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88、绝不锦衣夜行的衣锦还乡
    码头上的人简直惊呆了!

    刚刚离开不过两三个月的石棒棒和耿妹子回来了,而且是开着一辆颇为高档的面包车回来的!

    本来石涧仁是不打算这么招摇的,但很显然洪巧云卡在这个时候买车,也有这时用得上的意思,耿妹子那就不用说了,锦衣夜行这种事情永远不会落到她身上,不在车上打几面旗帜耀武扬威的回去,已经算是她最近比较稳重的极限了。

    原因主要在于码头太挤了,当然也不排除耿妹子算计好了时间,上午大概九点过十点不到的样子回到码头,她说是这个时候小姐妹们忙完凌晨的商贩拿货在休息最轻松,但这个时候也基本上就是码头普通顾客跟拿货商贩交错人最多的时候,暗红色的丰田子弹头面包车夹杂在一大片货车客车中,怎么看怎么刺眼。

    而且别忘了码头批市场一带的马路上半边被揽活的小货车霸占,半边有无数的棒棒挑担经过,中间基本上就是往来两根道,加上川流不息随处过马路的人跟货物,只能堵着车慢慢挪,耿妹子从上车伊始就把副驾驶的车窗放下来,等到了码头更是探身把石涧仁那边的也放下,就算开回去等驾照的这两天,三人已经尽量熟悉了这部车,洪巧云非常难得内行的介绍说这种车第二排两个座位可以36o°旋转,通常是给贵宾、老板坐的,耿妹子还是要坐在副驾驶,因为这车有个特点,前挡风玻璃特别倾斜,手套箱的前台很低,连带车窗也比较低,到了这边街上,她就很嚣张的把双腿提起来搭在挡风玻璃下,石涧仁提醒她两三回,这小姑娘都不管不顾。

    话说自从两人那一夜之后,耿妹子不粘着石涧仁,也就不那么百依百顺,讲道理的就听听,有些事情自行其是,石涧仁也就不多说了。

    所以换上了崭新衬衫和一步裙的少女坐在副驾驶能被人看见的几率就非常大,车再一步一挪,基本就跟考了状元回家乡游街的时候马儿走一步停一步类似,过路的棒棒,店面里的商家,路边正在闲聊的年轻男女,基本上都能被洗得光可鉴人的酒红色豪华面包车吸引目光,再落到意气风的少女身上,等看清是耿妹子,接二连三的就有人过来打招呼,耿妹子对自己昔日的小姐妹面带微笑的直接转身推开后面车门招上车,棒棒和商家就只是挥挥手示意,很快,额定装载七人的丰田大霸王pv面包车结结实实的装了十多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或坐或站的笑闹询问声让石涧仁的耳朵都嗡嗡作响!

    而且刚开始还小心翼翼说话,不敢跟“司机”搭腔,等有小姑娘突然现那是石棒棒的时候,全都挤到前排座位中间看,然后一起出那种尖锐得可以刺破耳膜的叫声!

    引来更多目光看向这辆车,说实话,要不是来拉货和客运的车,这个时间段基本都不会来凑热闹,所以独特的车,独特的人最终满载所有的目光勉强停在路边的时候,简直络绎不绝的码头人士都来参观!

    还别说,连石涧仁都感受到一种虚荣心的膨胀,耿妹子就更不用说了,前面还能故意学石涧仁那种淡淡的微笑,后面根本捂不住嘴,原形毕露的嘻嘻哈哈,大包大揽的说中午请小姐妹们到附近餐馆吃饭,她买单!

    反正就是一副了财目空一切的态度!

    她最近兜里也的确有钱,每天只给石涧仁一点零花钱嘛。

    杨德光当然也来了,跟七八个年轻棒棒有些难以置信的从人丛后面挤出来,看着身穿一件黑色衬衫扎在牛仔裤里,一双黑面白底运动鞋显得特别精神,甚至都有些城里人味道的石涧仁,他都有些迟疑要不要打招呼了,还好石涧仁伸手一下就揽住了满头汗水的他,让杨德光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展开来不停的朝着周围介绍:“阿仁!你看!阿仁回来了,我们一起的……”

    同样还是那句一起的,只不过两三个月过去而已,对码头上抛洒汗水的人来说,不过就是个季节时间的更迭,不会有太多改变,但石涧仁却切切实实的展现出了截然不同。

    更不同的当然是耿妹子,跳下副驾驶,所有人才看清,以前那个和小姐妹们穿着打扮,说话口吻都没什么区别的少女已经大变样,石涧仁都多看两眼,那身黑色职业套装好像是昨天洪巧云陪她去买的,他还知道家里丢着一双高跟鞋,要不是耿妹子艰难适应了两天都没法走出戴望舒她们说的那种举重若轻味道,黑色丝袜下面的坡跟鞋绝对就是替补了。

    但就算是这样,那种浑身散职业女性自信感的形象也给了昔日的熟人们巨大冲击,有人都偷偷在后面询问耿妹子是不是去了什么星级酒店当领班经理,在他们的见识中,只有这样的职位才有这样的打扮,耿妹子却笑着说自己开了家店,这次就是试着回来拿货的,要跟小姐妹们好好唠唠,到底做什么货品才是最能赚钱的。

    本来批市场的保安过来撵人,说这边不能停车,等看清耿妹子也惊讶,笑着摇手示意石涧仁再把车稍微挪得靠边点就行,石涧仁重新上车开动的时候,一群年轻人都挤在驾驶座旁边,伸头看里面跟货车之类截然不同的内饰,啧啧称奇:“谁的车?好高档车站那边杨老板好像也有辆这个车,好几十万!”

    石涧仁老实点,拔了钥匙下车来:“我这也是老板的,算是老板借给我们用……”

    众人才觉得心理平衡一些,不然也太离谱了,不过离开两三个月而已,怎么火箭般的就变成另外一个阶层了。

    由于引的热潮太过强烈,原本预计先去转转市场拿货的思路就变成了干脆先一起到街对面的餐馆里坐坐,好几十号年轻人,基本都是那晚冲击“新房”的主力,一定要了解一下这里开码头的俩口子生了什么。

    耿妹子的确有了变化,就算听着两口子的说法,都没有挂在石涧仁身上秀恩爱,颇为大气自主的就改变计划,到最后才征求意见一般的看石涧仁一眼,石涧仁反而是笑眯眯的点头跟在后面,他喜欢看耿妹子的这种自信大气。

    杨德光小声说不用花钱,可以去耿妹子她妈的餐馆坐啊,立刻被其他人捂住了嘴。

    等到年轻人们闹闹哄哄的在这家其实也就是比耿家餐馆多了个营业执照的小餐馆坐满七八张桌子以后,耿妹子娴熟的每桌点了五菜一汤,让石涧仁招呼男性,自己就跟小姐妹们坐在一起开始讨论拿货的细节,看起来还不到午餐时间,这些年轻人就打算消磨一中午了,所以有人问过显然是拿主意的耿妹子以后,欢喜的又抬了两箱啤酒。

    对于这其中大部分人来说,今天这件事对他们的意义就是这顿免费的饭和几瓶啤酒。

    也许这就是石涧仁对耿妹子说的那种逐渐丧失的思考力和判断力带来的差别吧。

    然后就在菜肴6续被端上来节骨眼上,耿妹子她妈气势汹汹的就带着一群成年人出现在餐馆门口,而满头大汗的耿老汉跟在旁边又是拉又是劝的模样。

    原本热闹非凡的餐馆里突然就安静下来,好像外面热火朝天的批市场也静止了一般,所有人都看着当事人。

    一身笔挺黑色套裙搭配雪白衬衫的耿妹子嘴角抽了抽,站起来,满脸的冷笑!

    她这被石涧仁点燃的思考力和判断力也太强硬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