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76、真正的狐狸精出现了
    “一身精神,聚乎两目。”

    这点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很容易区别的,起码耿妹子今天学到在收工时,特别出来故意给每个女研究生泡了杯咖啡,借机近距离观察了一下这几位姑娘,然后再跟石涧仁一起到茶馆去看肖姨等人,那种感受就很清晰了:“不管怎么说,她们几个都是学生,一直都在云姐手下画画赚钱也蛮顺的,眼神就亮晶晶的干净很多,再看肖姨好像就有点灰蒙蒙的,对吧?”

    回到租屋里,石涧仁满意的点头:“肖姨毕竟四十多岁了,生活不得志,也就唱唱戏,早就变得世故圆滑,缺少那种清澈的味道了,这是容易区别的,以后你再试着多观察比如戴望舒她们几个相互之间的差别,等你能慢慢看懂这些差别,就很不错了。”

    耿妹子却又习惯性的凑近:“我的眼神呢?”

    往自己的凉板床上退了退方便整体观察,石涧仁无情:“比起在码头时候,你眼里的凶光少了许多,悍泼之气也淡了些……”

    还好耿妹子并不在乎非得用花言巧语的动听话儿撩拨,顺势就更靠近一些,双手都按在石涧仁两侧,真的像个母老虎慢慢爬过来,却柔声:“还不是因为你啊……”声音好糯。

    石涧仁连忙背靠后面的床板溜:“喂!又来了,我要去驾校了!”

    老实说,这天气热起来,衣服越的薄了,耿妹子兜里有点钱,给自己也置了两件夏装,不过多的说还是等回码头去买,这里太不划算,可给石涧仁买了四五件t恤衬衫,就一点不节约,这会儿她俯身过来,胸口沉甸甸的,衬衫更是充满了少女浓郁的气息,太考验血气方刚的小小布衣了!

    关键是最近只要两人单独回来呆在屋里,耿妹子都跟个猫儿似的喜欢挤在他身边,真的是这春夏之交理所当然的春了么?

    可能就因为这个,石涧仁才下意识的选了晚上的练车时间段。

    真的,如果是经常牙尖舌利的跟人暴怒吵架,肯定张大嘴又翻唇,所以时间长了口高唇翻,连带鼻孔外翻,眼有凶光,按照中医的理论,易怒肝火就旺,其实西医也承认这个时候会大量分泌激素,必然造成毛生长激素较多,变得浓密,声音也容易嘶哑。

    所谓相由心生,就是这么来的。

    再俏丽青春好看的小姑娘,保持这样的生活状态,不用太久,十来年就会固化成这样的外貌,还别说眼神变成啥样,光是模样就大不相同了。

    面相一说,真是讲科学的。

    而现在,成天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虽然没得偿所愿的那啥,但心情总是在开心和忧郁之类中翻转,肯定把悍泼之气减弱了许多,最近才格外的水灵,其实石涧仁没说的是,如果这时有频繁的鱼水之欢浇灌,哦,医学理论就是爱情和夫妻生活的激素分泌,简直会让小姑娘玲珑剔透一般滋润,但按照老头子的说法,这也是在提前透支未来的气色,不提倡。

    反正从石涧仁现在面对面这样看起来,嘟着嘴一脸娇憨的小姑娘可爱极了,满心只有喜爱的男人,眼神真的干净,几乎把在码头上那几年的气色洗掉一般。

    不过他有暗暗告诫自己:“这不过是因为房间光线暗,瞳孔才更大,等回到普通场面,又跟平时一样了!”

    所以使劲的往外窜,耿妹子真像逗老鼠的猫儿一样,伸手哼哼着又把他拉回来:“陪我玩儿一会啊,你走了,我又一个人在家,好无聊的……”

    说着热乎乎的手臂又抱上他的腰,春衫薄衣,这小姑奶奶又格外的柔软肉乎,非常要人命,这愈坚定了石涧仁的抗拒心理,这还没怎么样就这样了,真要那样了还得了,真的就成了二八佳人体似酥,暗里催人骨髓枯了。

    所以石涧仁力大志坚,加油挣脱:“自己看书啊!我看你不是在看书么?”

    耿妹子立刻又丧气了:“啊!就是想多看几本书,还专门问了戴姐她们帮我借了两本书,看了两页,好多字都不认识,又来瞌睡了……”一边说就一边嘻嘻:“光是说说,瞌睡就来了……抱着睡会儿呗,我知道,还有二十分钟才出嘛。”

    就是这么依恋,十多二十分钟挤在一起她都开心得很。

    石涧仁挣扎去捡起那两本神奇的书,原来是大学教材中国美术史,倒是喜滋滋的收起来:“那我拿去看了,正好在路上打时间!”说着真的不眷恋温柔乡,起身就跑。

    这回耿海燕有想法,跟着跳起来:“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石涧仁犹豫,一路上自由自在的看看书看看人,多舒坦的!

    少女这个时候极度敏感:“难道你在那边有相好的?!”

    陷入恋爱中的女性都有这种神奇的视天下女人为情敌技能,而耿海燕是技能值高的那种,好像她喜欢的男人会被任一个雌性勾引。

    石涧仁啼笑皆非:“走吧走吧!就是个操场转圈圈!”说实话,天天把小姑娘这样丢在小屋里,他也有些不忍心。

    小姑娘立刻又笑嘻嘻的跳着跟上,两人一起走上街面才小声:“我在屋里洗澡,好像外面有声音!我怀疑是那个房东在偷看,眼珠子给他挖了!”

    石涧仁只能哎呀的捂头,要是自己一个男人生活,那该是多么轻松简单,现在需要在乎的事情好多好烦哦!

    耿海燕显然就喜欢看他烦,喜笑颜开的挽着挂着一起上车,然后才惊觉:“阿仁!我从来没有跟你一起坐过车呢!嘻嘻,我们坐后面好不好,我看那些谈恋爱的就喜欢躲在后面摸摸搞搞的!”

    石涧仁连忙正色:“我们是光明磊落的,要坐在前面接受别人的监督!”他其实也有看见过,特别坐晚班车回来的时候,很鄙视的有伤风化。

    耿妹子脸上都娇羞了,但死命的埋头把石涧仁往后面拖!

    石涧仁只能死命的抓住车里的钢管,明明空荡荡的车里,两个人跟拔河一样,其他几个乘客都好像在看神经病!

    其实很近,两站路到那个商业中心区然后转车,两人挽着走过还光亮的闹市,小姑娘又高兴:“好久没来热闹的地方了,我每天都要跟你出来!”

    石涧仁简直想给自己两巴掌,这特么全都是心软惹的祸!

    可心思敏捷的小布衣又鄙视自己,还口口声声说要兼济天下,连让这么个小姑娘开心都做不到,只为自己简单快乐,是不是太自私了点?

    于是又一人买了个冰淇淋,更开心点。

    在码头上不是没吃过这种东西,但显然现在心情是大不通,而且仿佛简单的夏装看着两人也更像城里人,所以是看不到什么鄙夷眼光的,到处都是对这种烂漫青春的羡慕,所以开心的转车两站到了驾校,耿妹子的冰淇淋还没吃完呢。

    宽敞明亮的驾校大厅就像石涧仁第一次来感觉的气派一样,让小姑娘也惊讶,可他拿着ic卡去刷卡参加训练的时候,耿妹子却被工作人员拦住了,非学员是不能下场,只能在旁边的长椅上坐着等待,只是原本还喜滋滋的小姑娘坐在那最多十分钟,就看见几个年龄大小不一的女子围着自己男人嘻嘻哈哈,还有想拉他上车的!

    肺都气炸了!

    这些个臭不要脸的!

    一蹦八丈高,要不是那边不锈钢大铁门都锁上了,肯定打一架都要冲下去,结果站在这边越看越气,扯开嗓子就遥远大骂:“狐狸精……干什么啦!”

    嗯,真的本性难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