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78、那就谢谢了哦!
    石涧仁可以说好像完全把自己抽离出来旁观一样,饶有兴趣的在琢磨这个女学员有点反常的做派,往日她的确也经常跟众人打情骂俏,可没到这种地步吧。

    不过等耿妹子一步一顿走近要爆的时候,这个女学员笑着过去主动拉着耿海燕:“小妹妹你男朋友可真不错,怎么称呼你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看对方这么熟络的言行,耿妹子也只能强压火气脸颊抽抽的看着对方,结果这女人变脸之快,让石涧仁都有些叹为观止,亲热的挽着耿海燕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打趣的询问跟男朋友怎么认识的,笑说阿仁还是蛮老实的云云。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耿妹子被彻底浇灭了火气,也能挤出点笑容来回应,好像看起来这就是城里人的应酬,可不能给阿仁丢脸,颇有些僵硬的认真回答。

    完全没了在码头上尖酸油滑的机灵劲,应该是第一次有城里的年轻姑娘用这样平等亲热的方式跟她交流,还是有点乱方寸失水准。

    反而是石涧仁安静的跟在耿海燕的旁边一起走,揣摩这个女人的心思。

    结束驾校培训的学员从训练场出来,走进装潢光亮的接待大厅,整个都在往外走的人群中,一个气定神闲的华服男子懒洋洋从中间的休息沙上站起来,反方向走几步就相当醒目了。

    如果说白天看见那个张耀君身上的西服笔挺已经算是华丽,眼前这个应该也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身上服装连石涧仁都看得出来是高级货色,而且不是张耀君那种颇有些张扬的款式,同样还是西装革履,简单的全身黑色加里面白色衬衫,可就是规整,舒服,绝对不是批市场那些廉价服装能拾掇出来的,而对方一下就把目光锁定在了这边女子和自己的身上,那一瞬间目光里的神采,应该是石涧仁下山之后遇见的人里面最为强盛的,甚至有点凌厉。

    但也就是一闪而过,因为眉毛抬抬就有些傲慢的笑意,把那眼睛不是很大的光采就掩盖过去了,如果不是站在姓蒋的女子身边,处在同一方向,石涧仁肯定都不会捕捉到这么精确的感受。

    其实说起来这相面一说,前人总结千千万,落到实处还是得靠阅历,纵然有老头子那样手把手的从小灌输,也不过是让石涧仁能走很多捷径,尽可能把老人和师门祖传的技巧理论都掌握了,而联系到实际,还是得靠不停的看,积累了足够的阅历才能加强准确性,而这其中,看普通人相对容易点,好比码头上的人简单得多,而越是往上走,人性特征就越复杂。

    而这其中尤以军政界和商界人士最难捉摸,因为这些领域的聪明人太爱与人斗其乐无穷了,王汝南、洪巧云这样的大学教授都没有把那么多心思花到这之中。

    所以这一刻,石涧仁有种油然而生的强烈兴趣,酒鬼遇见美酒,画痴看见一幅好画的那种。

    蒋姓女子已经巧笑嫣然的抬手招呼了,那男人果然应该就是她描述的男朋友,双方在大多数学员匆匆经过的目光下会合,两个女人短短二三十米的交往已经熟稔得好像闺蜜一样,姓蒋的女子相当自然的给男朋友介绍:“这是我在驾校的学车同学,燕子和她男朋友阿仁。”

    这一句话就显得好像她跟这女孩儿才是熟人,旁边的男人不过是顺带的,石涧仁终于想通,一下就笑了。

    如果说石涧仁给耿海燕的感觉是码头上一片垃圾堆里的水晶瓶,眼前这个洋溢着富贵气息的年轻男人就应该是金娃娃级别的,对方一举手一投足,手腕上闪亮的高级表,指节上毫不掩饰的碧绿玉石戒,还有修剪得当的时髦型上微微的反光,都让做盒饭的小姑娘有些炫目,起码阳光的阿仁当初都没有给她这种感觉。

    在女朋友介绍下握手也是淡淡而略带骄纵的,当然石涧仁也有幸得到这个待遇,不过他几乎是主动伸手,有些热情的第一次感受所谓高级人物的手感。

    谈不上半点卑微奉承,就是山里娃听老头子说了十几年的大人物,著名的洪巧云并没给他这种感觉,今天当然要摸一摸了,真的好像跟老头子描述的那样,手掌干净而微凉,力道放松显得漫不经心,但握手前手指有微微内收,这点和自己观察对方的容貌有些关联印证,对方应该有那么一点点的狭隘,并不如外观看起来那么大气。

    看来老祖宗的东西过了上千年的沉淀,到现代还是能用啊。

    心里这么想,他脸上难免就有些笑意,看在别人眼里加上之前的动作,可能就觉得这个年轻人是颇有些卑躬屈膝的谄媚了,连耿妹子都忽然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点难过。

    那个男人显然习惯了别人这样对他的态度,毫不在意的对蒋姓女子示意一同往外走,这时候耿妹子身上的移动电话却响了起来。

    在一片纷乱的大厅里铃声显得特别响亮,石涧仁很恶趣味的揣测耿妹子肯定是故意把铃声设置到最大的。

    耿海燕刚才那瞬间的不舒服感受终于消失了,娴熟的摸出屁股兜电话,伸手揽住了男朋友的手臂:“喂?……云姐?”

    其实根据石涧仁的熟悉来说,除了打电话来订盒饭的,好像就只有洪巧云会打这部电话吧,这时候姓蒋的女子已经亲热的投进男朋友臂弯,一起对这边做个再见的手势就转身出去了,她在训练场也是有移动电话的,不稀罕。

    耿海燕根本就没注意到刚认识的“闺蜜”,转头把电话递过来:“云姐说有点问题,叫我们过去帮忙!”

    石涧仁也没多在意那对男女,只是对难得的考察时间一闪即过有点遗憾,点点头听了两句就挂掉:“咦,我还以为她能轻松解决那位会计师的事情呢,走吧。”

    耿海燕还在追看那对男女的背影,有些艳羡:“看起来好像是有钱人哦?”

    石涧仁点头往外走:“男的家庭环境很好,应该是爹妈的条件好,女的其实都是打扮装点出来的,可能家境不怎么样,但心机很多,很喜欢也很得意自己这些小手腕……嘿嘿,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俩有得拼。”

    耿海燕已经没那么吃惊了:“啊?这么一下就看出来这么多,那你还……还那么拍马屁?”

    石涧仁懒得解释:“哪有,偶尔做点假样子放松对方警惕吧,走吧走吧,我们去叫出租车,坐过没?”

    耿海燕立刻就高兴了:“对嘛!这才是你嘛,我还以为刚才你看见有钱人就突然变得很拍马屁呢……”她对于攀炎附势或者阿谀奉承只能用拍马屁来形容。

    石涧仁看她:“那你觉得有钱人好不好?”

    耿海燕使劲点头:“好!我就好想当有钱人,也好想拍有钱人的马屁!可是我很不愿意看你这么做,我去拍吧!”

    这一刻,两人已经走到了大厅外,乱糟糟的人群中,只有混乱的路灯光和各种胡乱移动的灯光偶尔扫过少女的脸,石涧仁突然有那么一丝丝的感动,就为了保全自己的骄傲,这少女丝毫不在意把自己的尊严放得一低再低!

    不过他忍住了伸手揽住对方的冲动,笑笑继续往外走。

    就这么在里面耽搁了一下下,驾校原本安排的夜间通勤车就已经挤满了人,因为这里比较偏僻,按照惯例得等通勤车把第一批人送到最近的商业中心大公交车站,隔二十分钟后再来运送后面的,所以剩下的部分人又开始争夺排队等候的出租车。

    石涧仁通常都是等免费通勤车的那类,但足够熟悉这一套,拉着耿妹子就走下马路到对面拦过路的出租车。

    有点碰运气,但比在驾校门口争夺靠谱,这跟棒棒们喜欢扎堆在好地方找业务,成绩却不太好一个道理。

    不过两人刚站了几分钟,一辆光可鉴人的轿车就无声的滑过来,电动车窗放下的声音都是那种很好听的轻微滋滋声,坐在副驾驶的蒋姓女子表情夸张:“啊?你们在等车啊……”她那个男朋友在驾驶座上点点头,接着这女子纯粹是客套:“需要顺路带几步不?”

    结果石涧仁老实不客气的伸手去拉后排车门:“那就谢谢了!”

    于是从来没坐过轿车的耿妹子,第一次开荤,居然就坐的是奔驰豪华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