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075、断人是本行,谋划算顺带
    嗯,再说一次,我是老写手,和很多读者是玻璃心一样,心理承受力也不算好,喜欢看的吹捧再无耻我都承受得住,看不懂的关了页面耽搁您时间了,找爽点打脸爱好的,也请别处去,起点这种书多得很,不差我一个,但其他指点写作技巧或者行文方向的书评,谢谢,副版主请看见指点江山的就帮我删了,不需要…………影响作者心情是万恶的,以作者的心态来看书就更无趣

    面对耿妹子的时候,石涧仁并没着重提过这个衣着打扮的问题,但显然从第一眼看见张耀君的时候,他就关注的是衣服。

    码头那边拥有这个城市最大的服装批市场,但那里卖的衣服还大多都是比较中低档,这位张会计身上穿的属于耿海燕并不熟悉的类型,石涧仁自己也不算很熟悉,就算他曾经在服装店外面专心蹲守过不少时间,这种考察样本的数量还是不够,他才十九岁,这些细节上需要用岁月来积累沉淀。

    但衣服本身夸张华丽的信号是遮不住的。

    更重要的在于遮不住的声音:“其次,他最大问题在于说话的声音,大言不张唇,细言不露齿,这就是好的说话样子,用这个来做参考,就明白这位张先生和店家争论说话忽高忽低不坦荡,耿妹子你记得有个细节么,他说要报官,但是怎么报,说法是有变化的。”

    耿海燕略微茫然又焦急:“我没注意到!”有点自责。

    石涧仁还是在上教学课:“以后学会注意就行了,人的精力有限,当然不可能随时都这样去注意分析,但面对一个需要注意的人时候,他的一言一行都一定要专注,因为一点点细节的错漏,最后形成的判断就会偏差,有时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洪巧云干脆捂住嘴帮忙解释:“就是差一点点,错得就上千公里那么远了!”

    耿妹子使劲点头,现在石涧仁说什么她都相信的。

    石涧仁自己继续:“当时他最开始吓唬店家说到派出所去告,后来却说让律师去法院告,最后更加清晰的说让法院来强制执行,这说明什么?他是了解一些法律常识的,但一开始说出来却是错的,慌乱之下随口说的,等慢慢冷静下来才说得比较正确,应该到法院去告,这个应该叫民事诉讼,古时候是写状纸,不归派出所管的,但他一急起来就乱说,关己则乱,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他自己的利益,才会这么着急,这一点同样体现在刚才我们说他乍一看见你的反应,汗水都出来了,说明他很心虚,心虚我们听见那时说的话语里面有什么不想让洪……云姐知道的讯息。”

    洪巧云睁大眼,她本来眼角就长,还捂住下半张脸,显得眼睛更大。

    石涧仁就问大眼睛:“你的铺面转租收人家转让金,你知道不?”

    洪巧云懵懂的摇头:“不知道,什么东西,他好像刚才给我提了一下,说你们开门面的话,要给点什么钱给前面的租户补偿,我说我给,他就说再去问问。”

    石涧仁再问:“那租金是多少,租户租了多久,你知道么?”

    洪巧云更懵懂:“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管这些事,合同都是他收着的,反正每个月给我打卡上就行,我其实也没指望收多少钱,就当买了东西放在那等着以后养老。”这时候她赚钱的主路在画上呢,哪有精力兴趣管这些渣渣,只要比银行利息高就行了,买门面比公司占股还靠谱。

    石涧仁点头:“他帮你做了多久?”

    洪巧云还回忆了一下:“两年多吧,别人介绍的,当时……嗯,我记得当时看见他还多朴素多简单个小伙子,我买铺面时候中介介绍给我做账,后来看他机灵就交给他帮忙打理了。”

    石涧仁又对耿妹子提示:“那么我们在店面听见那些话里,有什么他是不愿让云姐知道的呢?房租多少钱?转让金?还是合同保证金?”

    耿海燕在这方面的确不傻,哈的一声拍了拍手:“对!租金什么的左右邻居都能问,不可能做太多文章,只有转让金他可能做个假就谎称上个商家要收多少,自己拿了!”

    洪巧云详细的询问了一下两人在店面听见的对话,一点不担心:“有趣……不过就算你俩不听见这些,就刚才面对面谈话,你也能感觉出来不?”

    石涧仁点头:“能,只是可能时间更长点,比如再看见两三次,又或者会故意要他单独陪我去店面走走,总之得拉长这个观察考察的时间,言多必失,时间稍微拉长总能看见漏洞的,前提是建立在第一眼的眼神交流上感觉这个人对不对劲,需不需要这样考察,当然如果是跟随大人物,要求指定观察某个重要的人,那看个三五天甚至更长也是有可能。”

    洪巧云简直神往:“啊……太有趣了,你这个工作真的有这么神奇?”

    石涧仁难得骄傲:“当年,郭嘉刚出来闯江湖的时候,最早跟了袁绍,那可是如日中天,最强大的军阀势力,对他也厚礼相待,可他在那里只呆了3o天,然后就悄悄离开了,在外面晃荡玩耍了六年,才选定曹操,当时还很差的曹操,却在他协助下以弱胜强的击垮了袁绍,这就是看人准不准。”

    洪巧云嘻嘻笑两声,依旧捂着嘴:“好吧,这应该算是断,你帮我断人,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谋一下呗?”

    好端端个事情,她眼波流转的说出来就是有点味道不同,石涧仁当没看见:“如果这位张先生只是贪点小利也就罢了,你不动声色的慢慢另外找个会计,把帐一本本接过来就是了,不用你操心,但还有个有趣的地方是他在你面前隐藏得很深,这就是我跟耿妹子之前讨论的,背着你的时候,他的目光有点色眯眯,可是在这里却非常掩饰,甚至和耿妹子握手都很有礼,哈哈……这又说明什么呢?”

    耿妹子拿着锅铲张大嘴:“啊!对!他衣服鞋子都是特别崭新的,难道就是因为来见云姐才穿得人模人样?”

    洪巧云先娇嗔:“讨厌!你们真讨厌……不过好像这身衣服他每次来都穿得这么整齐,给我的印象的确很不错哦。”然后也哈哈一笑的站起来,有些摇曳的走回去:“唉,原来真是图我这个人,想要财色兼收啊!男人真烦!”

    石涧仁哈哈笑着继续摘菜:“反正你下次看见他的时候,再注意观察他的眼神就好了,我跟你说过的,静若半睡,动若骇鹿啊,有点小野心,什么都想抓在手里就是这种人,好好体会一下了!”

    洪巧云再娇嗔:“讨厌!”但嘻嘻笑着依旧不摘下手:“我都不敢好好说话了,怕你又听出看出点什么来!嗯!晚上约他吃饭,好好逗逗这个心怀鬼胎的家伙!”

    嗯,她都是老江湖了,这么个会计的处理还不放在眼里,何况已经窥探到对方心底隐藏的秘密,只要想好怎么妥当处置就行,只是以前没注意到这个人居然悄悄的隐藏在身边有这么多心眼,这会儿真是得好好捂住嘴,免得惊讶的神情流露太多了,毕竟自己从来都没正眼看过这个小会计,却更没什么防范心,万一这个隐藏真的膨胀芽,没准儿自己真的会上了大当,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啊。

    这边石涧仁却迅雷不及掩耳的挨了耿妹子一记锅铲,很不满:“你什么时候偷偷教她了!不是说了教我的么?”

    嘿,又不是什么独门绝技,撩妹的时候顺口说说不行么?