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87、因为兴奋,难得违个规
    同样也没有自暴自弃的回到码头去,而是好像没事人一样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了做盒饭跟开精品店这件事上,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再也没有了亲昵和挑逗。

    这让石涧仁觉得很欣慰,他也当做什么都没生过,依旧在一起做饭的时候,慢慢悠悠把关于如何观察眼神、声音的窍门讲述给耿妹子听,小姑娘都认真的听了,有时候不明白的还会问,只是石涧仁不在的时候,她就经常坐到画室那边去。

    不过和上一次沉默只会观察戴望舒等人的行为不同,这次多了很多跟洪巧云的交流,关于那位民族英雄的画似乎走到了收尾阶段,洪巧云比较轻松的经常坐在沙上远观,也喜欢拉了她一起窃窃私语,更何况耿海燕多了个以前很少有的举动,每天把石涧仁买的报纸学着从头到尾读一遍,遇见不认识的字或者意思就去问研究生老师。

    耿海燕的脸上,的确没了当初在码头那种动不动就大哭大闹的悍泼之气,也少了前段时间的懵懂痴迷的味道,偶尔石涧仁瞥见她静静的看自己,居然有种狡黠的沉静!

    这小姑奶奶好像真的成长了!

    只要成长了,又不继续跟自己缠绵男女之事就好,石涧仁真的松了一口气。

    一周多的时间后那位租户把门面腾出来了,石涧仁正准备问耿海燕什么时候到码头批市场去进货,洪巧云叫住了他:“昨天晚上你好像没有去学车?”

    石涧仁点头:“完了,上街路训都已经学完了,休息两天,明天去考试,然后就等着拿驾照了,我应该是没有问题,蛮简单的。”

    洪巧云潇洒的打个响指:“那行!我这边正好也收了钱,中午送完盒饭,我们去把车买了!”

    她做事果真有男人的干净利落,出事第二天就真的找来财务全面查账然后去补税,结果比较好笑的是这个美术学院财务科请来的副科长娴熟的给她找了一大堆减免税手续,作为什么青年先进工作者,获奖奖项之类,洪巧云有了前车之鉴,还是坚定的缴纳了,其实也没多少:“不过这少了点钱,估计就不能买那么好的车了,预算得降低……”

    洪巧云还是有头脑,很少把钱闲着放在手里银行贬值,都是不停的递出去做投资,所以现金还得全靠新收的那笔民族英雄油画酬劳,喊上耿妹子就一起出了。

    其实说起来石涧仁原本脑海里对买车,估计就是个桑塔纳之类的印象,这也是他在驾校开得最熟悉的一种车。

    可三人一起到了市里面一处汽车街,挨着全都是卖车的公司以后,现洪巧云自己是有清晰思路的:“我早就想买车了,可是办了学驾照去过两回,实在是不太适应,我真的开车很容易走神,但是无论接待客户还是自己使用,我都需要车,养司机又有点离谱,有你这个半吊子就最好,这次必须把这个办好了,下个月马上就需要用。”

    既然她的目的是接待客户,这桑塔纳就还真有点上不得台面,要说这时候最好买的半商务类型就是桑塔纳2ooo型,可两位女性只是打开门坐进后座不到两秒钟,纷纷从两侧出来,洪巧云一个劲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我的画商、客户坐这个真的太掉份了,好多都是香港台湾的文化人,起码得弄个进口车。”

    耿妹子就说不出来的疑惑:“好破哦,跟我上次坐那个比差好多。”

    卖车的经纪简直愤怒:“看好了,这是新车!你觉得这个破?你上次坐什么车?”

    耿妹子拿手指在带点灰尘的引擎盖上画了个三叉圈,很肯定的说:“尾巴上还有个三百二十的型号!”那天注视这这车消失在街角,她的印象太深刻了。

    经纪无力的张张嘴才无语:“你们来逗我玩儿的吧,拿奔驰e32o这种办下来百万级的车和我这个比?你们来错地方了!”

    洪巧云也哈哈大笑:“不错不错,我到外地或者香港台湾办画展,别人接待我也用过奔驰宝马的,我自己总不能太差。”

    石涧仁终于知道那晚坐的什么车,更是第一次听说百万元钞票才能换来那样一个车,顿时很有压力感的连忙解释:“我还是新手,驾照都没拿,别太贵!”

    经纪在旁边听见了有点惊讶:“新手司机?买什么新车啊,先买个二手车练手呗!奔驰宝马还不是有三四十万的二手车。”

    本来都准备另外腾点钱的洪巧云和石涧仁对了一下眼,只一眼,都觉得这个建议靠谱,手一挥问问二手车市场在哪,三人又转场过去。

    洪巧云知道石涧仁是真不在乎这个,反而是她需要绷面子唬人,所以买辆不错的二手车应该才对。

    说起来这三人也是好笑,人家经纪给他们指了条黑路,一个刚学了开车的新手,两个啥都不懂的女人,就敢去水深不可测的二手车市场花钱!

    胆子真大!

    而且购买过程也颇为出奇,三个人只走进去前后大概半个小时就搞定,连那停满各种车辆的露天车市都没有看多少,因为很快两个女人就站在一辆暗红色的面包车前面不挪步,洪巧云还是有种艺术家的另类思维:“就这个,我喜欢这个红色,深沉又不张扬的红色,以后我要秉承这个颜色的风格,不张扬!”而且她还很肯定:“我到香港去办画展的时候,那边接待我的画廊,用过这种车来接送我,够了,档次够了……”

    外形是好看,漆水漂亮崭新,内行才看得出来是翻新过的,皮革座位显然擦了什么专用药水,一个个亮得很,整辆车就好像个圆乎乎的大鹅卵石,嗯,真的有点像石涧仁那方砚台。

    耿妹子是被拉着看的,瞄着匆匆过来的车贩子她只是说:“如果……我能借着偶尔用一下,拉货还可以!”

    洪巧云顿时也点头:“对啊,轿车什么的很难装东西,对对对,我那些画具物件什么的,有时候拉来拉去,这个方便多了,老板,这个后面的座位能调整拉货的吧?”就她那些画框是不可能了,重型画架任何一辆轿车都没法装,这个看起来很轻松呢。

    未来的司机完全没有言权,耿妹子在旁边抱着手臂悄悄拉着洪巧云的衣襟,两人联手谈价,就说是来买车去拉货拉人的,那车贩子本来口口声声说这是豪华面包车,跟那种两三万的本地产破面的两回事,但俩女人就是一千只鸭子,一点点跟对方讨价还价,把这辆几年前进口已经有近十万公里里程表显示的丰田大霸王以十八万的价格买了!

    她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大贸车、贴牌车、走私车甚至套牌车,更不知道这辆车多半被调过公里数,反正就是觉得这车看着漂亮,皮沙舒服豪华,就决定买了,就跟买菜一样!

    反正买辆桑塔纳也差不多要这个价钱,显然眼前这个好得多,从未花过这么多钱的耿海燕看起来最近的盒饭生意也让她对钱财有了新的认识。

    还好同样啥都不懂的石涧仁起码学习过交规,还知道看行驶证车辆手续,缴纳了一部分钱约定好办理过户手续,拿了固定格式的购车合同就准备走了,耿妹子却说:“为什么不开走?万一这卖车的转身就不见了,我们到哪里去找?”

    她可是很擅长买卖时候做手脚的,大学老师立刻被提醒的使劲点头,石涧仁也不介意用最暗黑的心态揣摩别人,所以还赞许。

    车贩子很无奈:“是你们这个年轻人要求过户才能给全款的,我还怕你们只给一部分钱就开着车消失了呢!”

    最后好说歹说那就基本把钱全都付了,只剩下一万块左右,等到最后过户完成再给,洪巧云就兴奋的要求石涧仁把这车开回去!

    虽然比不上奔驰这样的豪华车,但好歹这也是辆拿得出手的商务车,石涧仁还得人家车贩子指点怎么开这种自动怀挡的进口车,再三给他保证只要不出车祸,没有谁来查驾照的情况下,战战兢兢又充满兴奋的把这车开走。

    话说只开了几百米,石涧仁就全身放松下来,这辆车特么的比驾校那些破桑塔纳好开太多了!

    真是无知者无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