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89、如果以牙还牙你也会变成那样
    风暴来得有些迅猛。

    而且中心点居然是朝着石涧仁来的。

    耿妹子那个满脸横肉,正是口高唇翻、眼有凶光,标准悍泼之相的母亲冲进来就朝着石涧仁破口大骂:“狗日的烂人,骗色骗人,拐卖老娘的女娃,还敢回来露脸,今天不打你个哭稀唻呆,老子不得让你出门!”

    然后浑身都是地摊货的艳俗气息,却傲慢得像个花母鸡一样扑过来,张开肥胖的手掌就扇。

    空着手的石涧仁拿筷子稍微翘起来搁在脸旁边等着,那种最便宜的尖头方便筷让花母鸡不得不临时改变角度,可越是大力那种改动就越别扭,这让她火气更大:“报警!报警抓这个狗日的……”双手一起扑上来厮打。

    石涧仁没有半点犹豫,脚下轻轻一勾,就把对方颇为沉重又轻浮的身躯摔倒在地,只是他还好心的托了了一下尖叫的头,免得撞到桌子角了,可就是这样,那些原本跟在女人后面男女一窝蜂的就冲近七手八脚的要一起动手。

    杨德光果然是耿海燕说的那样,也许不敢跟这些在码头上资格比较老的家伙对打,却闷着头一下跳到石涧仁的身前,展开粗壮的双臂试图尽量一下挡住所有人,哪怕有些拳脚立刻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另外有几个年轻棒棒愣了愣,也跟着起身和杨德光一起挡在中间,没有动手打,却使劲用身体抵挡,棒棒大多数还是憨厚的,最多有点中国农民特有的那种小狡诈,但这个时候没那么多花样。

    石涧仁比较难得的获得了一个空间,这让他本来准备真的动手放翻几个说话的提前了:“我说过,弄虚作假,作奸犯科你们这种求生活的把戏,迟早要出事!这个社会是有正经路子赚钱谋生的,在座的年轻朋友,你们还年轻,有很多可能性,如果你们也想浑浑噩噩的一辈子,就跟眼前看见这些老家伙一样,把他们当榜样,还是把耿妹子当榜样!就是你们自己的选择……这个世界很大,不是天天只能在码头流汗看不到希望,关键在你有没有胆子走出去看看!我跟耿妹子在那边做事,以后欢迎你们去参观,去看……”

    得益于他的教养,耿妹子既然意气风的带着人坐在最里面,他就客气的坐在饭馆门口,所以事起来,杨德光等人挡住了冲过来的人,他好像就站在了两边的中间,后半截的话都是对着饭馆里面喊的,外面嘈杂年轻人们却听得一清二楚。

    看见石涧仁动手,都只是保持冷笑一动不动的耿海燕听见了榜样两个字,眯了眯眼,更傲气的冷哼一下。

    因为被掀翻在地有些徒劳厮打的胖子妈还在咒骂自己女儿:“狗日的赔钱货,你个贱婆娘,不要脸……”

    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石涧仁居然顺手就抓了桌上一盘刚端上来不久的油渣莲白,直接扣在胖子妈脸上,热气腾腾的菜肴还有点烫,顿时杀猪般的尖叫就充斥在整个饭馆里,那些冲击杨德光的人更喧闹,有人开始抓地上的板凳之类要厮打,石涧仁却端起旁边一盆更烫的黄瓜皮蛋汤,举在胖子妈头上:“来!谁动手来把这盆汤掀她头上去!”说着好像手一滑,那满满一盆汤就荡出来一点,让下面尖叫的胖子妈顿时噎住了!

    外面的人也愣住了,毕竟再冲撞挤过杨德光等人,就不可避免的要冲击石棒棒,能怎么动手?

    如果说满头油渣和白菜叶子还只是星星点点烫人,这劈头盖脸的一盆汤,就是一盆开水淋下去了,谁能想到一贯温吞吞笑眯眯的石棒棒居然这么干净利落?

    这不过是石涧仁一贯处理的态度罢了,要动手那就得尽可能简单狠辣的让事态停止下来。

    这时候街面上已经挤得水泄不通,起码数百人围在饭馆门口,旁边的台阶上估计连脚掌都放不下一个,又有几个年轻人默默的过来加入了杨德光等人中间隔开两边,可挡在外面的不敢动手还有嘴啊:“已经报警了!来抓你个狗日的人贩子,强奸犯!狗日的豁批犯……”

    最后这个词,石涧仁以前在码头上听过,是专门形容那些骗女孩子上床的小白脸的,充满了嫉妒跟憎恶,算是很恶毒的咒骂了,可他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表情:“我叫石涧仁,有身份证,身世清白,等着警察来处理,耿海燕今年年底就要满十八岁,十六岁开始她就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该怎么做是她自己做决定的,她自己也有所有选择的自由。”

    说完就抓过桌上一卷食客擦嘴的纸巾丢给胖子妈:“好好说话,就不用打架,不然就滚出去!”

    控制场面的气质真是个需要修炼的东西,山里出来的年轻人目前也就是个菜市场街头吵闹的档次,但显然这时候还就是压得住对方。

    满脸油污的胖女人站起来,目光闪烁的看着他口中的咒骂倒是没有了,因为耿海燕现在款款的从后面餐桌走过来:“张春秀……我再给你说一遍,我以前跟你做的那些事情,已经足够对得起你,你如果还想把我拿去卖个好价钱,趁早死了这份心,我自己卖给自己了!滚!”

    胖女人满脸扭曲的神色变幻,最终却选择走到餐馆大门外撒泼一般大声嚷嚷:“不孝啊,辛辛苦苦把女儿养这么大,跟个野男人就跑了,回来还打我……”

    周围不明真相的人大多肯定会把同情心放在她身上。

    耿海燕的道行还差点,果然眼睛一瞪就要捋袖子冲出去对骂,正在擦手的石涧仁拉住了她:“喏,看看她这个样子,不就是个失败的样子么,你难道也想变成这样?”

    瞪大的眼睛慢慢就红了,但眼泪最终没出来,深呼吸几下坐回去招手:“要吃要喝的继续!我……是绝对不想过个十多二十年变成这个样子的!”

    那些小姐妹看看外面泼妇骂街的女人,再看看俏丽清秀的耿海燕,这差异太大了,忍不住坐下来小声:“你们石娃子……好能干哦!”

    耿海燕却只是瞥一眼不接这个以前最喜欢的话茬:“真的,最近做什么货生意最好,我也是想试着做一做,要是好做,肯定要回来拉你们一起去做的,凭什么我们就只能给那些拿货的开店的做牛做马,我们凭什么就不能自己开店?”

    小姐妹们可能真是没人这么思考过,面面相觑的停止八卦:“没……本钱吧?”

    其实这是最大的问题么?

    石涧仁对外面的各种辱骂才是充耳不闻,就那么拉了凳子坐在门口,二三十个年轻棒棒中还是有七八个跟杨德光站在一起,剩下的可能舍不得这顿看起来丰盛的午饭,等石涧仁又叫了三瓶几十块的白酒,这已经是餐馆里最贵的曲酒了,基本上年轻棒棒们就一个都没走,全都堵在门口开始吃喝。

    只要不冲进来动手,石涧仁是最不屑语言轰炸的,为这个动怒是最没道理的。

    所以外面跟着胖子妈叫骂的人七八个,把各种恶毒羞辱的话语翻来覆去总有个尽头,天气又热,随着接近中午,站在那大骂也是个体力活,声音语都慢下来,围观的人看不到什么火爆场面也逐渐散了,这时候就显得叫骂的几人特别滑稽,别人都好吃好喝的坐着,这几个跟唱猴戏的一般,很快自己就不出声了。

    那个一贯跟女儿还算和睦,但没什么主见的耿老汉摸摸索索的想靠近餐馆门口,却被几个刚来男女的拉住了,有个穿着双开叉休闲暗红色西装,袖口上也没剪标的年轻男人尽量倨傲的走过来,杨德光连忙给石涧仁小声:“三码头管事经理的儿子,耿妹子她妈说要把她嫁给这……他天天在廊那边鬼混……”说起来很显然有股怒气,看不得耿妹子掉进火坑。

    石涧仁笑笑,虽然都是仗着爹老子的势,眼前这人的气派比宋青云可差得远了,所以他也依旧只是倒上茶杯慢慢喝。

    这种自内心的气定神闲,让颇有些坐立不安的年轻棒棒们也稳定下来,只是偷偷拿目光瞟两边。

    在码头上最底层讨生活的棒棒,从来都没有跟这些官家人叫板的勇气,哪怕是官家的儿子或者一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