夏天特有的花露水洗液的味道,唯一的一张玻璃小桌边是画室里淘汰的两张小椅子,两个男生正靠在那打瞌睡,旁边的写本好像根本就没画,不锈钢机身的奶茶机嗡嗡的工作声音都没法惊扰他们,直接用原来的玻璃柜台做了收银台的后面,耿妹子穿着一身白t恤加牛仔裤正在埋头忙碌,四五个男生伸长了脖子等在柜台外买奶茶,还很是热情的要跟俏丽的奶茶小妹说两句话,石涧仁看看手腕上的电子表也排在了他们后面。

    耿妹子的动作很熟练,以她连手指间偷换钞票都能娴熟的技巧,现在装料、加奶、冲泡、震荡、封口做得那叫一气呵成,只是动作颇大的时候胸前动静也有点大,男学生们看看未免有些偷偷的贼笑。

    相比在码头上那些毫不掩饰的目光,大学生们最多也就是看看,还是比较单纯的,所以耿妹子根本就不在乎,快动作得几乎不抬头:“什么味的?冷的还是热的?五块……”对那种磨磨蹭蹭希望说两句话的才抬起头来笑:“大哥,经常来照顾生意哦!”

    然后很快就轮到了石涧仁,他也模拟:“芒果味的……加冰,谢谢。”

    耿妹子都把五块说出口了,才一下抬头鄙视:“你再来晚点嘛!天都要黑了!”飞快的给石涧仁冲兑了一杯芒果汁加上冰块,然后就抹下身上的围裙砸给石涧仁,指指抽屉里的钱箱飞快的在柜台下计算器敲了个数字显示,自己就匆匆的跑了。

    嗯,很明显,耿妹子去准备晚上的盒饭以后,这边的男性顾客就直线减少,偶尔还多两个女学生,石涧仁都能靠在柜台后无聊的张望外面,大半个小时以后炒好菜的耿妹子又冲回来把石涧仁赶走:“米饭还有十五分钟,焖一阵就可以装盒了!”

    石涧仁过去送盒饭,最后给耿妹子打包带了饭来,七八点晚饭后是高峰期,两个人一起忙碌都必须很熟练才能尽量满足每个着急的顾客,但石涧仁还是坚持有时候自己会去开出租车,不过晚上这一趟就看老罗会不会开着车从门口过,带上他就走。

    更何况这二十个平方左右的店面光是开个奶茶柜台,空余的地方有点多,反正都要从码头那边送货,做熟了以后耿妹子还是有些手痒的让小姐妹给她弄了些自认为好卖的衣服精品什么的挂在周围墙上,卖奶茶兼带售货,那就更忙了,有时候还会丢东西,总有些手脚不干净的年轻人出没。

    所以耿妹子很有些郁闷,这天晚上回到出租屋里,她终于忍不住:“你是不是觉得我给你的零花钱太少了?非要去开出租车赚钱?”其实按照她的心态,石涧仁就算什么都不做,跟码头上有些男人那样成天游手好闲,她来养也没所谓,可不能明明自己需要帮忙却跑别处去啊。

    石涧仁想了想:“没有,其实最多也就赚个几十块,我把赚的大多给老罗了,他需要。”

    耿妹子有点飙:“他有个漂亮女儿还是什么?你看我现在累成这样,晚上都忙不过来,你还跑去开出租,我把奶茶店的收入都给你行不行?”

    石涧仁挠头:“别人是个儿子,我说了啊,开出租,当棒棒都是为了在外面看见更多的人,知道别人是什么样的,我又不喜欢卖奶茶,你忙不过来就应该请人帮忙啊。”

    耿海燕现在的确不那么吵闹,自己默默的想了一晚上,第二天真的找洪巧云商量咨询后,研究生们嘻嘻哈哈的帮忙画了张招人的广告贴在了奶茶店门口,标明就要一个代班的小工,也正好就是中午十一点到两点,下午五点到八点两个时间段的小时帮工,限女性。

    挂了三五天广告后,同样是下午回到店里的石涧仁就看见风风火火的耿妹子背后多了个有些怯怯的身影。

    嗯,就是那个赵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